关灯
护眼
    起初李靖封还以为这些如暴雨般落下的灵剑根本就不具备什么杀伤力,不过是那个梁家的废物打算以多取胜而已,又或者是说这些如同暴雨般落下的淡蓝色灵剑不过是那梁家的废物想出来的一个可以虚张声势且可以吓退自己的办法而已。

    毕竟刚刚他召唤出来的那柄淡蓝色的巨剑应该已经消耗了他体内大半(三分之二)以上的灵力,余下的灵力(身体里剩下的灵力)又怎么可能会维持得了规模如此之大的剑阵?

    可是当这些如同暴雨般落下的淡蓝色灵剑划破他的衣服、皮肤,又或者是刺穿他的肉体时,李靖封这才察觉到这些淡蓝色的灵剑无论是那一柄都蕴含着一名四阶修炼者全力一击的威力。

    原本就处于重伤状态之中的李靖封在被数十柄淡蓝色的灵剑穿过身体之后,直接闷哼了一声,随后喷出了一大口鲜红色的血,并悄悄的使用了一直戴在身上且不舍得使用的防御性秘宝。

    下一秒,一口金色的大钟瞬间出现并将李靖封给罩了起来,那些如同暴雨般落下的淡蓝色灵剑在击中那口金色的大钟时发出了阵阵清脆的响声。

    可是短短十秒不到的时间里,这口金色的大钟的钟身之上已满是裂痕,或许用不了多久这口金色的大钟就会彻底碎掉。

    眼前的这名少年真的是那位梁家的废物吗?没想到短短几年不见他竟然拥有了如此恐怖的实力,如果咏夜八大遗族里的那些老不死的(老怪物)不出手对付他的话,那现在的咏夜八大遗族又有谁会是这个废物的对手?

    等等,眼前的这个梁家的废物该不会是被人夺舍了吧?否则怎么可能会拥有那么强悍的实力?

    又或者说他现在的这一身极其强悍的实力其实是青丘的那群狐修用了某种不为人知的办法帮他提升上去的?不然就凭借他那不能修炼的体质,又怎么可能会拥有如此强悍的体质?

    李靖封皱着眉头稍微想了想后,便强撑着站了起来,刚想以自身的精血催动李家的不传秘术时,却听到李海寒大喊了一声:“阿弟住手,他是我爹。”

    原本正在操纵着灵剑的梁无意在听到李海寒的声音后直接当场愣住,随后下意识的看着李靖封喊了一声:“爹(岳父)?”

    梁无意的这一声“爹(岳父)”不仅让李海寒直接当场愣住,就连李靖封也直接当场愣住了。

    过了好一会,李靖封才回过神来,并面带复杂之前的看着梁无意极其不情愿的应了一声。

    或许有个实力强悍的女婿也不错吧?

    只是咏夜八大遗族那边或许会不同意这门亲事吧?

    毕竟他可是前任梁家的少家主,一旦自己承认他是李家的女婿,又或者说是同意他跟李海寒的亲事,现在的那个梁家肯定会第一个出面反对,甚至搞不好还会因此让李梁两家的某些矛盾彻底爆发。

    可是就目前的这个情况,无论自己是答应梁无意成为李家的女婿,还是拒绝梁无意成为李家的女婿,李海寒都会选择毫不犹豫的跟他离开这里。

    “等等,这门婚事我不同意!”

    正当梁无意将李海寒从树上放下来的时候,一道极其不满的声音瞬间从四周响了起来。

    一名身穿黑袍,右手拄着一根黑色拐杖,左手负于背后,留着灰色短发,面容憔悴且沧桑的老者突然瞬移到了梁无意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