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俞彤仙子话语声音并不大,在砰鸣轰响声中,她那声话语难以传递多远。然而声音刚刚响起,远处的禹辰就猛然面色骤变的急速看向俞彤仙子目光所及处。

    然而让禹辰无语的是,他神识急速扫视,根本没有感应到任何异样。

    他虽然没有发现异样,但他心中清楚,俞彤仙子口中的‘玄鬼大哥’,并不是那具分魂。

    “俞彤,你装神弄鬼什么?”禹辰目光森寒的看向女修,口中呼喝出声。

    俞彤仙子根本不理会禹辰话语,神情忽然变得激动,目光精芒闪烁,娇躯震颤,似乎内心猛然变得激荡难以抑制。

    “哼,禹辰,你敢如此与俞彤仙子说话,你以为老夫身陨,就可以无视师长尊卑吗?”就在禹辰话语落下之时,一声让禹辰猛然如坠万年冰窟的话语突兀的响起在了高空云雾之中。

    “师尊?真的是师尊吗?”

    这声音主人,禹辰无比熟悉,那是深藏在他心底记忆之中,当年如同山岳一般的存在。

    禹辰浑身冰寒,身躯猛然变得摇晃。

    虽然过去了数十万年,但这声音他不曾忘却,那是曾经屹立真鬼界巅峰的存在,就是此刻的玄鬼殿殿主,在当年也是臣服在这声音面前。

    禹辰目光显现惊恐之意,目光看向了一团缓缓显露的能量波动,面容刹那因为惊骇而扭曲。

    乍现的能量包裹之中,是一具小巧的迷你身躯,脚下一副小小的棺椁托举着那道小身躯,身上一袭黑袍,小小的面容之上,一股让人为之心颤的冷冷之意散发,禹辰只是看视,便猛然感觉天旋地转,头脑昏沉。

    那身躯幼小,但在那身躯之上,散发着禹辰脑海之中从来不曾忘却的浓郁气息。对那气息,禹辰充满了敬畏。

    “师尊!禹辰拜见师尊。”

    心头惊恐,禹辰没有敢再看视那具小巧身躯,而是身躯忽地悬空跪拜了下去。

    “玄鬼大哥,你灵身苏醒了,这真是太好了。”俞彤仙子身形闪动,直接向着那具显现而出的小巧身躯飞去。

    停身在小巧身躯近前,女修满面激动神色,目光之中已经满是珠泪滚落。

    俞彤仙子其实是一个孤儿,在还很幼小之时,就跟在玄鬼圣祖身边,受其精心指导。虽然名义上她是当时玄鬼殿殿主的弟子,但真正尽师傅教导职责的,完全是玄鬼圣祖。

    俞彤仙子忘不了那一次她深陷险地,被数名修士围追堵截,在万般无法,即将被对方擒杀之时,玄鬼圣祖突然出现在了面前,面对两名大乘与数名玄阶顶峰修士,玄鬼圣祖只身与之争斗,经历一番惨烈无比争斗,生生将她救出了险境。

    那一场争斗凶险难以言说,玄鬼圣祖半边身躯几乎被对方粉碎,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皮肤,就是精魂都受到了极重损伤,后来足足将养了数十年之久,才得以好不容易恢复。

    有如此经历,让俞彤仙子对玄鬼圣祖的感情,不知不觉间有了异样情感。

    此刻见到与玄鬼圣祖一般模样,浑身气息无比熟悉的灵身出现面前,俞彤仙子存在心底无数年的压抑情感,忽地一下释放了。

    “那意识并没有欺骗老夫,花费无数精力谋划的后手还算完好,凝聚这灵身终是没有出现纰漏,算是完满保留下了灵智灵识。现在不知是何人到了这里,破除了老夫布置的机关法阵?俞彤你身上气息不稳,状态不好,难道是禹辰对你出手了?”

    玄鬼灵身看向俞彤仙子,目光之中情绪变的柔和,神光闪烁,微微点头,最后脸色忽地阴沉,冷冷看视一眼禹辰道。

    禹辰在一旁跪伏,没有敢起身,头颅低垂,目光闪烁不定,脸上更是有紧张惊恐之意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