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这两天,丁问洋跟唐铭他们处理完自己的任务,还能帮宁肖算算数据。

    白蔹坐在丁问洋对面,慢条斯理地吃饭。

    “不过,蔹姐,”丁问洋爽过后,也挺发愁,“这样一来,你的平时分会不会受影响?”

    期中实验,学院为了他们更好融入科研氛围,每天下午都让他们进实验室,肯定是想让他们学到东西的。

    白蔹这也是将两位师兄师姐得罪了。

    白蔹吃完菜,才抬头,徐徐道:“没有关系。”

    她旁边,唐铭翘着腿,一副没心没肺吃饭的样子,很显然,对此并不担心,丁问洋怀着疑惑重新吃饭。

    梁无瑜跟唐铭低声说了一句,唐铭看着他那张脸,想了想,跟梁无瑜换个位置。

    换完位置之后,梁无瑜放下餐具,声音很低:“何舒言论文只写了他跟师姐的名字。”

    很常见,但其他人又确实没办法的手段。

    白蔹拿过桌子上的保温杯,拧开盖子喝了一口,眉眼垂下:“他们俩数据怎么做的?”

    “基本上在复制你的,”梁无瑜观察得仔细,他没宁肖高冷,也没许知月那般社恐,语气略带嫌弃,“不用你的数据,再给他们一个星期也算不出来。”

    “这样啊,”白蔹指尖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保温杯,懒散一笑:“晚上的例会我跟你们一起。”

    **

    不远处。

    高远这一组。

    组员都是关系网的,七弯八绕都有关系,也有听说白蔹请假这件事,“远哥,听说白蔹请假一个月,跟实验室师兄师姐关系不好。”

    白蔹在江大呼声很高,尤其迎新会之后。

    别说白蔹,现在唐铭在学校的知名度都比高远他们广。

    不过最近江京又被悬康跟闫鹭还有话剧院搅乱,学校论坛大部分都在讨论这些,白蔹这几个人在实验室反响平平,最近论坛上的同学提起他们的次数总算少了许多。

    “做实验,光聪明是没用的,”高远最近意气风发,实验室没人敢压榨高家人的,师兄师姐们做项目都会带他,“不必管他们,实验室大家都用心一点,我群里发的研究方向,期末前我们小组的成绩很重要。”

    说到最后一句,高远表情十分严肃。

    一桌人相互看了眼,就知道高远一定又有什么内部消息。

    而且消息很不简单。

    吃完饭,几乎与白蔹他们那一桌同时出去。

    他们走在白蔹宁肖身后,很明显看到宁肖丁问洋这些人是往实验中心走的,而白蔹走的方向是西门,她是要出学校。

    高远看着白蔹离开的方向,心里很轻松。

    白蔹到底还是没接触过学术,受惯了学生们的追捧,不懂这个圈子,再聪明又有什么用呢。

    “不知道她现在出去干什么,”一个男生拍拍王鑫的肩膀,笑,“兄弟,你来我们组来对了,远哥的消息比一般教授都要超前。”

    这一点,王鑫在进实验室之后,终于有所感受。

    从十月份到十二月王鑫心口一直沉甸甸的喘不过气,白蔹跟丁问洋他们的成功让他焦躁,眼下终于有所消散。

    **

    晚上。

    等离子实验室的例会在物理大楼的阶梯教室。

    白蔹特地从马院士的实验室赶回来。

    “蔹姐,这里!”唐铭给她占了最后一排的位置。

    孙赋带了几个博士生,并不多,但加上助理人员,还有实验室的负责人跟丁问洋这一群新生,阶梯教室还是坐了二十几个人。

    白蔹最常见的是何舒言,其他人见的不多,这些人都还挺礼貌的跟她打招呼。

    “黄院长,”进行到一般,黄玉硕开门进来,孙赋连忙起身,“您怎么来了?”

    马院士的二弟子,国内量子物理金字塔尖的人物,孙赋对黄院长十分恭敬。

    黄院长手背在身后,向孙赋微微颔首,“来听听。”

    他的到来,给在场的在读研究生打了一层鸡血。

    后面,丁问洋一行人也奇怪。

    只有白蔹,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紧不慢地翻看论文,没抬头。丁问洋坐在她前面,回了下头,白蔹手里压着的依旧是原文。

    黄院长的到来,让气氛变得热烈起来。

    研究生的例会比同峰班两周一次的例会质量高得多,宁肖这些人也听得认真。

    很快到苏袁贞这一组。

    何舒言拿着优盘上去,他接连熬了三天,只睡了几小时,眼底青黑,头发凌乱,因为焦虑精神也差。

    但是他主讲的ppt也算完整,摆出来的几个数据也挺漂亮。

    像是那么一回事,不过差了点意思。

    ppt尾页是主写论文人的名字——

    何舒言,苏袁贞。

    就两个。

    “真有他们的,”丁问洋看到这一幕,气不打一出来,低声跟梁无瑜说话,“这论文资料都是我们收集的,数据是蔹姐做的,他们就这两天把蔹姐的数据温习一遍,结果就变成他们的了?!真不要点脸啊他们!”

    组里其他人也同样气愤。

    说着,丁问洋偷偷回头,白蔹左手压着论文,右手松松夹着一只黑笔,遇到专业名词还记下一笔,依旧从容不迫的样子。

    修养真好。

    **

    坐在前面的孙赋在翻论文。

    本欲开口让何舒言下去,看到一个数据时,他“咦”了一声,抬头,脸上罕见地挂了些笑容:“这是你跟袁贞两人做的?”

    “是,老师,我跟师姐花了很久。”何舒言说话的时候,目光还淡淡扫过最后一排的丁问洋跟白蔹几人。

    有些微的讥诮和挑衅。

    丁问洋跟唐铭这几个人就要站起来说话,被梁无瑜制止了。

    “你说出来,孙教授信不信你?他偏向你还是偏自己的组员?”梁无瑜道,“还有以后哪个组敢要你?”

    “那我们就这样?”丁问洋有些憋屈。

    梁无瑜微微回头,看向白蔹,“先等等看。”

    何舒言的话,孙赋自然不会怀疑,毕竟何舒言这潦倒样很有说服力。

    “难得你们现在还能这么踏实地计算。”孙赋笑笑。

    组员在黄院长面前给自己长脸,他心情很不错。

    黄院长也低头伸手翻论文,在翻到倒数第二页的时候,他抬头,“这个论证方法你们是怎么想到的,结果很符合预期,不过你这一步有些潦草。”

    黄院长抬头,手指抵着眼镜,头顶一片光亮,神情和蔼:“你跟我说说这是什么方法,我有点好奇。”

    何舒言没曾想还能得到黄院长的夸奖,受宠若惊。

    低头看黄院长指的数据。

    白蔹跟唐铭他们几个人花两个星期算出来的数据,他跟苏袁贞两天半忙不过来。

    但还好,白蔹没把数据全都带走,两人整理一遍之后,最后那么一点实在验证不出来就直接用了白蔹的结果。

    偏偏,黄院长指的就是这个过程。

    他面色发白,支支吾吾,瞬间没了之前的不屑,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最后一排。

    这表情,谁都知道不对劲。

    孙赋原本满意的脸色也瞬间沉下,眼看着就要生气,后面苏袁贞连忙站起来,“老师,这个数据是我们组白蔹做的,但是她一直请假……”

    “恩?”黄院长起身,打断苏袁贞的话,他似乎很疑惑:“这不是你俩花了很长时间做的吗?”

    苏袁贞跟何舒言梗着脖子,此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大庭广众之下——

    面色青了又红。

    今天还是就这些吧宝子们,容我整理整理大纲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