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怕?哈哈哈,你当望哨坡的驻军是拿来看的吗?我告诉你们,你们摊上大事了!敢杀我们的人,你们就等着被砍头吧!”仇三笑道。

    这点底气他还是有的。

    林桃呵呵笑道:“这刀口上舔血的日子,老娘都过了大半生了。如果怕砍头,也就不落草了。”

    仇三心头一震,顿时没了主意。

    他……该不会是遇上乔装打扮的山匪了吧?

    霎时间,仇三就觉得脖子凉悠悠的。如果真是遇着了刀口中上舔血的山匪,只怕今儿自己是活不成了。

    想到这里,仇三直接腿软身子一斜,要不是有人揪着他的衣领,就直接坐地上去了。

    不想死!

    不能死!

    不要死!

    “我错了!各位大哥,是小的有眼无珠。求各位大哥别和小的计较,就放小的一回。我、我发誓,我若是敢把在座各位大哥大姐说出去,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的仇三,估不得脸上的疼,比了个发誓的动作。

    如果不是有人揪着他的衣领,这会儿他一定磕头认错。

    到这的第一天,头给他们上的第一课就是一别惹达子,二别山匪。

    若不是自己多事,非要逼问箱子里的东西,也不至于把自己搞到这幅田地。

    他真想抽自己几个大耳刮子!

    这边,林桃看到仇三差点尿裤子的样子,倒是满意得很。

    这个结果就是她要的。

    上去接过徐大炕手里揪着仇三,反手握着的匕首划过仇三的眼睛。

    血流喷涌这下,哀嚎声直冲天际。

    “看在你曾放我们过关的情份上,你这条命,我就不要了。取你这双眼,只为给你长长教训。好让你记住,以后不该看的别看。”说着,林桃还贴心的给他敷上止血药,然后用布带子缠好。

    “小兄弟,大姐还想提醒你,眼睛没了,可得好好保住这张嘴啊。当然了,你要是想报仇也不是不行,大姐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你寻仇的时候找黑刀就对了。”

    哭嚎着的仇三根本就没听仔细,一边庆幸着自己能活下来,一边哭着点头感谢道:“谢谢大姐不杀之恩,谢谢大姐点拨之恩,谢谢,谢谢黑刀大姐。”

    仇三跪在地上,朝着说话声的方向不停磕头。

    林桃抹着手上的血,叫人把仇三扶上了马。

    马背上的仇三是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嘴里倒是一直重复着感谢的话。

    随着林桃一巴掌拍在马屁股上后,那马驮着仇三跑远。

    “行了,挖个坑,把那边的埋了。休息休息,就继续上路。”

    “大娘,这人是不是不该放啊?要我说,就该直接埋了。他们干的那叫人事?明知道达子过境百姓会遭多大的罪,可他们守着这个门,除了收钱什么都不管!

    这种畜生,就该有多少杀多少!”义愤填膺过后,二娃收了收情绪,低声道:“最主要是,放他这么回去,怕会惹来麻烦。”

    徐三柜一把邀上二娃的肩道:“小老二,我娘这么做,自然有这么做的道理!要不然,她扮啥山匪啊!

    你也不想想,我娘这么和蔼可亲的一个人,就刚才扮山匪可费老大劲了不是!你啊,按我娘说的做就对了。”

    “对对对,三哥说得对。”二娃点头。

    林桃看得尴尬,听得更尴尬。她……和蔼可亲?

    这词怎么听怎么不对啊!

    把该忙的忙完,众人又围着火堆坐了下来。

    依旧是有说有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