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你啊!目光所及不过脚边!这些事,娘可比你看得远多了。当初娘既没把高价粮卖给镇上百姓,已然是摆明了态度,不挣这种昧良心的钱。

    你说,你又何苦自己把脸送到娘手边找抽呢?”雀姒说归说,还是心疼的揉了揉自家男人额头上的大红包。

    “媳妇!怎么连你都说我是自己上去找抽呢?唉?你的意思是说,那么些粮食,娘早就有了主意了?”

    雀姒笑道:“你说你,长得不像娘,连脑子也没继承到娘的一星半点,该不会……是娘捡来的吧?”

    原是逗趣的一句话,却让徐三柜煞白了脸。

    要说长相,大哥和四妹确实比他随娘,要说脑子……他的目光不经意的瞟向徐二桌。

    光是二哥不吭不哈做大事的这点,就比他像娘!

    自己呢?

    咋咋呼呼,既没娘那种长远的眼光,连模样也没娘的一点影子……不会吧!不会是真的吧!

    “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

    细思及恐的徐三柜,转身就跑去找徐二桌。

    拽着徐二桌的胳膊,摇啊摇道:“二哥,你同我说实话,我到底是不是娘生的?”

    徐二炕蹙眉道:“你小子又抽什么疯呢?是不是娘生的,你自己不知道?就你这样的,要不是娘亲生的,早就给你撵出去了。还能让你在老徐家嘚瑟?”

    “你、你不同我说实话,我问大哥去。”

    “喂……”

    看着跑远的徐三柜,徐二桌头疼欲裂的直摇头。

    也不知道这小子哪根劲不对!

    后来,林桃就看见徐三柜一路上缠着徐大炕,像是在追问什么。

    徐大炕像平时一样,也不恼。他问,他答,偏偏他不听,又问,他又答,他还是不听。

    终于,在看到九龙山庄后,队伍顿时沸腾起来。

    原本走得气喘吁吁的大伙,在看到门前相迎的家人们后,疲倦全无的冲了上去。

    就连那些个伤了一只脚的,都又蹦又跳连摔带爬的到了家人身边。

    抱的抱,笑的笑,哭的哭,嚎的嚎。

    场面那叫一个热闹。

    笑看众人的林桃领着自家崽子进了山庄,叫着二娃三娃他们帮忙搭手,把那些沉甸甸的箱子给搬上了半山别院。

    看着许久未归的家,林桃心里感慨万千。

    二娃三娃离开后,她推门而入。

    走着熟悉的路,回到自己的小院,扑面而来的却是菜香。

    这……大白天的闹鬼呢?

    疑惑间,却见李墨年端着盘菜从灶房里走了出来。

    “回来了?饿了吧?快来吃饭!我做了你最喜欢的烤乳猪。那些个小猪崽子,也太难逮了!

    你瞧我这脸!为了逮它,我把脸都划了。”

    林桃直接看傻了眼,甚至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又穿越了。

    可打量四周,她才肯定,这是自己的小院没错啊!

    那这小子……

    搞得像是在家洗衣做饭等男人回家的小媳妇一样,看到自家男人回来,就开始抱怨家里鸡毛蒜皮的小事。

    这氛围,还得是那种和睦恩爱的两口子才会有的。m.

    李墨年这又唱的哪一出啊?直接给她整不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