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华峰道:“不是你让朱师爷通知我,今晚亥时来义阳帮的吗?”

    姜知县看了一眼躺在椅子上的朱说,心中已经明了,是朱说安排华峰来的,感慨道:“这孩子做事的确是我周全多了。”随后对着华峰说道:“华副盟主,现在外面怎么样了?难道刚刚就是你跟义阳帮的人打起来了?”

    华峰指着后面相互搀扶的两人,说道:“是他们两个跟人打起来了?”姜知县眯着眼,看着远豪和李羽。待两人晃晃悠悠的走来以后,李羽直接两腿一蹬,就斜躺在了饭桌旁的一个椅子上休息,而远豪先是看了看华峰,华峰点头之后,也找了一个椅子,直直的坐下来了。华峰对着姜知县说道:“他们俩似乎有所发现呢。”

    姜知县恭敬的对着李羽和远豪拱手作揖,说道:“今日真是有劳两位了,不知两位有什么发现。”

    正当李羽准备说话的时候,华峰伸出手,示意李羽不要说话。果然,郭人杰,郭子雄,衙役老张和钱不非一起走到大厅。

    郭人杰抱拳豪爽的说道:“贵客贵客!华副盟主光临本帮,真的是让本帮蓬荜生辉啊!来人,拿酒,我要好好跟华副盟主喝一场!”

    华峰此时却是有些疑惑,如今已经找到义阳帮这么多的把柄,这郭人杰还能如此豪爽洒脱?华峰道:“郭帮主,深夜到访,着实是打扰了。”

    郭人杰道:“无妨,无妨。华副盟主到我义阳帮是给我郭某面子,您的名号在江湖上谁人不知呢!真是虎父无犬子啊,当年我也是见过的您的父亲,华铁山盟主的,那可真是一位英姿勃发,顶天立地的汉子。华副盟主您的英姿不下于当年的老盟主啊!”

    华峰对于郭人杰的奉承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神情,回礼说道:“郭帮主过奖了,你才是真切的继承了当年郭鸣雷老帮主,三金太保的神采呢!”

    郭人杰哈哈一笑,拍了拍身边的郭子雄。“这是我二弟,郭子雄。这位是咱们信阳县最大的茶商,钱不非钱员外。这位是衙役老张,您应当是见过的。”郭人杰依次向华峰介绍到身边的三人,而这三人也是依次向着华峰抱拳。

    钱不非问道:“我有一点疑惑,方才听郭帮主说,华副盟主的父亲是以前的盟主,可华老盟主为什么没有把位置传给您呢?”

    郭人杰怒斥道:“你一个生意人懂什么!当今的刘湛盟主,也是华老盟主的得意弟子。华老盟主何许人也,思想觉悟比我等高多了,人家是举贤不举亲的!”

    在一旁的姜知县听后,不屑的冷哼了一声,郭人杰的意思不就是想说,华峰不如刘湛,想借此挑唆华峰和刘湛的关系。

    华峰淡淡的说道:“没错,我的确是不如我师兄刘湛,所以他做盟主,比我做更合适。”

    对于华峰的回答,似乎超出了姜知县的意料,郭人杰道:“华副盟主虚怀若谷,郭某佩服。”

    华峰道:“郭帮主,咱们还是开门见山吧。我今日既然出现在这里,那就需要把事情给搞个明白。先说说,你刚刚欲对我誓江盟的这两位弟子做什么?”华峰看着坐在椅子上的李羽和远豪。侧躺着的李羽见状,赶忙坐直了身子。

    郭人杰道:“誓江盟是当年我们江湖人共同努力之后,成立的为我们江湖人做主的地方,难道现在是跟朝廷一样,是我江湖的人皇宫不成?我们见了还得下跪行礼吗?况且,华副盟主,我说实话,刚刚那位少侠说自己是誓江盟的弟子,但我也不敢确定他就是誓江盟的弟子啊?我总不能见到人说,他是誓江盟的,我就相信吧。那万一是个贼呢?”

    华峰轻皱眉头,此时才意识到,郭人杰居然如此巧言善辩,这倒是和他父亲郭鸣雷大相径庭。

    李羽此时愤愤不平的说道:“那你们抓人的事又怎么说!”

    郭人杰一听,更是轻松,对着姜知县的说道:“姜知县,当时我们将那伙劫匪抓获,但是他们的家人毕竟是无辜的,我们就将他们带到了城里。他们本可以自行离开的,但是我想到他们现在居无定所,便先将他们收留,待我找到合适的地方,再将他们安置。”

    钱不非接郭人杰的话说道:“郭帮主说得对,他已经交代我去找地方了。本来,明日就可以将他们安置好的。”

    姜知县一听,说道:“郭帮主还真是菩萨心肠,对于这些素不相识的人也能慷慨相助啊。”

    郭人杰推辞道:“哪里哪里,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为了咱们信阳城嘛。”

    李羽在密室知道张海威真正的嘴脸以后,对于郭人杰说的话一点都不相信,起身怒斥道:“你少胡说八道了!”

    郭人杰此时摆起了脸色,对着华峰说道:“华副盟主,你们誓江盟的弟子,也太没规矩了吧。”

    华峰给李羽摆了一个眼神,示意他少说话,李羽心有不甘的闭上了嘴,坐回椅子上。郭人杰说道:“还有什么事吗?”

    远豪摸了摸胸口,拿出一本账本,说道:“我在你们密室发现了一本账本!”话毕,远豪将账本递给了姜知县,姜知县翻看了一下,对着郭人杰说道:“郭帮主,这个你又怎么解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