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媒婆在男方那边可是给人拍着胸口答应了的。

    没想到,这事儿这么难搞。

    那个陈小红不能生孩子,有人要就不错了,都老姑娘一个,还在那儿挑来挑去,也不怕最后嫁不出去。

    媒婆心里已经在暗骂了,但眼下事情还没到完全撕破脸的时候。

    先跟他们上家里去,去了之后再说。

    媒婆对张翠花嘿嘿一笑,说道:“她婶子,你先别生气,咱们有啥话等回家再说呗。”

    张翠花现在是对她一点好感都没了,她神情淡淡瞄了一眼媒婆。

    张翠花道:“我们没啥好说的了,回去之后东西一拿你就走吧。”

    媒婆一脸担心和为难,她偷偷瞪了眼一旁的马秀莲。

    陈大庄回瞪媒婆一眼:“瞪什么瞪?

    再瞪把你眼珠子给你挖出来。”

    媒婆赶紧收回目光,她以后还得给人介绍对象,眼下还不能得罪这个村子里的人。

    跟在张强身边的陈立业偷偷看了眼张强。

    陈立业道:“强哥,跟我上我家一趟呗,你让我给你找的书我找出来了。”

    张强:书?

    陈立业多看了张强一眼,张强瞬间就反应过来。

    这小子孺子可教啊。

    张强道:“好。”

    陈大庄看陈立业这小子还算是靠谱,忍不住笑笑。

    等走到分叉路口,赵红带着马秀莲往自己家里走,陈大庄没有跟去陈立业家。

    有张强在,他就不去凑这个热闹了。

    马秀莲这一家子朝着岔路口走去,赵红道:“这个媒婆也不是个好东西,收了男方家的钱,真是什么昧良心的话都能说出来。”

    马秀莲道:“不是我说人闲话,是我觉得,这个媒婆就是想把小红姐往火坑里推。

    我虽然嫁到咱们村的时间不长,但我跟小红姐接触过几次,我觉得她人挺好的,不该遇上这么一个男的。”

    赵红道:“儿媳妇你说得对。”

    陈大庄问道:“那我妈当初找媒人上你家来说亲的时候,她找的媒人是怎么说我的啊?”

    马秀莲仔细一想,认真道:“她说你虎头虎脑,没啥心眼,一张嘴损一点儿。

    但是吧,你人还是不错的。”

    陈大庄:……

    他是这样吗?

    赵红在一旁笑笑,对陈大庄叮嘱道:“立业这两天不是一直都跟你们在一起吗,你晚上去值班的时候,好好跟立业说说。”

    “知道了妈,你就放心吧,小红她不会嫁的。”

    马秀莲一听松了一口气。

    “你怎么知道?”

    “立业说的,立业说他姐想嫁近一点。”

    陈小红怕是都不知道,她自己说了这话。

    赵红道:“也好,这次希望小红没有选错路。”

    这三人说着,一起往家里走去。

    媒婆跟着张翠花来到家里之后,陈开放已经进屋将媒人上次拿来的烟和酒拿出来了。

    陈开放道:“赶紧都拿走吧,以后别来我们家了。”

    媒婆还想解释一下,着急道:“她叔她婶子,你们也不能随便听一个小姑娘说什么呀。

    再说了,实在不行,咱先让两个孩子见见面再说。”

    张翠花道:“这事儿成不了,赶紧走吧。”

    能把媳妇逼死的人,能是什么好人吗?

    一旁的张强道:“我看你年纪也不大,那个会计这么缺老婆的话,要不你嫁给他,让他凑合凑合算了?”

    媒婆被张强这话说得脸瞬间都红了。

    “你、你个后生怎么能这么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