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张德福道:“就让他一个人静一静吧。”

    刘秀也没胃口,她又开始默默落泪。

    “你说,他难不成还要把自己饿死吗?”

    张德福叹息一声道:“不会的,你就放心吧。

    实在不行,他和陈小红的事情,咱们就别管了吧。

    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小子的脾气。”

    刘秀一想到这事儿,心里就无比煎熬。

    她何尝不想管,可偏偏陈小红不能生孩子。

    她要是能生孩子,她也不嫌弃她是个二婚的。

    刘秀道:“那咱们以后连孙子都没得抱。”

    张德福沉着脸道:“生前哪管身后事儿?

    随他吧,人活一辈子就跟那地里的韭菜一样,割完一茬是一茬,谁知道咱儿子手里,日子是咋样的。”

    刘秀抹了抹眼泪,本来是想去找陈小红的人,她现在就不想去了。

    去了之后,又该说啥才好?

    是自己儿子要娶人家,不是人家上赶着要嫁。

    要怪,还是要怪自己儿子。

    张强中午没吃饭,下午他去下地的时候,陈小红也来了。

    村里的一帮妇女在一旁摘黄花,大片的黄瓜在花苞还没绽放时采摘回来,焯水晒干后,再交给大队,最后供销社出售。

    张强路过的时候,看见陈小红也在,他脚步顿了一下。

    不远处,刘秀一直在关注着自己儿子。

    她看到这一幕,是又气又心疼。

    一旁的赵红看刘秀唉声叹气的,问道:“强子妈,你这一下午都唉声叹气的,你是不是有啥心事啊?”

    赵红不问还好,一问刘秀心里更难受。

    强子和大庄两人关系好,看看人家大庄,媳妇都怀孕七个月了。

    刘秀道:“没事,就是这两天胃口不好。”

    赵红倒是想关心一下刘秀,他们几个关系好,她看刘秀看张强的眼神,大概也能猜到她是因为什么难受。

    估计,是因为强子的婚事儿。

    张翠花道:“胃口不好就要去看看,估计是这两天天气太热了。”

    刘秀心里其实是有些埋怨陈家这一家子的,这会儿她都不太愿意搭理张翠花。

    她心里明知道这件事情不能怪陈家人,可她心里就是控制不住。

    刘秀淡淡应了一声,什么都没再说。

    太阳落山后,陈小兰先回去做饭了。

    傍晚的风很凉,陈小红觉得,这会儿才正是干活的时候。

    马秀莲肚子大了,赵红不放心,带着她先走了。

    大伙儿都下工后,陈小红拎着篮子在玉米地里掐了半篮子马齿苋。

    地头里的人都散得差不多了,马秀莲刚从玉米地里钻出来,她站在田梗边拍打着挂在身上的玉米穗花粉,张强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陈小红吓了一跳。

    一时之间,陈小红心口一慌。

    张强也诧异,她不是早就回家了吗?

    张强的目光落在陈小红手里的篮子里,一目了然。

    两人都出现得太突然,一时间异口同声。

    “你…”

    “你…”

    两人一顿,又异口同道。

    “你先说……”

    “你先说……”

    两人皆是一阵沉默。m.

    还是张强干咳一声道:“你掐这么多菜?”

    “昂,家里人多。你要不,分你一半,你带回去让婶子做给你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