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听到许灼阳的反问,秦霂渔也是服气了。

    合着他落到哪儿了,自己都不知道啊……

    “那你怎么来这儿的?”秦霂渔又问。

    许灼阳也不能明说是老祖将他扔进一个传送阵后,自己就落到了这儿,只能含糊道:“不小心踩到了一个传送阵。”

    秦霂渔虽察觉到他有所隐瞒,但更关心的是——

    “你被传到这儿后,有在这里看到传送阵吗?”

    许灼阳摇头。

    “我就凭空落到了这儿。”说着,他指了指西面,“我刚走了没多远就遇见了这两个魔修,他们想抓我,我只好动手了。”

    当时许灼阳还奇怪为什么会遇到魔修呢,如今知道自己落入了魔域,这疑惑自然也就解了。

    听见许灼阳的话后,秦霂渔露出失望之色。

    她原本还想着有传送阵的话,自己还能研究看看,能不能将他们反向传送回去,没想到和自己一样,是随即落到魔域某处。

    “你呢?怎么会到魔域的?”

    秦霂渔将自己倒霉的经历说了一遍。

    听到她竟然独自一人在魔域待了一年多,许灼阳忍不住上下打量了她几下,心里满是意外,他看出秦霂渔只有炼气十层的修为。

    不过一想她都能炼出灵丹让自己伪装成魔修,就不敢小看她的能力了。

    果然,只要有脑子,即使实力不够好歹也能苟住小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