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现在是黑天,虽说这山都很秃,没什么能藏的地方,但好在是黑天,还是不容易被发现的

所以我只好边跑边躲就行,他们总不能一直追到我天涯海角吧

就这样,逃跑路线计划好吼,我刚想往旁边到草里钻,背后就被人打了一下

这一下很重,我甚至感觉我自己的五脏六腑都震动了一下,又吐出了一口血

我往前踉跄的跑了几步,刚站稳身子,就感觉两个肩膀被什么东西勾住,随后那人往后一扯,我的两个肩膀也变得血肉模糊

想必那肯定就是曹长老了,也只有他的武器是这种残忍对东西

“站住!”

只听后面传来一声震天的声音,随后,我就感觉又有一股寒意冲着我的脖子袭来

这但凡要击中了我的脖子,那我今天就必死无疑了,所以我也感觉侧开身子,用雪刃挡住攻击

再回头看,原来所有人都已经追了出来,包括各位长老和弟子,他们一个个士气高涨,肯定觉得我跑不了了

而我因为手臂的伤,现在连举起雪刃的力量都没有了,手也止不住的抖

我一边慢慢往后退,一边仔细观察着附近的地形,这时候,我也听见了有水流声,应该是在左边

有水就方便多了,我又尽最后一丝力气,召唤出一道五雷诀,随后快速钻进左边的草丛里

可我的速度已经变慢了,腿部也再次被曹长老的武器限制住,这次,他那钩子是正正好好缠在了我腿上

只见他往后一拉,我也听见了一个清脆的声音

“啊!”

看来是我的腿骨折了,还好因为我的五雷决已经发射出去,曹长老不得不松开钩子

这一下让我基本丧失了所有战斗力,连站起来的都做不到了,但我可不能折在这里!

我感觉用出身上最后一些灵气抓紧修复腿部的骨折,但这次我受伤太重了,根本没有什么作用

但已经能让我颤颤巍巍的站起来了,我唤出一把比较硬实的长剑,一瘸一拐的往草丛里钻

我刚进去草丛,身后的他们就已经解决掉了五道闪电,整冲着我追来

“这特么还真是狗皮膏药...”

我紧紧的咬着牙,但腿可没停下来,一直在往前走

这树林里因为天黑,基本看不清录,所以我的速度也慢了好几分,有时候甚至都会摔倒

每次倒下,我的腿部都会传来钻心的疼,每当我快要被着痛觉疼晕过去的时候,我还是用我自己的意念活了下来

就这样,我一直炮,身后的众人也一直追,而我的目的地就是离我不远的那条河流

因为到了那里,我就可以顺着河流往下漂荡,也就可以成功的跑走

这片树林也不小,但身后的人始终能随着我流下的血追踪我,这样可不行

如果他们一直紧追不放,那我早晚会体力不支,晕死在这里,所以我便靠在一颗大树上,从戒指里摸出一些碎步,缠在我手臂的伤口上

现在也没时间敷药了,如果能成功的活下来,比什么都强

但他们的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了,离我应该也只有十几米的距离,而且他们每个人都点着了一根火把正在满林子找我

我心念一动,再次把自己的境界降低到灵叶境,随后我感觉钻进旁边的树叶子里

这里的树叶都是从树上落下来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形成了一大片很厚的树叶

而我,也就静静的躺在这里面,在用叶子盖在我的身上

这是在黑天,即使他们每人都拿着火把,那光线依旧是很昏暗,所以我就利用了这一点

因为我的小腿已经骨折了,现在还在发出剧烈的疼痛,这导致我的腿一直在止不住的颤抖

这时候,后面的曹长老也追了上来,我屏住呼吸,咬着牙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这小子跑哪去了,会不会不在这里啊”

除了曹长老,还有其他两位长老也都一起过来,后面还跟着一群弟子

其他人应该都分散开了,现在整个树林里应该都是七色门的人

那曹长老摇了摇头,正好在我面前停了下来,随后往我这里看了几眼,说到

“不会的,咱们继续找,他可是拿了陵水珠,不能让他跑了,要不然掌门闭关回来会杀了我们的”

原来掌门在闭关啊,要不然我说出了这么大的事,只有长老,并没有在往上级别的人物出现了

说罢,他们就继续往回走,我也暂时逃过了一劫

等他们走远以后,我也赶紧从树叶里爬了起来,又看了看周围,确认没有人后,又继续往河边走

话说这次我的运气不错,成功的避开了他们的所有人,水流声也变得越来越近,好像就在不远处

我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还是能看见一点火把的亮光,看来他们还是没有放弃追捕我

“呵呵,风紧扯呼~”

我冷冷点笑了一声,随后继续一瘸一拐的往河边走

经过这么一折腾,我的腿已经变麻了,我甚至感受不到我小腿的存在,这以后肯定会留下病根子的

但面对这点小问题,现在生命才是最重要的

终于,在我又走了五分钟吼,也终于来到了这湍急的河流边上

这条河是往东边流动的,而且能看出来,水流十分清澈,没有一点杂质

突然,我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大喊声

“林遥在这,都过来啊!”

我回头一看,原来是两名举着火把的弟子正在不远处看着我,但因为还有些惧怕我,所以并没有上前

“快来人啊!”

其中一名弟子又一次大喊,而我也看见,慢慢的,又很多火把的亮光也向我靠拢过来

百密一疏啊...

没办法,我眼神坚毅的看向了面前湍急的河流,直接跳了下去

这时候正好,从上游冲下来一块浮木,我顺手抱住这快木头,身体也开始快速往下漂荡

当我都已经漂出去好一百米了,曹长老他们才赶了过来

看到我正在狼狈的逃命,还想追上我,可这水流实在是太急了,加上河边的路不好走,他也拿我没办法

“小子,别让老夫找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