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那曹长老只能口头上出出气了,而我现在也正想骂他几句,于是便对着后面大喊到

“你个老逼登,来啊!还有你女儿,都是我杀的,哈哈哈哈...”

这一句话可把曹长老气的半死,说啥就要跳进河里追上来,幸亏是旁边的众人拦住

“你...你给我等着!”

随着我漂荡的越来越远,身后的声音就渐渐模糊了起来,现在就连光亮也是看不见了

但我活下来了,今天的耻辱,我以后肯定还会找回来

现在按照月亮看,应该已经凌晨了,而这条河流也是一眼望不到尽头,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上岸

我本想现在就往岸边移动,但碍于腿脚的不方便,加上水流实在是太快了,所以我也没有办法,只能跟随河流一同漂向远方

现在这个天气,虽然这边没有下雪,但气温也是降低了不少,所以我在水里这么一会,浑身已经开始哆嗦起来

“卧槽...这啥时候才能上去啊”

我已经感觉,我的体温迅速下降,加上我因为流血过多和腿部骨折,早已经非常虚弱了

我的嘴唇慢慢变白,眼睛也很快便睁不开了,随着我浑身一抖,眼前一黑,也就这样昏死过去

......

这一次,我感觉周围的温度开始慢慢升起来,到最后,我也开始能感受到了热气

但我还是醒不来,感觉到的东西也是微乎其微,我现在的状态就像是植物人一样

突然,我感觉到腿部传来剧烈疼痛随后我便又失去了仅有的一丝丝意识

这种情况下,我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死去,毕竟应该还在水里泡着,谁都不知道我会遇上什么

食人鱼?水鬼?

我只能吧自己的性命交给老天爷,希望他能再眷顾我一次吧

我感觉这次我昏迷了很长时间,而且我好像一直都没有停下来,但我却怎么都睁不开眼睛

这期间,我也做了一个奇怪了梦里的点场景正是我跟七色门战斗时候的场景

只是我的视角变成了第三人称,我看着自己手里握着锋利的雪刃,身上还有着金光护体

站在人群里见人就砍,而我同时也发现到,我的眼睛里好像燃气了白色火焰,还正在往外漂

这种白色火焰并没有挡住我的眼睛,而我当时也并没有感觉到任何到不适应

它就像是给了我某种力量似的,细看之下还有些帅气

这时候,我身体又一阵抖动,随后也感受到了腿部和手臂传来的痛觉

而我现在身体里的灵气也恢复了一些,所以我也开始在昏迷点状态下修复身体

慢慢的,血止住了,而我也感觉腿部的骨头也正在愈合

那种感觉说不上来,痒痒的,最开始还有些不适应,但过了一会我便感觉到了无与伦比的舒服

不知道又过去了多长时间,我感觉自己身体上的伤口已经恢复了七成,我也好像能睁开眼睛了

我欣喜若狂,开始慢慢眯起眼睛!

我显然应该是已经上岸了,而这个地方好像是一处山洞,我旁边还有一处火堆

看到这些东西,我突然警惕起来,如果没记错的情况下,我逃进河里以后应该没人跟上我

而我也一直陷入了昏迷,那这堆火是谁升起来的呢

我警惕的摸了摸戒指,发现它还在,这也让我放心了不少

随后我便坐起身来,仔细点观察这里的每一处地方

我现在应该是身处一个山洞里,还是山洞最里面,外面此时也是天黑。

这个山洞非常干燥,而且有了火堆的加持,我也变得很暖和,我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

发现腿上,和肩膀上都被敷上了厚厚的草药,但现在我的伤口已经回复了,所以我便把草药那了下去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我先是无缘无故来到这里,旁边还有被人升起的火堆,伤口处还有人给我敷上草药

我下意识的摸了摸身体,深呼了一口气

“还好不是劫色...”

说完后,我便起身靠在石壁上,随后又看见已经到处破洞的衣服,便把它脱了下来

这么长时间,在七色们里我都穿着那黑蓝色衣服,现在我也该换回来了吧

我摸出早就准备好的白色锦袍,把它套在身上,该说不说,还是我自己的衣服穿起来舒服

这时候,我无意间闻了闻胳膊,发现有了一股令人陶醉的清香

我皱起眉头,又闻了闻,果然没有错,就是有一股香味

“算了算了,管它呢,歇一会我就走”

我小声自言自语了一句,随后把手机拿了出来

刚打开手机,我就发现现在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了,而且还有很多未接来电和信息,我粗略的翻了一遍,先是点开了微信群

鬼王在那天晚上就已经发出了信息说

“恭喜林遥同学拿到了陵水珠”

就这么一句话而已,鬼王在这半个月里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随后,我又点开了陈晨给我发的信息

“林遥,我们都已经安全了,我刚刚已经给二大爷打完电话了”

“二大爷说会跟我们汇合,老李也知道我们惹了麻烦,准备带着我们几个去别的城市躲躲”

“林遥,我看到你没退微信群,就知道你没死,如果你看到信息请回话”

“林遥我们都已经转移了,你放心吧,赶紧回来...”

陈晨还发了很多信息,大多数都是汇报情况

现在我也知道了,二大爷,南宫曦,李子健喝陈晨都很安全,就等着我回去了

我刚想给他们打个电话,却发现这里并没有信号,看来我这是到了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啊

遇到这种情况我也不能慌,准备先出去看看再说

只是我现在还不知道倒是是谁帮了我,而我在观察着火堆的时候,发现那人应该刚走不久,因为火堆是不久前才烧起来的

我点着了一根烟,靠在石壁上发呆

虽然说我腿上的伤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但还是有些隐隐约约的疼痛

我正想出去看看,就感觉到了从洞口处慢慢走进来一人

她的灵气虽然比我低一些,但实力任然很强,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灵莲二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