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西斯太子抬起下巴,无比高傲的环顾着四周,就仿佛是真正的帝王,那架势要多猖狂就有多猖狂。

更多的人瞧见这一幕,也是下意识的低下头哪里敢直视一下。

“诸位,你们可千万不要不识好歹啊。”

有人阴恻恻的开口,看似是在劝说,实则是警告众人,千万不要不识趣,不然的话就是人头落地的下场。

更多的人说不出话来了。

而下一秒,一道声音便是徐徐的响彻全场。

“呵呵,有意思,还真是有意思啊,什么时候,一群宵小之辈也敢在我们的面前蹦跶了?”

说这话的人徐徐走了过来,他的话让全场人面色一变。

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敢在此刻在这种场合大放厥词?

“狂徒!你是何人,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敢在这里放下如此之言语,你是想要找死!”

一个早已投靠了西斯太子的乌孙贵族开口说道。

一旁的西斯太子颇为满意的点点头。

可是!

轰!

噗嗤!

噗通!

下一秒,那开口的乌孙贵族便倒在地上,再无半点的声息。

这一幕看呆了无数的人,他们都不可思议的瞧着这一幕。

西斯太子也缓缓眯起了双眼,颇为不敢相信的望向远方。

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狂徒,竟然敢当着他这位西斯太子的面出手?

下一秒,一道身影缓缓的走了过来,顿时让西斯太子面色骤变。

“萧,策!”

随着此话一出,全场的氛围再度泛起了变化,所有人都不可置信的看着远方那一道徐徐而近的身影。

萧策?

这个家伙,他竟然是萧策?

这一刻,他们觉得不可思议,这个人,他怎么会是萧策了?

而事实就摆在了面前,这正是萧策。

哒哒哒!

萧策由远而近,眸中泛着阵阵的冷然之色,仿佛这一切都不在他的理会范围之内,除了那些跪在地上的人们。

“起来。”

萧策的声音显得是那么的平静,却又极具力量。

众人一愣,都猛地抬头,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萧策。

“萧,萧先生……”

他们不敢起身,这要是触怒了西斯太子,那么他们这些人可都得死啊。

然而,萧策不给他们任何迟疑的时间,一股强劲力道轰出。

“该死!”

西斯太子感觉到了这股力量,下意识的便一步踏出,同样爆发出一股力量,想要镇压住萧策那一股力量。

只可惜的是,他的想法是很不错,只是做错了,萧策根本没有理会这一股力量,任凭其到来,然后骤然便是一压。

轰!

西斯太子爆发出来的力量直接被镇压的干干净净,一点不留。

我去!

顿时,无数的人瞪大了眼珠子,死死盯着面前的萧策,这个家伙还真是一个狠人啊,二话不说直接要和西斯太子干起来了?

西斯太子同样死死盯着萧策。

“萧策,你还真的敢来?”

“但就算你敢来,也不得在本宫的宴会上放肆!这里不是你能够插手的地方!”

他的语气尤为犀利冷厉,不容萧策有半点的迟疑和反抗。

但出乎西斯太子意料的是,萧策只是冷漠的扫了他一眼,便悠悠然的说道:“我便是驳斥了你的面子,你又能如何?”

“你!”

西斯太子被回怼的说不出话来,他终于意识到这个一直被称作狂徒的萧策到底是多么的狂妄了。

完全就不是他所想象的,只是一个有小聪明有些运气的,这完全就是个莽夫,根本不知道何时该低头的蠢货!

但也正如他此前所说,要是萧策不来倒是没事,可如今萧策一来,他想要对萧策下手也得好好掂量掂量,万一触怒了大越方面,让其大军长驱直入,自己可难以招架。

一想到这里,西斯太子就不禁的觉得牙疼,他已经派人联系了大越方面,可那些家伙丝毫不予以理会,就仿佛他们是一堆空气。

“这萧策狂妄,那大越同样如此,终有一日,我必定会镇压这些混账玩意,敢在我的面前放肆,简直找死!”

西斯太子恨恨的想着。

当然,萧策听不到他的内心话,大越朝、元武帝更是听不见瞧不见。

“我再说最后一遍,立刻给我起身,你们就算是要下跪,那也是跪父母,跪君王,这西斯太子又不是你们乌孙的太子,君王,你们何必下跪,起来!”

萧策再度开口,这一次的语气严厉了不少。

众人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才缓缓做出要起身的动作。

西斯太子一见这架势,顿时眼神一横。

“谁敢?”

“我今天倒是想看看,谁敢起身,那我就弄死他!”

此话一出,西斯太子全身的气势席卷而起,直接冲着这些要起身的人而去,顿时压的后者有些喘不过气来。

可下一秒,萧策的气势也爆发开来,直接将西斯太子轰出了好十几米远。

“萧策,你!”

西斯太子瞪大眼珠子,难以置信的看着萧策,这个家伙是千方百计的要与自己作对不成?

“萧策,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一位不知名的强者出手才镇杀掉了剑修罗,不然凭你的本事,剑老祖想要灭你如同屠狗。”

“今日你不来则已,你这一来,我倒是想看看你如何全身而退!”

西斯太子冷声说道。

他已经顾不得其他了,眼下就要镇杀萧策一雪前耻。

然而,萧策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从始至终都没有将这些话语放在心上,这无疑让西斯太子又羞又怒。

这个家伙还真的敢如此无视他!

该死,真的该死!

但是西斯太子再恼怒,终究还是明白自己与萧策之间的差距,除非是强者出手,不然今日的他是对付不了萧策的。

这种差距,让西斯太子愈发震怒了。

他能感觉的很清楚,萧策的年纪不到三十,哪怕是差一岁,可也与自己相差了将近一轮了,可就是这么一轮,自己有西斯皇室作为支撑,想要提升修为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结果却被萧策屡屡压制住了!

“但可惜的是,你终究是太年轻了,根本不明白我们西斯国的底蕴所在!”

“剑老祖,我西斯国的确只有这一位,但是真武七阶乃至是八阶的强者,我们西斯国不下数位,今日,便是让你瞧瞧我们西斯国真正的底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