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西斯太子终于忍不住了,要将隐藏在暗中的强者调遣出来,只为镇杀萧策。

轰隆隆!

一股强势的气息惊天而起,席卷而出,爆发出了阵阵的强大的武威。

砰!

不少的乌孙贵族直接被掀飞了,他们面泛恐惧之色。

这是一位实力无法想象强大的存在在出手,随随便便的一下便让人暗暗心惊。

更是让他们无法抵御住。

但是这一股强大的力道轰出,便被牢牢的封锁住了,就仿佛是一堵墙让那一股劲风根本透不过来,瞬间,一切压力化为乌有。

“什么情况?”

不少的人眼皮跳动了一下。

他们茫然的望向一旁,只见一道身影徐徐的走出,就仿佛是顶天立地的神灵,不容直视。

是萧策!

他直接爆发出了一股强大的气势,化为气场,直接隔绝了对方的所有力量。

“什么?”

忽然间,一道略微苍老阴鸷的声音徐徐响起,一个老者走了出来,看样子显然是西斯国一方的强者,至少是真武七阶的修为。

此刻,这位老者有些愕然的看着萧策,显然他是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眼前这个年轻人是如何挡住自己的攻势的,对方明明只是一个武皇三重的强者。

“老家伙,别这么看我,你的实力很不错,但是,我见识过更为强大的,比你强大出很多很多的存在,所以说,你这些把戏在我看来还算不上什么。”

萧策的语气依旧显得那么平静,仿佛他做的不过是一件平淡无奇的小事。

老者陡然挑眉,他对萧策这话很不满意,但也很快点点头,说道:“也是,你这个家伙一向狂妄,狗嘴吐不出象牙也实属正常。”

这一下,所有人都无言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这完全是在摁着萧策谩骂的节奏啊。

西斯太子见状,嘴角微微上扬,正符合他的心意,要看的就是萧策吃瘪,被狠狠的羞辱一番。

可很快,他的笑容便垮了下来,因为萧策神情平静,似乎这一切都与他无关,就仿佛在谩骂的不是他一样。

萧策就轻轻敲打着桌面,良久后,嘴角才微微上扬了起来。

“看来,我之前还是太高估你们西斯国了,你好歹也是西斯国老祖级的强者了,可一出口便是这些话,也不见手底下见真章。”

“若你的本事真的不俗,那不如跟我战上一场,何必在这里废话了?”

“你!”老者勃然震怒,他本还想看着萧策一脸尴尬,毕竟被自己这等宿老如此谩骂,这个家伙应该会知点羞耻。

可现在看来,萧策非但是不知悔改,反倒是一副在说教的模样。

“小子,你还真是在找死啊!”

他眸中泛起了阵阵的寒芒,猛然之间便是一步踏出。

“既然你想要找死的话,那么我便成全你,死来!”

这一次,这老者不再留手,以绝对的杀招轰出,目的很简单,就是要彻底的了断萧策的性命。

萧策微微眯起了双眼,很快一股子的出手了,旋即便是砰砰砰无数的拳影掠出,想要抵挡住这个老者的攻势。

“狂妄,区区武皇,就算你天赋再高,也绝非本座的敌手!死!”

老者眼神愈发的冷了,爆发出来的力量愈发猛烈,不给萧策任何喘息的机会。

他要直接了断萧策的性命,绝对不会给其任何的机会。

而萧策嘴角溢出了鲜血,他也知道这个家伙实力不弱,不是自己想要抗衡便能抗衡的了的。

但是,他不会因此退却,不然的话他就不是萧策了。

“想要拿下我?可以,但我倒是想看看你是否有这个本事!”

萧策一声喝出,全身的力量再度集结而起,猛烈的爆发了出来,目的很简单,既然你想要弄死我,那么我也就不客气了,拼了命的想要弄死你才行!

轰轰轰!

双方不住的对轰了起来,瞬间,阵阵气浪席卷而起,遮住了他人的眼睛。

萧策没有任何的迟疑,迅速出手,陡然之间便是张开一种力道,轰隆一声便将对方给狠狠的镇压住了。

砰!

老者不禁倒退了一步,旋即惊疑不定的看着萧策。

“你!”

他有些震惊了,眼前这个萧策未免太妖孽了些吧,居然能够凝聚出此等的力量,更是在关键时刻破境了!

武皇四重修为,真武五阶水准的战力!

老者死死盯着萧策,他愈发的从萧策身上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这个家伙比之前想象的预判的要难对付的多了。

萧策没有任何的迟疑,只是这么一步步的走着,良久后才轰然一跃而下,直接朝着萧策轰了过去。

轰轰轰!

砰!

噗嗤!

不少的人被震荡的连连倒退,西斯太子也不例外,他的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这事情大大的超出了他们的意料了。

“太子殿下,这个萧策太过于古怪了些,我们不好对付啊!”

有人压低声音的说道。

西斯太子面色阴沉着,他岂能不知晓这些,但是都走到这一步了,他又岂能轻易的放弃对萧策的镇杀。

“本宫已经彻底得罪了大越,那就得罪到底!”

“柳老,今日必须铲除掉这个萧策,不然的话我们西斯国颜面何存,你也不好回去与陛下交代!”

西斯太子阴恻恻的说着。

那柳老的脸色微微难看了起来。

别人不知道,但是他很清楚,当今的西斯皇帝残暴不仁不说,还是一个真正的武道强者。

看似西斯国最强者是剑修罗这位皇室老祖,但是,西斯皇帝却不亚于剑老祖,甚至更强上一线,只是作为君王,西斯皇帝自然不好出手,这龙体不可轻动,才造成外界对西斯皇帝的实力有所误判。

但柳老很清楚,一旦真的被这西斯皇帝盯上了,自己的日子可就不会好过了。

“该死!”

想到这里,他的眸中不禁泛起了阵阵的冷然之色,下一刻也顾不得什么了,便加大力道开始进攻。

“小子,给我死来!”

他这次是出全力了。

要知道,柳老此前不过是出了四五成的力量,如今全力一出,他就不信这萧策还能接二连三的破境。

果不其然,随着这战况一开,萧策很快被压着打了,看的西斯太子嘴角上扬很是兴奋。

“杀了他,那本宫也算是值得了,管什么洪水滔天,敢欺辱本宫者,杀无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