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西斯太子心中很是畅快,面庞上的得意之色也不加掩饰了,他要的就是萧策死无葬身之地,哪怕冒着得罪大越朝的风险也不为过。

他要成为一统天下的帝王,要成为萧皇朝开国大帝之后,十万年来最为伟大的帝王,那自然不能畏手畏脚的。

杀,杀,杀!

他杀念浓郁,要留老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掉萧策。

可是,他终究还是低估了萧策。

“想要与我为敌?可笑!”

萧策微微摇头,他这一路走来,除了元武帝那个男人给予他足够的压力之外,再无一人配得上被称为他萧策的敌人,对手。

就凭这么些虾米?

可笑至极!

萧策没有再动手了,他几步倒退,身影一闪,避开了对方的进攻,看的所有人一愣一愣的。

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萧策这是怯战了?

柳老也挑挑眉头,他不觉得这么一个狂徒会轻易的退缩,难不成这家伙还有什么手段要使出来。

但无妨!

“呵呵,萧策,有什么本事就尽管使出来吧,不然的话你这辈子怕是没有机会了。”

柳老冷笑连连,他才不管萧策能够使出什么伎俩,看他以力破之。

然而!

“血屠!”

萧策一声喝出,下一秒,一股强大的气息弥漫而来,就仿佛是晴天之间,突然间乌云压城,令人窒息。

哪怕是柳老这等强大存在,也不禁猛地咽下了口水。

“怎么回事?”

他尚且如此,更不要说是其他人了,都是有些疑惑的抬头看去,很快就瞪大眼珠子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因为有一道身影缓缓踏入了进来,全身的气息爆发开来,令人恐惧到了极点。

“这是,半步天武!”

这一次,柳老的脸色彻底变了,再定睛一看,竟然发现这出现之人不是他人,正是血修罗。

“怎么可能!这血修罗之前撑死不过是真武六阶的战力,怎么短短几日不见,修为战力一下子达到了此等地步?”

半步天武!

这可是半步天武!

要知道,放眼整个天下,除却那圣地之外,世间几乎没有半步天武层次的存在,可是,如今这血屠居然达到了!

西斯太子死死盯着面前这一幕,面庞上阴晴不定了起来。

正是他将血修罗当成了一颗弃子,准备随时抛弃。

可现在看来,这个弃子完全没有按照他设定的剧本去走,反倒是搅乱了他设定好的剧本。

该死!

“血修罗,你这个叛国贼!”

“没想到你竟然还敢出现!”

“不过令本宫有些吃惊的是,你居然达到了半步天武,啧啧,还真不错啊。”

“本宫不知道你获得了何等的奇遇,但是如今你还算有些价值,只要你斩杀那萧策,本宫可代当今陛下饶你一切罪行,并许你高官厚禄,如何?”

西斯太子虽然恨得牙痒痒,却也明白,一位半步天武层次强者的意义是什么,所以他开始抛出橄榄枝,想要招揽血屠。

只可惜,他失算了。

“呵呵,西斯国,那可不是我的故乡啊。”

血屠冷笑一声,“我本是血国皇室后人,只是在百年之前,血国被你们西斯国灭掉,我父亲这一脉从此流落天涯,而我则作为血国皇室后人在民间成长起来,那时候也放弃了报仇的心思,本想为你们西斯皇室效力,为我的后人换取一条路。”

“可是,你们的所作所为太让我寒心了,为你们西斯国做出了那么多肮脏的事情,可你们却是想将我当成一颗弃子,呵呵,要是我还要为你们效力的话,那我真的是愚不可及了。”

血屠的冷笑之意愈发明显了。

他可根本不在乎面前的这位西斯太子到底是在打着什么样子的盘算,他只知道,如今自己这一条命是萧策的,那无论萧策什么时候想要收回去,他血屠都不会说一个废字。

想让自己背叛萧策,那简直是天方夜谭啊!

“你,你,你!”

西斯太子眼珠子陡然瞪大,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血屠。

他一直以为自己将血修罗拿捏的死死的,觉得后者不过是个贱民,能为西斯国效力卖命是他的福分,为自己做事牺牲是他的荣幸,可哪里能想到,这个家伙居然是血国皇室后人,从始至终都没有将西斯国当成故乡,更谈不上有感情了。

“叛徒,叛徒!”

“叛徒就该死!”

西斯太子咆哮着。

在他看来,自己的宽宏大量,这个血修罗理当下跪谢恩,他怎么敢和自己对着干!

然而,血屠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并转身望向萧策,似乎是在征求对方的意见。

到底该如何解决这里的烂摊子呢?

“杀掉这里所有的西斯人与西斯同党,一个不留。”

萧策平静的说道,旋即环顾四周一圈,“你们,随我离开。”

他很快走了出去。

而那些本被吓得不轻的乌孙贵族们则是颤颤巍巍,有些回不过神的跟在萧策身后,也离开了这个行宫。

西斯太子面色大变。

“萧策,血屠,你们敢!”

他不可置信,那萧策竟然要将这座行宫血洗一遍!

自己可是西斯国的太子,注定是高高在上的存在,这萧策怎么敢如此对待自己?

然而,这一切都被萧策给无视了,他波澜不惊的离去了。

而血屠的眸中尽是猩红之色,这一刻,他心中压制了很多年的恨意直接涌上心头,重新爆发开来。

杀,杀,杀!

这是血屠唯一的念头,很快便在这一座行宫内大开杀戒了起来,不少的人都惨叫哀嚎着,想要逃,却根本逃不掉。

因为血屠太强了!

柳老也是一脸绝望。

他本是瞧不上血屠的,哪怕后者被冠以修罗之名。

可现在,他却被无情的镇杀,而杀掉自己的人正是从前被自己瞧不起的血修罗,如今的血屠。

西斯太子则是逃走了。

他身边还有隐藏起来的强者,哪怕不敌血屠,但想要带走西斯太子还是足够的。

萧策看着这一幕,面色微微一变。

这时候血屠走了出来,一脸歉意的说道:“萧帅,是属下办事不力,居然让那西斯太子逃走了!”

萧策摇摇头,他之前脸色微变,倒不是因为西斯太子逃走,而是发现人群中出现了一个本不该在此的人。

夏无极!

他只怕又要搞什么幺蛾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