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秦赵议和之事,进行的很顺利,成车的赵国舆图户籍被送到了秦军的大营之中,秦赵议和正式达成。

在发生在秦王政七年的秦赵大战中,赵国精锐尽失,连带着一半的疆域。

在这一年的八月底,在赵王偃的瑟瑟发抖之中,秦军开始撤军,一路沿着井陉关退往秦国太原郡,另外一路则沿着太行山一路南下,过上党、河东,撤回关中。

只是,在秦军撤退的时候,在曾经的赵军边骑俘虏之中所组成一支三万规模的兵马,由李牧统领,在秦军留下的一万兵马的协助下,开始自肥地向北一路清剿狼族溃军。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肆虐的狼族溃兵半数殒命在现在的秦军兵锋之下,半数沦为俘虏,用嬴政留下的话说,要留下一些俘虏用以修筑驰道,而狼族的人,就是最好的资源。

当然,在这个过程之中,不仅是对狼族人力的利用,同时也是一个驯服的过程,当驰道修成之时,狼族之人的野性也就被驯服地差不多了。

至于在这個过程中出现的伤亡情况,那是不可避免的,但谁让他们是狼族之人呢?

从他们越过长城的那一刻起,他们就有罪。

在秦王政七年的九月底,秦军越过了函谷关,进入到了关中境内。

咸阳,兴乐宫。

“终于要回来了,这都已经半年的时间了。”太后赵姬看着面前舆图中行军路线,神色莫名地说道。

“祖母太后,半年的时间是多长?”一个小小的身影跪坐在赵姬旁边,好奇的问道。

“半年的时间就是乖孙女你长高了一点点,重了一点点的时间。”赵姬宠溺地摸了摸嬴言的小脑袋道。

“那这个一点点又是多少?”嬴言追问道。

“好吧,这个一点点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可以换一个说法,也许你就对这个半年认识的很清楚了。”赵姬看着瞪着一双如同惊鲵那般黑黝黝的眼瞳的孙女,突然间起了坏心思道。

“是什么?祖母太后快点告诉我吧。”嬴言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正在朝着自己而来。

“半年的时间就是嬴言你已经过了三岁的年龄。”赵姬道。

“这个我知道,不久前我才过了三岁的生日。”嬴言开心地说道。

显然那是一个不错的生日,只是有一点不好,在那个生日上的人实在太多了,有好几个根本就不认识。

不过,她们送的礼物是真好玩。嬴言在心中对自己补充道。

“过了三岁的生日,嬴言你就是一个小大人了,就要断奶了。”赵姬意味莫名地说道。

“啊?”嬴言的小脸瞬间僵住了。

这个消息,完全就是一个噩耗吗?

想明白这件事情意味着什么的嬴言下意识的咂了一下嘴,只觉得里面瞬间没有了任何味道。

那该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情。想到日后就再也吃不到那般,嬴言的心情瞬间灰暗了下去;连带着因为即将见到父王的喜悦也消减了几分。

看着笑脸皱成一团的孙女,赵姬不由露出来一副满意的神色。

终于消停了,不会再来烦我了,我现在可是要好好思考思考,怎么才能第一时间见到政儿这个问题。

赵姬的心思此时显然已经飘向了数百里之外。

此时在隔壁的华阳宫之中。

“姐姐倒是能够沉得住气。”半年的时间又长大了不少的芈蝉从床上拉起焱妃道。

“我为什么沉不住气,你所着急的事情又管我什么事情。”焱妃将身后的长发挪到身前,以用来挡住身前的某片山河秀色道。

“真的不管姐姐的事情?”芈蝉一副不相信的神色道。

“是你要嫁人了,又不是我,我干嘛要着急?”焱妃审视着面前的妹妹道。

“啊,姐姐,这件事情还早了,而且,我可不仅仅只是那个唯一啊,姐姐伱难道就不想?”芈蝉脸色一红,随即反击道。

“有什么想的,你以为我是你啊,能被一个男人魅惑,真是没救了。”焱妃说着再次躺进了被窝。

白天要好好休息休息才是,这样晚上才有足有的精力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焱妃想着翻了一个身,留给芈蝉一个背影。

这个小笨蛋,在这个时候,只有阴阳家的弟子这个身份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焱妃想着就要准备进入了梦想。

“是啊,我是没救了,毕竟我可不像某个人,连女儿都多大了。”芈蝉幽幽地说道。

焱妃闻言,朝向芈蝉的背后不由一紧,在被浓密长发遮挡着的玉颈,悄然间已经变成了粉红色。

“你真的想要尽快见到他?”已经睡不下去的焱妃在被窝中翻了一个身道。

“是,不过,也就只能想想而已。”芈蝉叹息道。

“你可以去兴乐宫。”焱妃道。

“那里?”芈蝉疑惑道。

“惊鲵这个女人可不仅仅只是后宫中的一个女人那么简单,她还为大王掌握着一部分罗网,大王在回来后,可以先不见吕不韦,但必须要见这个女人,你只要紧跟着惊鲵就可以了。”焱妃道。

“这个?好像还真是这样的道理。”芈蝉思索了一下,觉得焱妃说的很有可能会变成真的。

“所以,你就不要在这里烦我了,我要好好休息了。”焱妃道。

“好了,姐姐,你安心睡觉,我绝对不会再打扰你了。”芈蝉说着向房门走去。

姐姐不犯傻的时候,还是挺聪明的吗?芈蝉在心中想到。

此时,远在百里之外的关中平原之上,已经能够看到大军的影子了,只不过,在大军之中,却已经没有了嬴政的影子。

因此此时的嬴政已经离开了大军,现在的他还有着另外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关于他还在赵国境内之时墨班送来信简。

在那份信简之中,嬴政对于骊山的真相已经有了初步的猜测,所以,他要尽快验证一番。

如果一切真的如同嬴政所预料中那般的话,那么有很多计划他就可以做出调整了。

因为在那个猜测之后,是一个更加宏大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