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建安三年(公元198年)十月。

曹军与吕布分别在黄河两岸排兵布阵对峙。

黎阳北凉军大营。

“丞相,延津我军已经派兵驻扎。”

“回禀丞相,曹操大军沿黄河五十里设一处烽火台。”

随着斥候的不断禀报,吕布皱眉下望向了贾诩,直接沉声道:“文和,对于眼下可有良策?”

对于吕布的询问,贾诩满脸的苦笑摇头,他是军师谋士不假,可他不是神啊,哪有动不动就让谋士出计策击败敌人的主。

这不是强人所难吗,可心中委屈的贾诩却没法说出口,反而直接无奈的苦笑道:“主公,曹操排兵布阵几乎毫无破绽。”

一句话令吕布也是头疼万分,渤海的袁绍现如今也是头疼,结果曹操也是难缠的很。

“曹性、马腾暗中领兵三万大军直接出兵安平,与文远一同先打安平,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一道道军令下达后,吕布看着地图上犬齿交错的战局,眉头紧锁,如今曹操与袁绍联手下,却是令他头疼,若不是他麾下骑兵是对方数倍,这场仗才叫个难打。

“令黄忠隔三差五率领骑兵游戈黄河岸边,威慑曹军。”

诺!

一道道军令下来,让曹军清楚的知道,关中大汉丞相吕布在黎阳,根本不是传说中的在渤海。

就在两军对峙时,一支三万已经已经摸到了安平郡。

安平郡,人口足有六十五万之众,虽然在冀州稀疏平常,但在天下来说也算是一个富庶的郡了。

最近一周的安平郡可为不太平,突然间北凉军开始了猛攻,同时还有张辽率领的大军从北面而来,一瞬间压的安平郡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负责领兵镇守安平郡的乃袁绍麾下大将韩猛,此时早就愁容不安的不断调遣大军抵挡。

“北面的再加派五千援兵,告诉他们挡住,一定要挡住,如今曹军已经在黄河集结大军,主公更是在渤海集结兵马准备反击。”

“一定要挡住!”

坐镇安平郡的韩猛是一阵气恼的甩手,各地战报不断的传来,他也是铆足了劲的干啊,可北凉军攻势太猛,他已经在民间征调民夫加入战场了。

“给淳于琼传信,告诉他,老子临时征调了三万民夫上战场,继续大量的辎重粮草,速速送来。”

诺!

乌山!

渤海与安平只见的一座平平无奇的土丘上,却扎营着八千袁军看守,从外看并未有什么,可进入后密密麻麻到处都是搭建的粮仓。

“将军,韩猛将军发来急信,说让咱们多发点粮食,安平战事吃紧已经征调了三万民夫上战场了。”

听着手下的叨叨,淳于琼不屑的冷笑一声,直接一口的啃在了清爽的大寒(西)瓜上。

“韩猛也是废物,当年邯郸被北凉军偷袭时,本将纵然喝了三坛烈酒依然能领兵上阵打退北凉军,他韩猛不就是遇到了区区几万北凉军强攻吗,有什么,就知道嚷嚷。”

一口西瓜,一口美酒下肚的有淳于琼更是捧腹猖狂的大笑着,上一次因为许攸泄密,至使邺城和邯郸同时被进攻。

唯有他淳于琼,虽然邯郸城破了,但他英勇无双啊,更是救出了不少粮食,更是被袁绍一顿嘉奖。

“行了,下去告诉手下人都准备准备,别到时候战事不利又怪是因为本将耽搁了粮草,本将可不担这个污名。”

诺!

随着亲兵退下后,淳于琼也是满脸的愤恨直接端起了酒樽一饮而尽。

“该死的,曹操、许攸如今各个都位极人臣,唯独本将!哎~”

深深的长叹一声的淳于琼不仅感慨起来,曾经的他在洛阳时,袁绍、曹操还有他淳于琼同为西园八校尉那是何等的威风。

然而如今呢?曹操坐镇中原挟天子以令诸侯,如今更是吕布之下的第二诸侯。

还有袁绍,曾经的同僚如今不仅是他的主公,同样是威震河北之地。

再看看他,虽然同样号称大将,更是曾经与袁绍麾下的大将张郃、高览齐名,但实际上呢!

“哎~”

深深一叹气后,淳于琼直接端起了酒坛猛灌了两口,最后更是郁郁道:“又是守着粮仓,何时才是吾淳于琼建功立业扬名天下之时啊!”

醉醺醺的淳于琼发泄不满叨叨着,但他也就酒后叨叨下,属于那种没喝酒前唯唯诺诺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的人,可是再喝酒后完全就是天老大,地老二,他老三的情况。

此时远在乌山三十里外的草丛中,一群密密麻麻的悄悄的潜伏在草丛中。

“刘三刀,你这混蛋到底说的准不准啊。”

满头大汗嘴角吐出已经嚼烂的草根,曹性不由愤怒的对着身后之人低沉大骂着。

而被骂的刘三刀听后也是不满,可愤恨的他直接扭头,对着身后亲兵五花大绑的俘虏上去就是俩个大逗逼。

“你说不说,是不是故意使诈玩老子。”

“快说,远处的乌山当真是你们袁军的屯粮之地吗?快说!”

啪啪啪~

粗壮的手掌是连连挥动,被五花大绑的俘虏尝试到了什么叫作连环大比兜,啪啪的脑门都冒星星了,然而他憋屈的满脸通红,看的刘三刀更是瞪大了眼。

“呦呵~可以啊,还是一个硬骨头。”

啪啪~

又是连续几个大比兜下去,转过头的曹性顿时看的脸都绿了,大步走来直接对着刘三刀就是一击大脚丫子。

噗通一声,刘三刀被踹的摔倒,起身后直接看着踹他的曹性,委屈巴巴的喊道:“曹哥,你干嘛踹我。”

而曹性听后却是没好气的恶狠狠瞪了一眼他,直接指着嘴巴都抽肿脸色通红的俘虏大骂道:“你还不是虎啊,俘虏的嘴巴还堵着呢!你丫的就是打死他,他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噗嗤~

瞬间四周的将士一下子就笑场了,刘三刀这是才看见,满脸通红的俘虏其实是憋屈红的,红肿脸颊更是呜呜的只叫唤,仿佛有天大的委屈般。

“嘿嘿,兄弟别见怪,这不是哥哥太激动给忘了吗,别见怪。”

一边说,一边摘下俘虏嘴上的绳索后,顿时这个袁军的士卒顿时悲声痛哭起来。

“呜呜~我一直在说啊,我一直在说啊,可你勒着我的嘴,怎么说,怎么说啊。”

此时的俘虏痛哭下真可谓是闻者心酸,听着落泪啊,刘三刀尴尬的摆手道:“兄弟刚才是哥哥的不对,现在你说吧,快说。”

“说什么?”面对刘三刀的话,俘虏直接哭泣的抬起头无辜的一句话,顿时又点燃了刘三刀的怒吼。

啪啪~

直接又是两个嘴巴子下去后,刘三刀愤恨的瞪着眼前之人,直接威胁大喝道:“小子!你别玩老子,好话老子可是说尽了,你还在这给老子装傻充愣是吧。”

“快说!”

啪啪~

又是几个大嘴巴子下去后,一旁的曹性也是看的额头冒着冷汗,这一次他孤军深入,有个万一回去后肯定是少不了军法处置的,也是没好气的怒视这个俘虏。

“你一个小卒,嘴巴这么硬干嘛,说出来,咱们都好有个交代不好啊。”

“呜呜~说什么啊!”

啪啪~

这一刻曹性也忍不住的上去直接就是两个大比兜,愤怒下的他更是一边打一边大骂道:“给你脸了是吧,给你脸了,不老实对吧。”

一旁的刘三刀见状后也是直接上手,和曹性一起混合双打,同时怒吼道:“老实交代了就不用受这个皮肉之苦了。”

“快说!快说!”

啪啪~

曹性和刘三刀的一阵悍勇混合双打大比兜下,俘虏时一阵呜呜的眼泪哗哗的,可脸颊上一刻也没停止被抽打。

呜呜~

“别打了!”

这一刻随军的副将马超看不下去了,直接上前抓住曹性和刘三刀,直接怒视这个嘴硬的俘虏大喝道:“你快说吧,要不然待会废了你都是轻的,生不如死的折磨你想想。”

面对马超的威胁下,这名俘虏双眼流着泪水,悲痛万分伤心不已的望着眼前的连续抽打他大比兜的两名北凉将军,瞬间就崩溃的嚎啕大哭起来。

“呜呜~你们都没问,让我说什么!我怎么知道说什么!呜呜~你们好歹问问啊~”

“呜呜~”

伤心万分悲痛的痛哭下,瞬间马超傻眼的愣住了,看着眼前这个委屈至极的俘虏,他懵逼的转过头望着曹性和刘三刀。

这一刻曹性多奸啊,瞬间明悟过来后,直接没好气的瞪着刘三刀。

“曹哥,你又瞪我干嘛?”

面对刘三刀无辜的神情,曹性没好气的怒吼道:“你个莽夫,你就没问对方问题,你让这小子给你说什么,艹!”

“你不是虎!你是彪!”

这一刻马超不着痕迹的默默退了两步,看着斗嘴的二人,他内心一阵狐疑,傻子会不会传染啊?

瞪着大眼的刘三刀终于反应过来,急忙扶着这位痛哭流涕的俘虏,满脸的歉意道:“不好意思啊小兄弟,这事整的,哎~”

“其实也怪你了,你早点说不就好了吗,我们兄弟哥俩也是为了丞相大业都急眼了,那还想那么多,你应该早点提醒下我们哥俩啊。”

委屈巴巴的袁军俘虏此时看着刘三刀粗鲁的面孔,直接崩溃的痛哭道:“我都说,只求你别打了,呜呜~”

“我是韩猛将军麾下的亲兵,是冀州邯郸人士,靠着我姐夫的关系升上来的。”

“我就是混口饭吃,这一次是来传信,给乌山的淳于琼将军传信。”

“安平因为你们北凉军攻打的太猛了,韩猛将军有些撑不住已经征调了三万民夫加入战场,更是准备征募更多的民夫,因此催促镇守粮仓的淳于琼将军多派点粮食和辎重。”

委屈巴巴的俘虏似乎生怕再受到惨无人道的大比兜,肿起来的嘴巴叭叭叭的一口气直接将自己知道的全部说了出来。

刹那间,曹性、刘三刀还有马超顿时露出了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