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说话间,几个女人出来了。

王小军向着她们看去时,神情都是一滞。

看得出来,四个女人现在的精神非常不错的样子,脸色并没有拉肚子之后的那种苍白,而是变得红润了起来。

看到王小军看过去的眼神,卢小巧白了他一眼。

王小军笑了笑道:“走吧。”

何喜财还沉浸于能够弄到钱的喜悦之中,倒也并没有看到几个女人的变化。

“我感觉身轻如燕的样子!”江小草这时说了一句。

“嗯,现在都不感觉到累了。”

四个女人一边走着,一边小声谈论了起来。

由于她们的速度快了起来,大家的行进速度自然都大幅的得到了提升,在开黑前终于进入到了村子里面。

一路上王小军就问过了,这个村子的中心区域有二十来户人家,四周还散布了二十来家,总的来说就是四十来户的样子。

来的路上王小军也看到了,有些家庭就单独在一座山上的样子。

看到他们所住的情况,王小军都在想他们到底胆子有多大。

“先去我家吧?”何喜财说了一句。

卢小巧迟疑了一下道:“我家的情况怎么样了?”一路之上她都并没有问家里面的情况,现在终于算是问了出来。

王小军也能够理解她的心情,用了五块钱的粮食就把她卖给了一个老头,这是一种伤害。

何喜财迟疑了一下才说道:“你爸生病已死了一年了,你大哥娶了一个女人,也分了出去单独立户了,现在你们家里面只剩下你的母亲和小妹,你的母亲跟了村里面的老刘头。”

王小军听着这事,再看向卢小巧时,她明显神情更加复杂起来。

“你没事吧?”王小军过去拥住了卢小巧。

这时,卢小巧却是靠在王小军的怀里面就哭了起来。

她明显是对于父亲有着很深的敌意的,现在父亲却是死了,那种敌意瞬间又消失了,再想到自己的父亲又跟了其他的男人时,那种复杂的感情就难以言说了。

“要不,我们去他们家看看?”王小军问了一句。

卢小巧这时并没有说话,只是向着一间房子走了过去。

王小军也看出来了,那是一间很是破败的屋子,都不能说是屋子了,就是茅草屋那里,可以想到他们家是何等的贫穷。

其实,自从他们几个进村,许多双的目光都是投到了他们身上的。

王小军都能够感受到那种看向自己目光的无神。

如果是一般的人,来到了这样的地方可能会心虚,王小军自然并不存在这样的问题,就算是全村人打过来他都有信心全部打倒。

屋子里面很是黑暗,并没有任何的灯光。

现在天色又暗了下来,所以,就更加的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况。

王小军拿出了一支手电照了进去时,就看到里面有一张床,上面有着一个蓬头垢面的人正满是惊恐地看向他们。

“小妹!”卢小巧这时终于喊了一声。

王小军这时又拿出了一个马灯点燃。

一时之间,整个的屋子里面亮了起来。

那个缩在草丛里面的人睁着大大的眼睛看了看,这才有些惊喜地看向了卢小巧。

“姐!”

那是一个女孩子,一身几乎遮不住身体的破烂衣服在身,朝着卢小巧就扑了过去。

“唉,她一直都是独自住在这里,他的母亲没有住在这里,新的家庭里面有着好几个孩子。”何喜财这时说了一句。

“小妹!”卢小巧这下子紧紧抱住了小妹。

虽然隔了几年的时间,两人还是能够认得出来。

王小军再次看了看这间屋子里面的情况,看得出来,里面真的太简陋了,几乎就没有什么。

“姐,他们家想让我嫁给他们家的两个儿子,我不愿意!”

王小军就看向了何喜财。

何喜财有些尴尬道:“我们这里穷,许多人家都娶不上女人,有些家里面一个女人跟着那一家子的男人。”

王小军顿时就睁大了双眼,他还真的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事情。

“妈是什么看法?”这时卢小巧向着那女孩子问了一句。

“妈时常被打,她说的话没有听,要不是妈拼命护着我,我都……”那女孩子又哭了起来。

何喜财叹了一声道:“我虽然是村长,村子里面的事情复杂,这是他们的家事,我也不太好说什么,这孩子每晚都是回来这里住的,我也说过了,只要她不愿意,就不得逼她,加上她母亲以死相逼,暂时倒也并没有什么。”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然后,一个女人冲了进来。

看到那女人时,卢小巧失声惊呼:“妈!”

王小军看去时,这个女人身上的衣服同样是破烂不堪,甚至看到脸上还被人打了一巴掌的样子。

女人明显并没有听到喊声的样子,大声道:“不要动我女儿!”说着就扑过去推开了卢小巧,然后把那女孩子紧紧的抱住了。

“妈……”

那女孩子也抱住了女人哭了起来。

“死婆娘,让你女儿嫁给我的两个儿子怎么了,都成了一家人有什么不好的。”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

然后,几个壮实的男人冲了进来。

其中一人更是大声道:“今天小柔必须跟了我!”

“哥,我先跟她睡。”

“不行,我先睡。”

“吵什么吵,娶回家了,谁先睡不是一样?”

我靠!

王小军都被震惊了,他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种情况,来之前完全没有想到啊。

“哥,来了几个女人了,我们把他们也绑回家里面,干脆我娶另外的,这几个更好看一些。”

“你们两个小子,我还光棍着呢,我要一个。”

几个男人这时完全就在那里分配了起来,看得出来,他们有强抢女人的想法。

何喜财大声道:“你们干什么,这是我请来的客人。”

“何喜财,你算老几,在这村子里面我们家说了算,女人既然来了,就到我们家去,生了娃之后,她们就会成为村里的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