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傍晚,查理站在窗边,静静的向远方眺望。月亮刚刚升起,太阳还未落下,夕阳的红晕染透了半边的天穹,与另一半的夜空交相掩映,于边界处融为一体。形成了让人不禁感叹的自然美景。

然而查理的心思却并没有放在这里,他在等待着,等待着费雯的到来。

因为按照以往完成奖励的派送时间来计算,相信过不了多久,回来的费雯便会将他这次的奖励送到查理的手中。

说实在的,比起这一次有幸运值加成的糖果雪柠檬,他还是更期待透明模板上所显示出来的“特殊型魔法道具”

要知道,这是以前查理是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所以不免勾起他心中的几分兴趣。

果然,就如同他猜想的那般,不过多时,自天空远处的边际中,一个黑点自模糊中变得愈发清晰起来,正是费雯的身影。

它的翅膀扇动着,身上披着落暮的红霞,羽毛在风的吹拂下片片虚张飞舞,看起来漂亮异常,全然不像那个只会一直宅在自己办公室里睡觉的废鸟模样。

而在它的身下,两只有力的爪子,此时正结实的抓着一个布制的兜囊。

不用多想,便可以猜到,里面装的,就是查理所期待的东西了。

“咕——”

似乎是注意到了站在窗边正等待着自己的查理,费雯张开了嘴巴,发出一声清脆的长啼。

仿佛是在和查理打着招呼,又像是提醒他,把窗户打开。

早有默契的查理自然心中明了,笑着对远处的小鸟挥了挥手之后,便顺势拉开了窗户。

傍晚的清风随着被打开的玻璃窗闯了进来,带着秋日的凉意,裹挟着隐隐的清新气息,将他桌面上的文卷边角吹得发出了“沙沙沙”的悦耳声音。

享受着秋风拂面的舒适,查理的脸上不免舒展几分,笑容也愈发真切。

看着愈来愈近的费雯,他轻轻向后撤了半步,随即扭动身子,从窗户前给对方让开了一条足以缓冲的轨道。

紧接着,下一秒的时候,因速度过快而刹不住的费雯便化作了一道棕色的流光“咻”的一声,径直扎入了办公室内。

两只翅膀狂乱的扑腾,尽力为自身进行着减速,狼狈的在地毯上翻滚几圈后,便伴随着“彭”的一声闷响,不偏不倚的一脑袋撞向了门板。

“哈哈哈哈哈……傻鸟”

而看到了这一幕的查理,也自然毫不留情的给予了无情的嘲笑。

这种事情并不是第一次发生了,从费雯体态愈见丰满以来,每一次在空中自上而下的俯冲式飞行,都会以这种方式作为结尾。

然而它却是一点都没有自知之明。每过一段时间都要心血来潮的尝试几次,哪怕是每一次都以失败告终,但也仍旧孜孜不倦,沉迷于此。

其实说实在的,在它没有胖起来之前,费雯的飞行技巧之高超,足以让它的每一個同类为之惊叹。

但是现在……不提也罢。

一边笑着,查理也动了起来。悠哉悠哉的踏着步子,将掉在地上的布袋给弯腰捡起,没有第一时间打开,而是放在手中垫了垫,估摸了一下重量。

嗯……轻飘飘的,放在手里犹若无物,仿佛除了一卷图纸之外,再没有任何东西。

似乎是听出了他笑声中并未掩饰的幸灾乐祸,撞到了大门的费雯赶紧挣扎着翻滚起了自己的敦实的身体。

两只爪子不断在空中挥动乱抓,以此奋力找寻着平衡。

哪怕这样,也依旧是废了好大的功夫,才重新站起身来。

在站起来的一瞬间,便当即对着查理怒目而视,紧接着将一连串清脆悦耳,悠扬婉转的啼鸣,变着花样的自它那张犹如抹了蜜的小嘴里倾泻而出。

“唳——咕咕,嘎!!”

一边骂着,像是气不过,那双小爪子还忿忿的交替踩着脚下的地毯。

查理也不拦着它,像是早已经习惯了一样。自顾自的掂着手里的布袋,走到了办公桌后,一屁股重新坐回了椅子上面。

过了好一会儿,当胡乱发泄完一通的费雯终于累了,停下了鸣叫,开始犹如赌气般低头梳理起自己杂乱的羽毛。

“好了,辛苦了。”

查理也懂自家鸟的脾气,娴熟的抓起一把猫头鹰食物,熟练的放在了桌子上,柔声劝慰道

“哗啦啦”食物洒下,与桌面相互碰撞的声音传来。

上一秒还低着头捋毛的费雯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心里的气愤消散的一干二净。双翅一展,呼扇着就飞到了办公桌上,开始准备专心致志的享受起了自己应得的“酬劳”

…………………………………

把费雯安顿好了后,查理也终于可以将全部的注意力转移到了手中的东西上了。

将布袋打开,把新的图纸取出,然后随手放在了一边。

那个最为期待的特殊性魔法道具,也终是跟着一起滑落到了他的手心中——那是一枚由黄金铸造的硬币。

查理挑了挑眉头,手指间带着几分生涩的把玩着这枚无论从重量还是大小,都与金加隆相差无几的金币,一时间不禁陷入了几分茫然。

“所以……这是用来做什么的?”

他眯起眼睛,将硬币拿近了几分仔细的观察着上面的花纹和细微上的篆刻痕迹,自顾自的喃喃自语起来。

这枚硬币看上去已经有些年头了,围绕在硬币最外围一圈密密麻麻的咒语铭刻已经无法辨认出过多的细节。就连中间图案也已经变得颇为模糊,只能隐约看见前后分别是两张老者的面孔,一面和颜悦色,亲切温和,一面怒发冲冠表情狰狞。

但是即使如此,通过那生动的神态塑造,也依然可以感受出它工艺的精良与细致。

这也令他确定,这枚硬币虽然与金加隆相差无几,但是绝对不是可以批量制造出来,当做货币使用的等价物……

“或许……”查理似乎想到了什么,思索着的脑海里开始捋出了几分思绪。

他闭上了眼睛,开始进一步的尝试,像以往那般精密而细微的控制着自己的魔力,将它们向着那枚金币内引导。

下一秒,随着源源不断的魔力渗入其中,供给给它能量,金币最外圈爬满的咒文开始有规律的以顺时针方向缓缓旋转。

而它的本身,也伴随着一声若有若无的轻鸣,微微颤动起来。

虽然没有睁开眼睛,但是查理却也明显感受到了指间金币的细小变化,以及自己输出的魔力正被对方源源不断的汲入,当即脸上出现几分喜色。

不管如何,起码这个方向对了!

于是乎,他沉下心来,继续放松开供给的魔力。

果然,金币颤动的幅度越来越剧烈,隐隐有光芒,开始由内而外渗透出来。那些原本被岁月所浊蚀的痕迹,也因为魔力的浸润,而奇迹般的填补整齐,一时间焕然一新。显露出了它最初的精美形态……

金币内部的魔力已然充盈,吞噬了查理本身大概四分之一左右,便不再吸收。

于是乎他也停了下来,缓缓睁开眼睛,眉头上挑,看着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幕,同时也在等待着,接下来究竟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要知道,查理四分之一的魔力,虽然听起来并不是很多,但实际上却可以媲美大部分成年巫师全部的量!

需要如此多的魔力才能正式启动的魔法道具,也叫查理更加好奇,它的用处究竟是什么?

正当他想着的时候,“嗡”的一声,金币自己活动了起来。

猝不及防之下脱手而出,在半空中划出了优美的弧度,最后“啪”的一下,落在了桌面上。

呈现在查理面前的那一面是老者愤怒的一面。

老者的眼睛登时绽放光芒,脸上的表情也愈发生动,甚至仿佛他下一秒就要活过来,挣扎着从硬币中钻出。

查理的呼吸滞了几分,看向它的眼睛都瞪大些许。

哪怕是费雯,都停下了进食,抬起了脑袋,忍不住望了过去。

然而,什么也没有发生,很快,老者眼睛里的光芒褪去,金币也重新变成了原本的模样,黯淡且模糊。

而当查理再度将它小心拾起,放在手心中查看,却震惊发现,里面充盈的魔力,已经消散的一干二净,丝毫不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