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您好!克劳奇先生。”

“克劳奇主任,早上好!”

“今天您居然这么早就过来了。”

………………

随着魔法部的壁炉中,燃烧的火焰升腾起一个一人高的绿色漩涡,巴蒂.克劳奇从漩涡中踱步踏出。

原本从旁边经过的魔法部公务员们,也都纷纷为之驻足了脚步,表情崇敬,语气由衷的向他打起了招呼。

可以看得出来,巴蒂.克劳奇在魔法部中的威望高的惊人,以一种完全超乎他职位所应具有的声势,隐隐甚至要高出身为部长的福吉.康奈利一头。

然而这也并不是什么值得令人诧异的事情……

毕竟数年之前,还是魔法执行部部长的他便已然可以说是当初最为接近魔法部部长位置的人。

无论是他坚决对抗伏地魔的强硬态度,还是所表现出的英明决策以及高超手腕,都让英国魔法界的巫师们在那个令人恐惧的战争年代,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心和可靠…

如果不是因为那个意外——小巴蒂.克劳奇食死徒的身份被他亲自揭发并给予审判,那么碌碌无为,平庸懦弱的福吉,根本便没有任何的机会得以望到那个超乎寻常的高度。甚至连想,都不敢有半点的想法。

然而历史就是这么的讽刺……梅林在天空中盘旋的灵魂这次并没有庇佑实至名归的伟岸者,反而将莫大的机缘交给了幸运儿。

最后,巴蒂.克劳奇在愤怒和痛苦中亲自宣判了自己儿子的罪行,并将他与其它食死徒一样,关押入了阿兹卡班的牢房,成为食死徒的食物……而他的名声,至此也在魔法界中一落千丈,彻底无缘那个位置,甚至连魔法执行部部长的席位都没有保住,被调遣到了国际魔法交流合作部,成为了一名外交人员。

或许在其他人的眼中,也只不过是一次普通的平级调动,但是见识过太多尔虞我诈,政治斗争的巴蒂.克劳奇却清楚的明白,这是福吉对于他权利忌惮的削弱,将他原有的势力给一扫而空,挪到了这个根本没有丝毫发挥空间的闲职。

国际魔法交流合作部部长……在最起初,每次听到这个自己的新职位,巴蒂.克劳奇几乎都会感觉到一股莫大的侮辱与嘲讽。

明明是一个战士,一个敢于与伏地魔搏杀而不畏生死的勇士,一个手段强硬,稳定政局,缓和动荡的英雄……到了最后却成为了一名外交官,做着处理与其它国家魔法界鸡毛蒜皮小事的工作。

巴蒂.克劳奇泯着嘴巴,面对着眼前向自己打招呼的年轻人,也只是无表情的颌首示意。

而那深邃眼窝中的目光,从开始便一直未曾有过改变,锐利的注视着前方的道路。

他大步穿过魔法部一层的大厅,从人流中径直的走向了其中的一部电梯。

这一次,他并没有犹如往常那样,来到自己国际魔法交流合作部的办公室,开始这一天的工作。

他呈上电梯,没有丝毫犹豫,抬起手指便按下了通往魔法部最高层,也就是魔法部部长办公室的按键。

…………………………………

“叮咚”

没有让他等待太长的时间,电梯一路直达便上到了顶层。

“咚咚咚!!!”

走下电梯,来到了唯一的一扇木门前方,巴蒂.克劳奇敲响了福吉的办公室门。

“哪位?!”

办公室中,福吉下意识赶忙放下了手里的茶杯和报纸,抬起头向着门口看去,语气里还有些不满,似乎没有想到,一大早便会有人敢来敲他的门。

因为按照平时的习惯,这个点应该正是他享受生活的时间。一杯好喝的热茶,一张有意思的报纸,开工前半个小时的时间用来公费摸鱼,足以令福吉有一个好心情,以此来抵抗剩余一天时间在办公室中的枯燥。

而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哪怕其他一些主任,部长,也都默认般的不会在这个时间段光临福吉的办公室,打扰他的安宁。

毕竟,谁让他是魔法部的部长呢,就算是心有不满,在这种末枝小节上也只能是无可奈何……

“是我!”

巴蒂.克劳奇在听到了福吉的声音之后,便停下了敲门的举动,坦言说道。

随着声音传入办公室内,福吉的神色先是微微一滞。紧接着便赶紧有了动作,一边顺手拿起放在旁边“备用”的一摞文件压在了那张报纸上,一边继续继续朝着门外问去。

“你找我有什么事?”

只不过,这一次,声音中再没有了一开始的不满,而是惊讶了起来。

要知道,做了好几年的上司,虽然仍旧对巴蒂.克劳奇怀有忌惮,但是对方的脾气他也摸得清清楚楚。

福吉知道,那个家伙的是瞧不上自己的。甚至可以说是对于他的领导嗤之以鼻………心中的骄傲令他从来都不会亲自登门拜访。

除了极个别需要亲自对交的工作外,他鲜少会出现在这个地方……这个原本应该属于巴蒂.克劳奇的办公室。

“我有些事情要问你。”

巴蒂.克劳奇语气依旧,果断且直接的便道明了自己的来意。

“……好吧,请进,克劳奇部长。”

虽然巴蒂.克劳奇猝不及防之下的拜访叫福吉有些莫名其妙,但是他还是选择破例在这个时间向对方打开了自己办公室的大门。

“彭”的一声,在福吉的注视下,办公室的大门被推开到了一边。

克劳奇站在门口,视线与福吉交汇在了一起。

来者并不客气,没有多说什么,堂而皇之的踏入办公室里,向前几步,最后在福吉的办公桌前停了下来。

他第一时间没有说明自己为何事来,而是低下了头,打量起了福吉办公桌前堆叠起来的文件。

“克劳奇部长,你最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福吉眯起了眼睛,静静的看着对方放肆的举动,沉声说道。

克劳奇依旧没有说话,也不理会福吉语气中极为明显的不满,而是依旧望着那堆文件。

突然,他的手动了起来,眼疾手快,在福吉还未反应过来之时,“唰”的一声,从最底下抽出了一张被压得隐约皱起几分的报纸。

报刊最上方《quibbler》(唱唱反调)的字迹清晰可见。

“哼……”

克劳奇的脸上终于有了变化,一时间浮现出了几分嘲讽之意。

虽然没说什么,仅仅是闷哼一声,但其中所要表达的意思,却也是不言而喻……

“巴蒂.克劳奇!!”

福吉的眉头骤然竖了起来,整个人猛的从自己的座位上挺起了身子,愤怒的注视着对方。

虽然无论是身高还是体魄之上,他都不占丝毫的优势,但是至少在这间办公室里,福吉都是绝对的王者,没有任何人能够忤逆他的意思。

“………”

克劳奇沉默了一会,最终还是没有进一步激化和福吉之间的矛盾,选择了退让。

他从自己大衣的口袋里掏出了那份不就之前自己才刚刚在自己家的沙发上读完的报纸,扔了出来,刚刚好盖住了《唱唱反调》,飘飘然呈现在了福吉的面前。

“我猜,你应该还没看今天的《预言家日报》吧?”

巴蒂.克劳奇平静的开口说道

“哼……”

福吉竖起的眉头降下去了几分,冷哼了一声,也没有再继续追究什么,而是选择顺着巴蒂克劳奇所给出的妥协,幽幽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他支撑着座椅的扶手,待挪动了一番后,选择好了舒服的姿势,才又拿起对方放在办公桌上的报纸,不紧不慢的看了起来。

很快,他的注意力也同样被报纸头版上查理.布莱克硕大的字眼所吸引,跟着读了下去,又仔细看着那两张附在一旁的照片。

越往下看,福吉的眼睛就越大了几分,表情也变得凝重而认真。

那原本随意抓着报纸的手也微微用上了力气,使《预言家日报》两边的位置随着细微的“哗啦”声,变得褶皱起来。

而这一切,自然也被巴蒂.克劳奇尽收入眼底。他默不作声,继续看着对方,同时也等他把这篇文章全部读完。

此刻,一边阅读着上面的文字,一边看着旁边的“招聘启事”,福吉的心中产出了一股不可言语的莫名之感。

这是极为复杂的,像是有两种截然相反的想法同时涌入脑中。一方面,他仍清晰的记得昨天,自己在办公室里和查理.布莱克相谈正欢,最后一起商定此事的情景。

而另一方面,一股不适和心慌却又不知从何而来,缭绕在自己思绪之间,不可消去。

终于……当最后一行字迹收入眼底,福吉缓缓放下了手中的报纸,将他平铺在了桌子上,重新抬起头来看向了巴蒂.克劳奇。

只不过,这一次,他脑海中的复杂已经消散。满意和了然之色从他的眼中透露出来,代表着他心中此刻最为真实的想法。

“我还以为他会过几天才将这个消息发布出去……查理这个小子,效率可真是搞得吓人。”

似乎是忘记了明明不久之前两个人还是一副剑拔弩张的模样。

福吉声音温和,嘴角甚至还带着几分轻笑,调侃着摇了摇头。

“他给了你多少钱?”

克劳奇挑了挑眉头,目光中带着几分不掩饰的审视之色,直接开口问道。

“什么?”

福吉愣了一下,眼神中的满意和了然变成了不解与疑惑。

“别装了……福吉,你这只老狐狸。”克劳奇嘴角向上勾了勾,审视之色依旧不减。

“凭我对你的了解,你绝对不可能做出如此激进的决策……只有那个小子,那个疯狂的家伙,才会有这种魄力做出这种事情。”

他的语气顿了顿,脸上的表情如同对所发生的一切尽是了如指掌。

伸出手,扯了扯自己的衣领,克劳奇继续说道

“所以,别装什么糊涂了……究竟是多大的一笔钱,才能叫你肯答应下来这样的条件?”

然而,令克劳奇没有想到的是,听到了他本该一针见底,直戳痛处的话,福吉的脸上非但没有想象中的惊慌失措,再由慌张变为恼怒,反而是眯起了眼睛,脸上的笑容也愈发灿烂了起来。

“克劳奇……”

福吉开口了,仰着头,望向对方那张自己原本见都不想看见的讨厌面孔,不知为何,他忽然感觉此时这张脸却格外的可笑。

“你以为你一直都能看透我,你以为你比我都要了解康奈利.福吉……”

一边说着,他一边重新拿起了刚刚放在桌子上的报纸,那双胖乎乎的手灵巧的操纵着浑圆的手指,将展开的报纸一点一点的重新叠起,最终叠到了一个巴掌的大小。

“但是很可惜,貌似你并没有你想象的那般了若指掌。而我,也并没有你想象中的愚钝不堪。”

福吉站起身来,弯着腰,将上半身微微前倾,伸直了手臂把那叠成了巴掌大小的《预言家日报》温柔的塞入了巴蒂.克劳奇外衣的口袋里。

“这次,我不仅一分钱都没有收,而且查理.布莱克打算招聘麻瓜和哑炮以此来扩展工厂业务的想法,也是经过了我的授意。”

他如刚刚那般,看着克劳奇的眼睛,只不过,这一次,随着他的话一字一句的从嘴里念出,克劳奇的眼神开始出现了变化,惊讶,质疑,不解……诸多感情从中一闪而过,却是唯独没有了最一开始的了如指掌,和那看透一切的傲慢。

这是第一次!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巴蒂.克劳奇如此的神情。一时间,一股极大的满足感从他的胸中上涌,笼罩了全身。

“好了,如果你这次来找我只是因为这件小事……那我只能请你离开了。”

福吉昂起了下巴,坐回了坐位上,虽然内心已经舒爽的令人着迷,但表面上仍旧是不动声色,平静温和的微笑说道

“因为我接下来还用重要的事情要做……至少要比听你像个小朋友般来找我麻烦重要。”

说完,不再理会巴蒂.克劳奇,继续看起了那尚未读完的《唱唱反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