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陶勇尖声叫了起来。

何雨柱昨儿考核三级大厨都失败呢,这就说明厂领导压根不信任他,起码也是不喜欢他,连个工级都不肯给他,更别说让他担任食堂主任了。

食堂主任那可是科级干部,连妇科病都治好了的啊。

更何况在陶勇心中,食堂之中,何雨柱烧饼,蔡茂德有勇无谋,刘岚只会嫖

剽窃他的智慧,三个人加起来都不如他陶勇,食堂主任之职,舍我其谁。

陶勇不出,奈食堂何!

我陶勇不上位,红星轧钢厂一万多个职工都会不答应的。

他本来以为借这次机会可以挤掉何雨柱,暗算蔡茂德,甚至就连刘岚他都抓住了小辫子,可以轻松的逼迫李富贵选择送自己上位。

万事俱备,只欠宣布,突然间何雨柱说他是食堂主任了,还把任命文书拿了出来,陶勇的内心是崩溃的。

他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惊慌,越过众人,跑到何雨柱前面。

“看吧看吧,可怜的少年哟,面对现实吧。”

何雨柱怜悯的摇了摇头,优雅的将文件递给了陶勇。

陶勇接过来一看,先是一愣,下一刻笑了出来。

“何雨柱,你是不是傻,这哪里是任命文书,这是一纸建议,说是给把一个六级工的名额然给某人的建议。”

陶勇笑了,笑的十分开心。

狗日的何雨柱,不识字就老老实实的做个厨子得了,这下丢人现眼了吧。

他十分欣赏何雨柱错愕的表情。

作为胜利者,看着老对手吃瘪是多们开心啊。

马华等人也啊的一声有些失望,看来是师傅搞错了,他毕竟不识字啊。

“真的么,我不相信,老陶,你再念念我听听。”

何雨柱好像是不死心的赌徒,眼红的要跟人拼命。

“老何啊,别这样,想开点,认真想想其实你不是主任也不是啥坏事,毕竟以你的能力也做不好主任这个位置不是。”

陶勇感觉自己太善良了,都会安慰自己的老对手了,越来越有领导的模样了。

他十分开心的拿起文件,对着众人大声的读了起来。

“……红星轧钢厂厨师何雨柱同志,工作期间勤勤恳恳,政治立场坚定,品德优秀,个人业务技能突出,经研究决定,特批何雨柱同志为三级大厨……”

陶勇一开始是高兴的,只是越读越是感觉不对,到了最后,甚至连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相反,食堂里的其他人先是沉闷,然后是不可置信的你看我我看你,到最后都发现不是自己听错了,这才笑出花来。

要不是怕打扰陶勇念诵,大家伙都要击掌相庆。

唯一不受影响的只有何雨柱了,只见他依然是一副担惊受怕的表情,催促陶勇,

“陶师傅,你快念啊,不要停,不要担心我,我受的住这个打击的。”

“你受的住,可我特么受不住啊。”陶勇都快要哭出来了,就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

只是看到文件上的落款,陶勇就再也没了顶撞的勇气,用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冲着何雨柱嫣然一笑。

“是,何师傅,我这就念。”

陶勇继续念道,“落款人李云龙,盖的章子是……是冶金部的公章!”

陶勇抬起头,看神仙一样的看着何雨柱,很想抓住他的领子问他这章子哪来的。

至于李云龙这名字,他倒是没听过,还没张大彪好使呢。

“冶金部的公章!”

听到这里,张大彪等人也不淡定了,扑上去观看。

左看右看没发现为什么不妥,这才围绕着何雨柱欢呼起来,甚至想要把何雨柱抓起来举高高。

只有何雨柱一个人不高兴,打住了众人。

“我说你们高兴个什么劲,这又不是食堂主任的任命文书,有什么可高兴的。

哎哟喂,我到手的主任飞了,这可咋办呢。”

何雨柱哭天喊地,硬是挤出几滴眼泪来。

这就看的张大彪等人很是无语,冶金部亲自给你让出来一个三级大厨的名额,你不该高兴么。

这可比食堂主任含金量高多了。

科级干部年年有,可能惊动冶金部专为一个人出一个三级大厨名额的,全中国也是蝎子屎独一份。

“哦,对了,我可能刚才拿错了,我这里还有一份文件。”

何雨柱懊恼了一会儿,似乎才想起来,连忙从怀里再掏出一份文件。

他看了看,没有递给最近的张大彪,还是走到了陶勇的面前,递给他,“陶师傅,劳驾,这份文件您看看对不对,给我念念。”

“嗷……”

陶勇认命的接过文件,只看了一眼,就全身都颤抖了起来。

“怎么了,陶师傅,这文件有问题,还是上面沾了顶级毒药鹤顶红,碰了的人就会中毒?”

何雨柱关心的看着他。

“没,没事。”

陶勇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悲观,咳嗽一声念道:

“各位同志:

经厂领导商议决定,现将何雨柱同志任命公布如下:

决定任命何雨柱同志为厂食堂代理主任,统管我厂第一、第二食堂以及厂办养猪场的日常管理工作……

何雨柱同志是一个认真负责的好同志……”

陶勇念到最后,都要感动的哭起来。

他多希望是自己眼瞎了,可是,任命书上白底黑字的写着“何雨柱”,而不是“陶勇。”

可惜,自己没瞎。

这事是真的。

陶勇叹息一声,十分的失落。

他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等到再次睁开的时候,就已经恢复了镇静,脸上堆满了和煦的笑容。

“恭喜何主任,贺喜何主任,您已经被厂领导任命为咱们食堂的主任了。”

“真的?”

“真的!”

“我读书少,你可不要骗我。”

“何主任,我真没骗你。”

迎着陶勇认真的脸庞,何雨柱拍了拍陶勇的肩膀,“小陶不错,辛苦你了。”

何雨柱拿过任命书,再次放回了自己怀里,转身向最前面走去。

陶勇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小陶,小陶……我叫陶勇,不叫小陶啊。”

他想仰天大吼,可惜,现实中他却只能露出更谦卑的笑容。

何雨柱成主任了,一切就都不同了,自己已经没有跟他掰手腕的资本,那么就老老实实的听话,再寻找时机吧。

“师傅,我就知道您不可能出事的,您太牛了。”

马华兴奋的抓着何雨柱的衣襟语无伦次。

他到现在都感觉还在梦中,今儿的一切发生的太过魔幻,魔幻的让他难以置信。

先是师傅一个上午都没来,他就有些担心。

然后是蔡茂德和陶勇两人抓住自己等人的失误,想要把自己等人赶出厨房;

再然后是师傅横空出世,用三寸不烂之舌骂的蔡陶两个老家伙服服帖帖;

之后又是来回的拉锯,直到现在,自己的师傅用食堂主任的绝对优势,把蔡陶两人一棍子打入深渊,锁定胜局。

现在回过头来,其实哪用的着那么麻烦,师傅只要一回来扔出食堂主任的任命书,那就大局已定,任凭蔡陶二人怎么折腾也闹不出半点浪花来。

之所以会有刚才的拉锯战,是师傅在逗他们玩呢。

就像猫捉老鼠似的,你在玩命,我却在消磨时间,境界就不同。

师傅真乃神人也!

马华由衷的感叹。

马华都想出了其中的道道,更别说食堂里的其他老油子了。

一个个看向蔡茂德和陶勇的眼神都带着怜悯,被何雨柱轮了一遍也怪可怜的。

蔡陶两人被看的十分难受,沉默的捏住拳头不说话。

张大彪摇摇头,心中已经明白了一切。

本来他见何雨柱让陶勇读文件他就觉着不对。

何雨柱自学成才,认识字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他还给曹金等人改过文稿呢,比如“四九厨子百千万,见我也须尽低眉”之类的就是他编的。

像他张大彪的“二营长,我的意大利刀呢”也是何雨柱起的,虽然不知道其中的意思,但张大彪却不认为何雨柱会认不全文件上区区几十个字。

他觉得何雨柱这么做绝对有深意。

到现在他明白过来,哪有什么深意,何雨柱特么的纯粹是闲的无聊,故意恶心蔡陶两人呢。

当然,也不排除他故意陷入被动,看看厨房里的人谁忠谁奸。

张大彪庆幸自己站对了。

何雨柱这手段,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别说蔡陶两人,就是再加上李富贵和刘岚,也不够他玩的。

关键是人何雨柱有手段,更有能力,不仅他张大彪,就是全厨房的人都服他。

他坚信,甭管谁来,在红星轧钢厂食堂这一亩三分地,都得听他何雨柱的。

他太强了,太硬了,太粗了。

“所有人集合,院子里开会。”

何雨柱这时候也没了表演的兴致,只是淡淡的吩咐一声,顿时全体的人都忙了起来,麻溜的往院子里跑去。

何雨柱看着这一切,一股前所未有的满足感油然而生,这就是权力的味道啊,如此甘美。

一声令下,甭管有事没事,所有的人都对自己的心意行动,这种成就感,远不是吃好喝好能够比拟的。

难怪二大爷刘海中念念不忘的就是混个一官半职,这不能怪他,实在是相差太大了,忍不住也正常。

“嗯,今儿回去还是要找个机会跟二大爷聊聊,我一个普通人一跃成为食堂主任的心路历程,他肯定会喜欢我跟他分享的。”

何雨柱若有所思。

然后就见到张大彪轻手轻脚的走过来,小声的道:

“何主任,除了刘岚和二食堂的,人全都齐了。”

“嗯。”

何雨柱应了一声,踱步来到院子里,就发现一食堂一百五十六人全都到齐了。

且一个个目光炯炯的看着自己。

一种成就感油然而生。

“同志们,我有一个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