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迎着众人瞩目的目光,何雨柱开始了他的就职演讲。

“我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我和父亲还有妹妹,三人相依为命,可惜没多久,我父亲跟人走了,只留下我跟妹妹两个小孩子……”

“放旧社会,等着我的多半是去乞讨,然后在某个阴雨天死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

等待我妹妹的,恐怕就是人牙子,给人当丫鬟,或者干脆卖到青楼去……”

何雨柱笑笑,脸上露出惨淡的笑容,“反正结果都不会太好。”

“当时我想我完了,我这辈子没希望了……”

何雨柱娓娓道来,让食堂里的人都听的入神,大家伙还是第一次听到何雨柱介绍自己的身世,有些类似的更是心有戚戚。

何雨柱不管他们,继续道:

“所幸,新中国的阳光照到了我们两个可怜人身上,组织没有放弃我们,送我进厂里食堂当学徒,送我妹妹去读书。”

“当时我就想,咱这条命都是新政府给的,咱这辈子就给新政府卖命得了。

咱人笨,天赋有限,别人看一遍就会的东西,咱要看五遍六遍,甚至要练上百遍才能上手。

为了摸索出一道菜的窍门,经常在冬天里下水,手指冻开流出血水来是常事。”

“有时候为了向大师傅请教问题,更是不惜厚着脸皮,站在他门前求教。

大师傅一开始不肯教我,我就站在门口,直到大师傅被我的诚心打动,终于指点一二……”

“我的学徒过程,没有一帆风顺,当余之从师也……”

何雨柱很无耻的剽窃了宋濂的《送东阳马生序》,略加改编就用大白话讲了出来。

这篇千古名篇,能流传几百年自有其道理,胜在言辞质朴,感情充沛。

何雨柱翻译出来,听的食堂里的人神色动容,看着何雨柱的目光更加钦佩,这种苦出身,然后完全靠着自己努力出人头地的人天然的就能获得大家的好感。

“直到如今,总算有了一手吃饭的本事,但是我发现,只是实现我个人理想远远不够。

一个真正的有格局的人物,一个真正的革命战士,他应该有更高的格局。

我有一个梦想,我梦想咱们食堂里能真正的实现平等,不论是大师傅,还是学徒工,他在人格上都是平等的,都有使用灶台、菜刀和大褂,来磨练自己厨艺的机会;”

何雨柱说到这里,厨房里的人目光一致的看着蔡陶二人,两人羞愤欲死,恨不得找块地缝钻进去。

“我有一个梦想,我梦想……”

何雨柱却不管他们,继续一个个排比轰出去,一下子就把这群半文盲轰晕了。

马丁路德金的这篇演讲是1971年出现的,甫一现世就如一道惊雷,横扫美国南北东西,更是流传到世界各地。

直到二十一世纪,都是各种演讲活动的模仿经典,放到红星轧钢厂的厨房,那无疑是高射炮打蚊子,暴击率999。

何雨柱的目的达到了,食堂里的人此时此刻,没有一个人对他有任何抵触,就是蔡陶二人也自惭形秽,觉得自个儿实在是太龌鹾了。

何雨柱自然趁胜追击,趁热打铁,宣布了三条新规定。

第一是废除轮值大厨值班制度,把管理权收了回来,蔡陶两人自此失去跟何雨柱抗衡的资本。

两人面如死灰,却不敢多说,本来轮值大厨的制度就是因为食堂主任空缺,如今新主任有了,他要收回去那是天经地义。

第二是宣布废除陈规陋习。

食堂里再没有专灶、专刀这些潜规则,所有的人只要出于工作方便,都能正常的使用公用器具,再不会出现任务紧张,却有大厨厨具空闲的现象。

第三是强化组织管理,详细给厨房的人员做了分工,明确了各个岗位的职责,并安排了小组长加强管理,杜绝推诿扯皮以及磨洋工的现象。

何雨柱更是打算,接下来将各个岗位的职责用文字的形式写下来,让众人背熟。

何雨柱的新规定敲定,许多老油条面有难色,因为这样一来他们就没有理由把工作推给别人自己偷懒了。

更多的职工却是高兴起来,终于不用做那么多份外之事了,心中真正的感激何雨柱成为新的主任。

“陶师傅身体不好就不要留在厨房里了,就去厂办的养猪场养猪吧,正好前些日子母猪产仔,您经验丰富,有您去负责母猪的产后护理,我也放心。”

何雨柱看向陶勇,眼神之中透露不可能妥协的坚定。

陶勇闷哼一声,无可奈何的点点头。养猪就养猪,总比留在食堂里天天被何雨柱奚落强。

总有一天,我陶勇会踩着七彩祥云回来的。

“蔡师傅你呢,做事细心,这样吧,以后你就负责采买这一块,没问题吧蔡师傅?”

何雨柱看向蔡茂德,蔡茂德不可置信的抬起头,“何,何主任,你真的让我去采买?”

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食堂采买是油水丰厚的岗位,历来都是食堂主任兼任,或者心腹中的心腹担任,何雨柱上位,怎么也轮不到他蔡茂德这个仇人吧。

“蔡师傅,我布置工作的时候请认真倾听,不要走神,如果有下次,记一次纪律处分。”

何雨柱威严的训斥,蔡茂德却受宠若惊起来,连连保证以后不敢了。

这一幕带给大家最直观的冲击,食堂确实是变天了,连以前最强势的蔡茂德都屈服了,这食堂,以后就何雨柱说了算。

只有陶勇愤愤不平,凭啥蔡茂德可以去油水很足的采买,自己却只能养猪,当一个铲屎官,差距也太大了。

他怨恨何雨柱的同时,连好基友蔡茂德也恨上了。

何雨柱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没有半点意外。

这是阳谋。

他就是要将蔡陶两人分开,让他们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如此一来,不用自己离间,两人的关系再也回不去了。

而两人不能联手,在厨房里的影响就会无限降低。

同时也是拆散蔡陶两人跟李富贵和刘岚的联盟。

要知道现在食堂的采买是刘岚在负责,其实就是被李富贵控制了。蔡茂德抢了刘岚的位置,李富贵和刘岚指不定恨死他了,更别说再像以前那样沆瀣一气。

另外还有一个好处,就是这样做不会给厂领导造成一种食堂姓何的印象,简直是一举数得。

接下来,他又安排张大彪和马占奎接替蔡陶两人空出来的位置,还给刘岚留了一个掌勺大厨的位置。

又让马华担任配菜组的小组长,曹金三人也被何雨柱加了担子,众人是皆大欢喜。

就连平时和何雨柱走的不亲近的人也充满了干净。

因为何雨柱的改革,食堂里多了许多小组长之类的负责人,这种职位厂里是肯定不承认的,也没有额外的工资和福利,不过却人人趋之若鹜。

不说担任小组长之后高人一等的快感,就是何雨柱承诺的剩余饭菜的分配,担任小组长的人也有优势,可谓是里子面子都有。

现在大多数小组长还没确定,或者是代理,大家伙都卯足了劲表现呢。

张大彪看到这里,就知道何雨柱已经彻底掌控了食堂,就是李富贵现在赶来也没用。

以往,李富贵掌控食堂靠的是刘岚和蔡陶两人。

现在蔡陶被拆散,其中蔡茂德还抢了刘岚的位置,双方能不打起来就不错了,更别说合作。

而刘岚,失去了采买这个掐住食堂脖子的手段,反而去做掌勺大厨。凭她的厨艺,怕是会在掌勺的过程中错漏百出,随时都会被何雨柱抓住小辫子,再也不能跳脱,也算是废了。

没有了帮手,没人听他的话,即便李富贵是副厂长,恐怕食堂里也不会有人听他的。

那时,他李富贵还不如他张大彪一个厨师班长说话管用,还拿什么跟何雨柱斗。

“何师傅是高人呐,我这一波跟对了。”

张大彪很是高兴,他选择跟着何雨柱,除了确实佩服对方的厨艺外,也是觉得他能力出众,在食堂站的稳。

现在回报来了,他成了厨师班长。

“好了,都散了去做事吧。”

何雨柱挥挥手,众人星散,都抢着表现,希望能被何雨柱看到,尽早抢一个小组长的位置。

“老蔡,赶紧联系刘岚,叫她回来做移交,我要你立刻进入角色,保证每天的菜都尽量齐全,质量上乘,你能做到吧?”

何雨柱喝了口茶,带着蔡茂德向二楼的主任办公室走去。

二楼除了三个领导包厢之外,还有一个大套间,最里面是主任办公室,外面则分割成了两个小房间,是出纳和会计的办公室。

出纳是一个中年大妈叫刘姐,会计则是一个初中生叫小冯。

两人看到何雨柱上来,立刻甜甜的叫主任,看着何雨柱热情的不得了。不熟悉的人根本就想不到,以往这两人为了跟何雨柱争包厢的油水,没少编排何雨柱的不是。

现在何雨柱转身成了主任,两人立刻跟没事人一样,叫的那个甜呐,何雨柱看了都有些不适应。

“果然我升官之后,世界都成了好人。”

何雨柱笑笑,有不跟她们一般见识。这两人都是科员,属于厂里委派的钦差大臣,他只有微小的管理权力,面子上过的去就行。

蔡茂德隐秘的到了眼刘姐的大屁股,旋即恭敬的道,“何主任您放心,刘岚不敢不听我的。”

“哦,那就去办吧。”

何雨柱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心知蔡茂德多半是抓住了刘岚的小辫子,不怕她不服软。

这些人都是人才啊。

嗯,等自己位置稳了,就把蔡茂德派去种菜吧,厂办蔬菜园还是有必要办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