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历史无数次的证明,画大饼是有用的。

何雨柱放了几个小组长的位置给大家抢,直接导致食堂的战斗力暴涨,晚上的饭菜完成的比以往早了十几分钟,而且质量有大幅度的提高。

起码,菜是洗干净了的,白菜帮子和土豆也都煮熟了,就连打菜的时候都是一脸的笑意,这幅诡异的模样,让来这里吃饭的人都瘆得慌。

陈松平时是很少来食堂吃饭的,他得回家吃老婆的爱心晚餐,要不然老婆就不会那么爱心了。

不过,今儿晚上他值班,也就陪着孑然一身的沈俊如来食堂吃饭。

刚到这里,就听到了何雨柱升任食堂主任的消息。

“我这老弟行啊,昨儿丢了三级大厨的工级,俺们还安慰他来着,转眼就成了食堂主任了。”

陈松十分羡慕。

别看他陈松是保卫处的一个科长,也是正科级干部,但论实权拍马也赶不上何雨柱这个新上位的食堂主任。

保卫处是一个处级单位,他陈松虽然是一线战斗部队的退伍兵出身,还是战斗英雄,是保卫处副处长的强劲竞争人选。

不过,即便如此,有一个处长,几个副处长压着,他陈松顶多也就管管手下的五个兵,捞不着半点实惠。

哪像何雨柱,手下一两百号人,还管的是吃的,即便是有会计和出纳管着,还有纠风和审计盯着,他拥有的权力也不是陈松可以比拟的。

“有实力的人只要运气来了,起来是迟早的事,更何况他还有一个更加强大的师傅给他出谋划策。”

沈俊如面有得色,就差直接指着自己的脑袋告诉陈松,何雨柱的提拔有自己的一份功劳了。

心中想的却是昨儿何雨柱跟自己说的话。

依稀记得,自己好奇的问何雨柱受了委屈为啥不去厂领导那里闹一闹,何雨柱当时的回答是要讲政治顾大局,领导是不会亏待我们的。

当时他还以为这是套话,现在一看,特么的哪是套话,领导不仅没亏待他,就差直接喂饭给他吃了。

“这其中一定有猫腻。”

沈俊如有些酸溜溜的想着。然后就被何雨柱看见了,迎进了他的办公室。

“老弟你的意思是说,你能当上主任,全都是杨厂长的欣赏?”

陈松听了何雨柱的解释,眼睛灼灼的看着他。

“没错,老陈还有老沈,你们也可以在这方面用力,杨厂长现在是求贤若渴啊,你们都是有本事的,只要拿出态度来,我想杨厂长是不会拒绝你们的。

老陈你当了七八年的侦察兵,又会一身武术,保卫处的人都服你,这点大家都看在眼里,

还有你老沈就更不用说了,第一代的工科大学生,还是七级钳工,回去收拾一下,不要再自我放逐,机会很快就会落到你头上。”

大领导的事何雨柱半个字都没有替我,把自己当上主任的一切都推给了杨厂长,说明了他求才若渴,用人惟贤。

陈松和沈俊如都不是笨人,几乎是秒懂,心中都灼热起来。

何雨柱更是承诺有机会的时候会给两人提一嘴儿,两人大喜,只觉得何雨柱这个朋友美白交。

陈松更是拉着何雨柱的手,说要自己老婆给他介绍婆娘。

“老弟,不是哥哥说你,你也老大不小了,该讨个婆娘了,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孩子都会打酱油了。”

“而且咱们的传统是男人结婚之后才会真正的成熟,你要是拖的久了,会有闲话的,会影响你进步。”

陈松说的很郑重,何雨柱点点头,他也感受到了压力。

就刚刚,知道自己是食堂主任科级干部之后,自己连打饭都不得安生了,排队的大姑娘小媳妇都是用挑牲口的目光看着自己,差点就扑上来扒衣服。

有那滚刀肉的老娘们,就差点问自己腰力好不好,要不要大姐给你介绍一房媳妇了。

何雨柱立刻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了砖石王老五,奇货可居了,要是再不结婚,怕是会让全场的女职工胡思乱想,辗转反侧的。

“老弟,你都给哥哥说说,喜欢什么样的,我叫你嫂子在供销社好好给你找找,她们那里净是女同志,保准给你挑个好的。”

陈松拍胸脯保证。

何雨柱眼睛一亮,供销社的女孩子好啊,这个时代能进供销社的本身家庭条件就不差,娶了之后起码生活物资上就会比其他人宽绰许多。

“我的要求不高,前凸后翘,肤白美貌,最好有初中以上的学历,起码是小学毕业以上水平,要不然结婚了也没有共同语言。

对了,还得贤惠,脾气好,不能一点就着的炮筒子。

年龄嘛,控制在十八岁左右,最高不能超过22,我需要一个不灵不灵的水灵妹子。”

何雨柱把他简单的要求说了出来,就看到陈松两人不停的翻白眼。

何雨柱就不忿了,娘的,婚姻嘛,别说的那么神圣,说穿了就是门当户对,公平交易。

只是为了以后生活过的去,找个爱情当幌子,有块遮羞布罢了,实际上还是商业交易那一套。

何雨柱自认为自个怎么也是科级干部,配个美貌的理所当然。

至于学历要求,他都降低了不少,要知道这年代要想当干部,一般都是要有初中以上水平的。

十八岁的年龄要求,纯粹是何雨柱觉得自个心里年纪相当年轻,找一个同样年纪的,更有共同话题。

“老弟,你这眼光也太高了。”陈松龇牙咧嘴,有些后悔把这事揽身上了。

他怎么知道何雨柱这厮长的挺丑,想的倒挺美。

不仅要人漂亮,性格好,还要有学历,我要是能找到这样的,早特么自个上了,还轮得到你。

“我不管,反正这事是你自己主动提的想,还打了包票,可不是我逼你的。

实在不行,你就问问嫂子还有没有妹妹啥的,我看嫂子就长的挺好。”

何雨柱嘿嘿一笑,很是猥琐。

“滚蛋,你嫂子你也敢编排,找打吧你。她妹妹倒是没有,还没结婚的弟弟倒是有两个,你要不要嘛?”

陈松说到这里,倒是心中一动,想起了自己妹妹来。

不过自己妹妹是自己一家的骄傲,长的漂亮,还是大学生,眼高于顶,怕是看不上何雨柱。

陈松有些惋惜,自个家家庭成分不太好,祖父给资本家当过管家,父亲更是和资本家的公子玩大的,自己好不容易混进军队里镀金,总算把身上的颜色染红了不少。

但还不够。

最近他总是感觉气氛越来越紧张,有些不安。

给妹妹找个根正苗红,政治素质过硬的夫家一直是他的重大心思。

他之前根本没考虑过何雨柱,现在经何雨柱这么一说,他就起了心思。

何雨柱根正苗红,那是三代雇农,在成分上可是仅次于那些革命家庭了,这可是闪闪的一道护身符。

更别说何雨柱厨艺通神,现在又升了主任,是个科级干部,还跟杨厂长亲近,前途远大,勉强配的上自己妹妹了。

要是两人结婚了,妹妹受不了委屈,自家也能多一层保障。

不过考虑到妹妹执拗的性格,陈松不敢做主,怕会适得其反,寻思着找个机会让两人见见面再说。

何雨柱怎么也想不到,有些人表面上称兄道弟,心底却龌鹾的想让自己当妹夫。

送走陈松和沈俊如,何雨柱直到盯着厨房安排好一切,这才起身往家里走去。

从厂里到四合院走了差不离半个小时,何雨柱这才觉得要尽快安排上自行车了。

要不然这一来一去太耗费时间了。

回到家里,何雨水早就回来了,正在麻利的做晚饭呢。

何雨柱瞄了眼,是窝窝头和咸菜,顿时就觉得嗓子眼疼。

食堂里准备有一日三餐,其中午餐的任务最重,因为午休时间短,下午还有工作,为了腾出时间休息,大多数人都是在食堂填饱肚子,随便找个地方眯眯应付过去。

至于早餐,大部分人都在家里对付,而晚餐,多数也是单身汉或者晚上要值班的工人才会在食堂吃。

何雨柱也是一样,基本上是回家吃,以前是为了给秦寡妇带吃的不敢耽搁时间,现如今则是为了和妹妹一起吃饭,培养感情。

要不然一天三顿都不在一起吃饭,再亲的亲人这感情也淡了。

只不过,要何雨柱天天吃窝窝头,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雨水,把这些菜热一下,再砸个鸡蛋汤,咱们今儿吃顿好的。”

何雨柱将手中的剩菜剩饭递给何雨水,这些都是从大领导那里打包的。

大领导子女都不在身边,只有夫妻两个吃饭,中午剩下的一大桌子菜根本就吃不完,何雨柱干脆就不要脸的提出要帮助大领导一起消灭。

他摆明了要占便宜,大领导却不以为意,相反还很高兴,更是亲手帮着打包,最后到了何雨柱的手里的剩菜剩饭的份量足够一家五口饱饱的吃上一顿了。

何雨柱手里这还是给张大彪马华等人分了一些的结果,要不然还要多上一倍。

“哇,东坡肘子、回锅肉……这么多啊,哥你不会是打劫了哪个国营饭店吧。”

何雨水脸上满是惊喜,口水不争气的流出了。

她上午吃的就是纯素的窝窝头,想肉吃都想疯了都。

“瞧你那点眼力,国营饭店那些破厨子有这个厨艺把东坡肘子做的这么好吃?这都是我亲手做的。”

何雨柱没跟她说大领导的事情,这事儿一定要保密,自己知道就行。

“哦哦。”

何雨水小鸡啄米的点头,还觉得这么多好菜就不用弄鸡蛋汤,太浪费了。

“没事,今儿咱们家有喜事,咱们敞开了吃,敞开了喝。”

“喜事,啥喜事,难道哥你要跟海棠姐结婚了?”何雨水高兴的跳了起来。

何雨柱被噎了一下,没好气的敲敲她的脑袋,“想哪去了,不是这事,是你哥今儿正式升任食堂主任,而且我的三级大厨的工级也下来了。”

何雨柱很豪气的把三级大厨的任命书拍在桌子上,等待着妹妹崇拜的目光,哪知道等了许久,才发现妹妹古怪的望着自己。

“哥,你是不是傻,你现在是干部了,拿的是行政工资,三级大厨对你来说没用了?”

何雨水看着老哥一脸的无语。

何雨柱也愣住了。

是啊,这三级大厨的证书对自己没用了!

心中涌起一股淡淡的伤感和失落。

他发现自己成了干部了,已经脱离了工人的行列,从今以后只能清茶一杯报纸一张整天无聊的呆办公室,想啥时候上班就啥时候我上班,想啥时候下班就啥时候下班,再也没人敢监督自己,自己也再也享受不到九九六福报和磨洋工的快乐了。

真是,真是好无奈啊。

“喂老哥,你这是什么表情,当了干部不好么,你看起来不高兴的样子?”

“小妹你还笑,不懂大人的事,其实我最怀念的还是今天之前做厨师的日子,只要炒菜就行,不像现在,每天一睁眼就要告诫自己不要迷失在厨房众人的马屁声中……

这感觉,真是太痛苦了。”

“这是人话么!”

何雨水很想把自己手中的锅铲呼到何雨柱脸上,太特么气人了。

她只能眼不见为净的走开,将那些肉菜热了,顿时又有熟悉的肉香从何家飘出,弥漫的四合院里到处都是。

“柱子这是发达了啊。”

闫埠贵羡慕的扫了眼,继续跟自己的棒子面较劲。

一大爷摇摇头,他觉得自己的计划要加快了,要是何雨柱升主任的消息传出去,怕是媒婆都能把何家的门槛踩烂了,到时候要是看上了哪家姑娘,秦淮如就彻底没戏了。

秦淮如家里,正要做饭,贾张氏忽然叫骂一声。

“妈,怎么了?”秦淮如闻着香味有些心不在焉。

“米缸空了。”

贾张氏一脸铁青的走回来,坐在炕上。

“米缸空了?”

秦淮如终于回过神来,旋即不可置信的道,“不可能啊,昨儿我还看了呢,咱们家的米还能对付三天啊,妈你是不是看错了?”

她疾步走到米缸前,打开探头一看,发现果然是空空如也,一点面粉灰都不见,耗子看了都流泪。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秦淮如有些失控的叫出声来,质问的看向贾张氏,贾张氏整天都守在家里,她最清楚。

“棒梗回来的早,一直喊饿,我就琢磨先给他做点吃的垫着,吃了一次还不够,就多下了点面粉……”

贾张氏厚着脸皮道。

今儿她想偷吃,原本是打算吃一点的,没想到越吃越不够,到最后就发现吃多了,反正瞒不住了,心底一横干脆把所有的棒子面都干掉了。

这才造成如今的结果。

当然,事实是这样,责任肯定要推给棒梗,她一个兢兢业业的奶奶形象,可不能变成贪吃鬼。

“妈,你,你是要逼死我么!”

秦淮如瘫软在地上,这可怎么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