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今天何雨柱总算是明白了知易行难的道理。

他集中了全食堂所有人的经验,汇聚了一百多种常见肉类、蔬菜、水果,以及其它可食用的东西,然后按照时令排布。

基本上是按照春夏秋冬以及过渡季节来排列,发现几乎每个时段都能对应上最少十几种食物,何雨柱顿时就头都大了。

一些常用的食物的色彩、对应的五脏,以及其功效,何雨柱是大略了解的,但是大多数都是知之不祥,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层次。

这样的水平自己做菜吃足够了,要拿出来卖,拿出来指导食堂去应对整个厂一万多号人那肯定是不够的,会出洋相的。

自己作为这个活动的发起人与主办人,肯定要对这事负责,要是自己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人家工人多半也不会相信,效果就大打折扣。

更别说,这些菜的弊端他也了解的不是很清楚,万一弄错了搞出事来就好心办坏事了。

“列出了菜单,还是要找几个经验丰富的老中医把关,让他们审核菜谱,确认万无一失才能行动。

最好是能找几个退休了又闲不住的老中医在食堂门口坐诊,给每一个来吃饭的工人简单诊断一下,给他们推荐合适的菜谱,就能做到对症下药,有的放矢了。”

何雨柱想着,就发现自己之前想的太简单了。

果然,想做点事实在太难了,要不然古往今来的人跑官都用贿赂这招,而不是凭政绩,搞政绩太难太累,还容易出事。

不过话既然放出来了,张大彪等人又是摩拳擦掌,兴致盎然,何雨柱自然不会打击士气,直接做了分工,让张大彪负责炒菜,教会大家各种菜的制作方法。

又叫蔡茂德负责采购,每天必须保证菜谱上需要的蔬菜肉类齐全。

至于寻找老中医的事情就自己包了。

正在他思考的时候,刘岚却气冲冲的跑了进来。

嘭!

一巴掌拍在桌面上,上面的菜单砰的一声跳了起来。

“姓何的,你凭什么不让我采买,还让我去炒菜!”

刘岚凶神恶煞的对着何雨柱咆哮,她自从傍上了李富贵,一向是早上菜买好了就走人,从来不在食堂里多待半刻钟,生怕被油烟腌入味似的。

昨天何雨柱重新安排食堂分工的时候,刘岚根本就不在现场,这还是刚才按部就班的来到食堂这才发现,自己的职位换成了掌勺大厨,不由地气的冲进来找何雨柱理论。

“是刘岚啊,你先坐,喝口水消消气。”

何雨柱亲自给刘岚倒了杯开水,送到了刘岚面前的桌面上。

刘岚瞪了他一眼,顺势坐了下来,声调没刚才那么高了,却依然还是语气不善的道:

“何雨柱,别来这套,我告诉你今儿你要是不把话讲清楚,老娘跟你没完。”

“你说的是轮换岗位的事情吧,这事昨天你不在,不知道情有可原。”

何雨柱并没有跟刘岚针锋相对,而是平心静气的跟刘岚讲起道理来,

“昨儿是我当上食堂主任的第一天,按照惯例召开了食堂民主生活会,会上大家踊跃发言,各执己见,很是热闹。

会上提出了很多宝贵的意见,其中就包括轮换岗位的事情,大家都一致同意实行岗位轮换制度,让食堂所有符合条件的人都能有机会尝试各种岗位工作,这也是响应厂领导文件精神,给予年轻员工更多机会嘛。”

何雨柱心中冷笑着,他早就知道刘岚被撸了油水丰厚的采购岗位,换到了又脏又累的大厨岗会闹起来,所以早就做好了准备,昨天他的安排直接变成了民主生活会,还叫所有人都签了字按了手印。

可以说,昨儿的工作安排都是何雨柱的安排,但是程序上却是食堂所有员工一致同意的。

刘岚要是闹将起来,那就是不服从食堂集体决策,和不服何雨柱是截然不同的两件事了。

刘岚不过是个没啥文化的妇女,仗着有点姿色勾搭上了李富贵这才横了起来,哪里斗的过何雨柱,看到他丢过来的会议记录早就傻眼了。

她虽然文化有限,却有知道有了这个会议记录,自己就是将事情闹到厂领导那里也讨不了好,可是要她放弃采购的位置却是死都不甘心。

“这样吧,集体决策的事情不可能立刻推翻,你现在掌勺大厨的位置上先做一段时间,等到下次轮岗的时候我首先推荐你去,好吧?”

何雨柱循循善诱,刘岚知道这是何雨柱最后的底线了,只能不情不愿的离开。

“师傅,您今儿怎么,怎么……”马华结结巴巴的,看着何雨柱有些奇怪,话只说半截。

“是不是觉得我今儿好说话了?”何雨柱洒然失笑。

“嗯,嗯。”

马华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你有这个疑问不奇怪,要是按照我的性子,像刘岚这样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娘们,我早就一个大耳刮子过去了,肯定不会跟她平静的讲道理。”

“不过马华,我现在是主任了,那就要用主任的方式去解决这些矛盾,不能再一昧的打打杀杀,要将食堂的矛盾控制在咱们内部,要让外人和厂领导看起来咱们一团和气,这才是食堂主任的第一责任,稳定压倒一切,这点甚至比咱们做好饭菜更重要。”

何雨柱认真的教导自己的徒弟,他知道自己肯定在食堂呆不久,那么马华到时候就代表了自己的意志,他需要尽快成长起来。

“哦,我知道了,师傅。”

马华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他感觉师傅好厉害的样子,但是要说哪里厉害又说不清楚。

打发了马华,何雨柱闪身进了空间,从里面掏出一些粮票、布票和钱来,准备去找李楚。

他认识的人中,也只有李楚是个医生了,他应该是认识一些老中医的,借用他的人脉去找人肯定比自己大海捞针强。

唯一担心的是李楚不过是个年轻的实习医生,在老中医面前肯定是没啥地位的,只能起到向导的作用,要说服老中医,怕是要全靠自己了。

“娘的,我就不信了,放这个年代五十斤的肉票和两百块钱,有哪个老中医受得了这个诱惑!”

何雨柱看着手中的肉票很是肉疼。

他么的,这些票刚从杨厂长那里得到,还没捂热呢,就要送给别人了,饶是何雨柱对这这些东西没有这个世界的人在意,也很是揪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