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李医生,不是我,真不是我……“

易中海有些尴尬的摇头,心想你不提还好,你这一提醒,不是告诉大家我连傻柱都不如么。

”难道是刘师傅?“

李楚恍然大悟。

对了,刘海中二大爷那也是生活经验丰富的老人,有这份眼力也正常。

”不是我,真不是我。“

刘海中差点跳了起来,这不是寒碜我吗。娘希匹的,咱就不该醒的这么快,又被傻柱轮了一遍。

“闫老师……”李楚的目光又看向闫埠贵。

闫埠贵无语望苍天,李医生咱别猜了行吗,再猜就真的没脸面在这个院子里待下去了。

“李医生,是何师傅发现的三人中毒的病因,也是他指挥大伙给孩子灌的水。”

陈松看不下去了,一脸佩服的指向安安静静的何雨柱。

”是他?“

李楚有些不信的看着何雨柱。

脑袋大脖子粗,不是厨子就是伙夫,他懂几种‘茴‘字的写法,懂什么叫食物中毒。

“虾和西红柿不能同时吃,主要是虾肉中含有高浓度的砷,和西红柿中的维生素C结合,会形成剧毒的三价绅,也就是众所周知的砒霜。”

“当然,形成砒霜的可能性不大,所以有人吃番茄虾没事,但是也有极小的概率会使人中毒。”

面对李楚质疑的目光,何雨柱侃侃而谈,口中的专业术语一点也不拗口,看起来文质彬彬,像读书人远胜过厨子。

要不是长的实在太丑,李楚都相信他是个大学生。

不过,却也收起了内心的轻视,和何雨柱攀谈起来。

何雨柱又讲了菠萝和牛奶、猪肉和菊花等一些不能混吃的食物,从原理上讲了成因,又从防治上讲了一些自己的看法。

来自后世的见多识广和成熟的思维方式彻底震撼了李楚,让他对这个厨子刮目相看。

“老师说的没错,民间真是藏龙卧虎,不能小看。”李楚感慨万千。

何雨柱讲的原理在他看来浅薄,但是那种新的东西却是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十分可贵。

旁边陈松等人也惊讶的看着何雨柱,十分诧异他的博学。

有了中毒这个事,真相就水落石出了。

在秦淮如的逼问下,棒梗终于交代了偷东西的始末,然后在他的交代下找到了藏在水泥管下面的洋酒。

“确实是杨厂长的那瓶。”

何雨柱拿起酒瓶子,仔细的看了一遍全是英文的说明书之后跟众人说,

“这里写的很清楚了,1962年,这瓶酒产自法国波尔多庄园,一个叫做埃蒙斯的酿酒师。”

何雨柱说完,就见得全院子的人都张大了嘴,一脸惊讶的看着他。

“何师傅,你懂得英文?”

陈松大吃一惊。

何雨柱懂得混毒的道理他虽然佩服,但是也不是很惊讶,毕竟厨师对于食物了解的深刻一些也不是不能理解。

但是,一个厨子懂得英文那就出人意料了。

啥时候,咱红星厂食堂的要求都这么高了?

其他人也是看着何雨柱,他们心中跟陈松一样好奇,以前的傻柱大字不识几个,更别说英文了。

“略懂略懂。”

何雨柱才不跟他们解释呢。

实际上再怎么解释也很难跟让人信服,干脆就不解释了,脑补怪总是能将所有的事情解释的很合理。

“哥,你肯定偷偷的看我的课本了,对不对!

难怪我好几次发现藏在房间里的书都有翻动的痕迹,我还以为遭贼了呢,没想到是你翻的。”

何雨水一脸嫌弃的看着他,

“下次你可不能再乱动我东西了,我都是大姑娘了。”

众人一听,原来傻柱偷偷的自个补课了,难怪今天他的行为跟以往截然不同,换了个人一样。

他的英文就是自学的吧?了不起请教过妹妹何雨水。

只是光凭自学,就能学到这个程度,何雨柱此人真是个天才呀,以前怎么没发现呢。

众人心中感叹,却连自己都没发现,自个已经慢慢的接受了傻柱不傻的印象。

刘海中恍然大悟,他总算是明白了自己吃瘪的原因——他一个厨子不学习菜谱,研究上英语了。

得亏他骂自己没用英文!

洋酒找出来了,陈松脸上露出一副如释重负的笑容,对于最大的功臣何雨柱更是感激涕零。

“何师傅,这是多亏了您把红酒找回来,要不然杨厂长交代的事就被我搞砸了。”

“我这是傻人有傻福,碰巧遇上了。

我相信即便是没有我,以陈主任您的能力,找出红酒来也是迟早的事,这功劳我可不敢贪了,要不然被杨厂长知道了,是要打板子的。”

何雨柱谦虚的说着俏皮话,一下子就把陈松捧到了天上。

陈松听了舒服的紧,心想传言果然不可靠,人人都说食堂里有一位叫做何雨柱的厨师厨艺好,却是长了一张狗嘴,最不会说话。

现在一看,人家哪里有这么不堪。

他这样都算不会说话,那自己岂不是哑巴。

看着何雨柱的脸庞,陈松心中一动,忽然道:

“何师傅,不知道你会不会做一种叫‘红酒叫花鸡’的西洋菜?”

“红酒叫花鸡?”

何雨柱心中一动,沉吟道:

“实不相瞒陈主任,咱入行二十多年,做过的叫花鸡不下百道,不跟您客气的说,单就叫花鸡,四九城里能比得上咱的咱还没遇到过。”

“不过红酒叫花鸡么,我也是前些日子学英语的时候碰到过,试着做了五六次,只是……

唉”

何雨柱说到这里,长叹一声。

陈松听了猫爪子一样,“何师傅,只是什么,你说话呀。”

“做好之后我尝了一下,水平只有我本身的八成左右,实在是不敢拿出来丢人,要是被我师傅知道了,准得骂我。”

何雨柱有些不好意思,脸上露出一丝憨笑。

只是这一丝憨笑落在陈松眼里却是份外无语。

何雨柱说他做叫花鸡的手艺四九城数得着,虽然红酒叫花鸡才有他平时八成的厨艺,但是考虑到他顶级的水准,八成也是极好的了。

杨厂长交代的任务有着落了!

于是陈松毫无保留的跟何雨柱交代--原来今儿上午杨厂长宴请的是斯拉夫人,为首的是一个高官的女儿,言语间提到一种叫做‘红酒叫花鸡’的美味佳肴。

杨厂长就把这事记在了心里,交代亲信陈松找一个喝过洋墨水的厨子,试试能不能把这道菜做出来。

剩下的半瓶红酒就是故意留给陈松去试探厨子手艺的。

陈松陪客的时候被大鼻子喝的天旋地转,差点没把胆汁儿吐出来,早把这事忘了,

等到醒过酒后无意间看到马华的报告单,知道红酒失窃,当场就吓出一身冷汗。

这才晚饭都没吃,就急匆匆的带着手下来四合院招酒。

本来他对此行已经不抱希望了,没想到有了何雨柱的帮忙,直接就把红酒找了回来,甚至连找厨子的事目前看也差不离了。

“何师傅,这个忙您无论如何都要帮,这一次我陈松这百来斤就交给你了。”陈松十分诚恳的说道。

四九城厨艺顶尖的厨子不少,但是会做红酒叫花鸡这道西洋菜的那就稀罕了,而能够被他陈松找到并请动的可以说几乎没有。

如今好不容易遇到一个,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

“陈主任,感谢的话您就不要再说了,我不爱听。”

何雨柱一脸的不悦,

“咱们都是钢厂的职工,就像亲兄弟一样,帮点忙还要您表示,传出去我何雨柱还要不要做人了。”

“只是天都这么晚了,这鸡从哪里来?”

何雨水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转,指着许大茂的养鸡笼子,“许大哥,那是不是您家的鸡啊?”

娇滴滴的声音惹得许大茂差点打个喷嚏,更让他无语的还有陈松灼热的眼神。

许大茂只能自认倒霉,陈松这是为杨厂长办事,他不敢不答应。

只能强装笑脸的把剩下的一只鸡提了过来。

“给。”许大茂递给何雨柱。

何雨柱看都不看,“烧水,褪毛。”

“还要我褪毛?”

许大茂差点肺都气炸了,只是一想到这是给杨厂长做事,只好把怒气忍了,老老实实的烧水褪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