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你们看,八口锅,分别是木须肉、拔丝山药、麻婆豆腐、腐竹皮和素炒空心菜……

咸的、淡的、辣的、不辣的,带汤还是不带汤的、对火候要求高需要细心烹调的,火候要求不高的……都包含了。”

张师傅倒吸一口凉气,

“天哪,何师傅居然同时将这些要求截然相反的菜肴一起都炒出来了,而且一点都没出错。”

他的眼睛放光,“这种事简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今儿我算是开眼了,这辈子我都值了。

厨神,何师傅就是厨神!”

张大彪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原先还不晓得其中厉害的人听了,俱都呆住了,望着何雨柱闲庭信步的身影,差点顶礼膜拜,“此人恐怖如斯!”

何雨柱自然不知道他们的心理活动,此刻的他全身心的投入到炒菜之中。

第一次尝试同时烹调八种菜肴,何雨柱感觉自己的厨艺也在这种挑战中得到空前的锤炼,有一种触摸到瓶颈的幸福感。

那种挤破薄膜,豁然开朗的成就感不足与外人道也。

他细心研墨其中的每一处细腻的味道。

没一会儿,迥异于以往的菜肴香气散发开来。

更香,更刺激。

厨房里的人口水直流,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尝一尝菜肴的味道了。

“摆好餐盘,起锅了!”

何雨柱低喝一声,站在旁边送菜的人赶忙将餐盘摆好。

只见何雨柱左手在锅把轻轻一拍,如拨灯草,锅里面的菜肴就腾空飞了出来,精准的倒进揭开的餐盘里。

然后迅速的被后面的人拿住盖子盖好。

一转眼的功夫,需要八个人同时做的事情,在何雨柱手中只要一份时间就做好了,而且做得更好,更快。

简直令人瞠目结舌,如听天书。

要不是菜就摆在眼前,事实俱在,大家伙怎么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何师傅,您是这个!”

张师傅走了过来,向他竖起了大拇指,“我老张这辈子真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厨神。

看了您露的这一手,我才知道这一辈子的厨艺算是白学了,难怪您听到蔡陶两人走了也一点都不慌,原来您是心中有底啊。”

“老张你看你,说那么多客气话干啥,这样的话以后说个一千遍就别说了,我听着特顺耳。”

何雨柱哈哈大笑,理所当然的坦然接受他的吹捧。

张师傅张大彪苦笑一声,何雨柱还真的是不要脸,这猖狂劲儿也是没谁了。

不过转念一想,自己要是有这份本事,没准比他更狂呢。

谦虚,那是实力不足;

骄傲,才是爷们风采。

不狂还特么是年轻人么。

按照规矩,出锅的菜是需要专人验菜的,看看咸了淡了,添补点佐料啥的。

可是,何雨柱这八锅菜,所有人尝过之后都赞不绝口,直说这就是这些食材最美味的状态了,无需画蛇添足。

何雨柱自然是成竹在胸,谁叫他有系统呢。

他现在的面板是:

宿主:何雨柱;

年龄:23岁;

身份:自由从业者;

三维:力量:6;

速度:6;

体质:6;

任务:替身傻柱,反转他的憋屈人生。

替身人物属性:

年龄:29岁;

力量:12;

速度:11;

体质:8;

技能:谭家菜大师(31/50);川菜大师(5/50……(不水字数了)

道具:无。

注:成年人三维均值5,理论上限10。

力量达到了非人的12。

要知道成年人的理论上限就是10,就是泰森,还有那些有名的大力士们,力量也绝不会超过这个数。

而何雨柱现在的力量属性却是达到了惊人的12,超出了两个点,绝对是非人一般的存在了。

这也是他能轻松拨动食堂大铁锅的原因所在。

还有达到11点的速度,不仅使他能在八口锅之间切换的游刃有余,还加快了他的神经反应速度,这才不会误了火候。

非人的力量加上惊人的速度,配上他即将达到宗师级的厨艺,这才是他有信心一口气炒八口锅的底气啊。

其他人,即便是有他这个厨艺,但绝做不出他今日的壮举。

看到大家检验完,没有人说不好吃,何雨柱这才开始炒第二波菜。

他的力量强大到非人的12,速度也超出了常人的极限达到了11,炒菜的速度越来越快,到最后所有的菜炒完,众人看表这才发现,居然比以往早了十几分钟做好。

离工人下班来食堂还有一段时间呢。

大家对视一眼,都见怪不怪了。天才的存在就是创造奇迹,再怎么夸张也是寻常。

“师傅,您真乃神人也!”

马华佩服的五体投地,现在都恨自己不是美女了,要不然都会忍不住自己把师娘给做了。

还有,为啥自己妹妹才五岁呢!

师傅他正好单着呢。

不说马华在那胡思乱想,就是瘌痢头三人也看的目眩神迷,不能自拔。

他们本以为蔡茂德和陶勇两人的厨艺已经够好了,要不然也不会放弃说书的行当跑去跟她们学厨。

可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见过了何雨柱的厨艺,他们才发现,蔡陶二人的厨艺根本不够看,简直是乡下把戏,萤火之光哪能与皓月争辉。

在何雨柱面前,蔡陶二人就是个弟弟。

瘌痢头曹金扯了扯马金牛金两人的衣服,小声道:“你们想不想跟何师傅学厨?”

“你想背师学艺?”牛金一脸惊讶的望着曹金。

曹金就问,“你就说想不想吧?”

牛金没说话,马金却开了声,“废话,谁不想学?谁不想学谁就是二傻子!”

“那就行了,不要忘了咱们的老本行,凭咱们的嘴皮子功夫,想要讨得何师傅欢心还不是手拿把攥。”曹金很有底气的说道。

“行,咱们都听你的。”

马金和牛金二人咬咬牙,打定主意要拜何雨柱为师,至于蔡陶二人,爱咋地咋地。

“怎么一个个都傻了?

还不把菜端到窗口去,给工人们打饭去。”

何雨柱从如潮的感悟中回过神来,发现大家伙都在发愣,不满的敲了敲桌子,这下众人才如梦初醒,一个个手脚麻利的忙了起来。

干活的劲头都比之前高了许多,还对何雨柱恭敬了不少,何雨柱都甚至能看到他们眼中的崇拜之情。

“唉,作为一个厨师,生活就是这么的简单且有趣。”

何雨柱摇摇头,想要搬张凳子坐下,结果却发现曹金已经屁颠屁颠的把自己的太师椅搬了过来。

何雨柱朝他点了点头,正要伸手去拿自己的搪瓷杯子,马金就已经递了过来,

“何师傅,你喝茶。”

茶水直接送到了嘴边,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牛金就已经端着一盆子热水,拧干了热毛巾递过来,

“何师傅辛苦了,洗个脸吧。”

何雨柱就在迷迷糊糊间享受了一番地主老爷的待遇。

他傻了,其他人也看傻了,一脸的羡慕嫉妒恨。

忒不要脸了——咱怎么就没想到呢。

只有马华愤怒的看着他们,“师傅是我的!”

他扬了扬手臂,很想把这三个无耻之徒赶出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