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李副厂长想的很美,就不免多花了一段时间。

等他反应过来,刘岚去了那么久怎么还没回来的时候,就见到何雨柱施施然的走了出来。

“见过李副厂长!”

何雨柱恭敬的行了礼,完美的任何人都挑不出刺来。

李副厂长似乎对那个‘副’字十分不满,鼻子重重的哼了声,斜眼看向何雨柱,

“你就是傻猪,厂里的三位大厨之一。”

他有点胡建口音,发音上就有些不标准,把傻柱说成了傻猪。

不过,就是叫傻柱也不对,他一个领导,对属下用这种侮辱性的称呼绝对不行。

“你他么才是傻猪呢。李副厂长,说话还请客气点,学会尊重别人,像我就不会叫你假洋鬼子。”

何雨柱才不惯他,这年头工人是国家的主人,是铁饭碗,二十一世纪的公务员比起来就是个弟弟。

得罪了李副厂长就得罪了,只要自己没犯滔天大错,他拿自己一点办法都没有。

更何况,他早就因为秦淮茹的关系,跟李富贵撕破了脸。

“何雨柱,怎么说话呢,你敢对李厂长不敬,信不信我砸了你饭碗。”

结果,李副厂长没生气,姘头刘岚倒怒了,对何雨柱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

“哟刘岚,急了?心痛了?

别这样,你这么着紧李副行长,传出去又会有人说你是他的姘头,被他包养了,那时你就更嫁不出去了。”

何雨柱根本不将刘岚放在眼里,这只是个胸大无脑的,容易对付的紧。

“你,你,何雨柱,你血口喷人,我要告……”

刘岚脸腾的红了。

一看到何雨柱笑眯眯的脸庞,气的五官扭曲,恨不得把他的脸皮扒下来扔马桶里很狠踹几脚。

“住口!”

李副厂长脸色阴沉的止住刘岚的脏话。

刘岚根本不是何雨柱的对手,何雨柱轻飘飘的一句话,还没吐脏字,就把刘岚气的要打人,两人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的。

李副厂长嘴巴凑到何雨柱耳旁,咬牙切齿的低声道:

“何师傅,希望你的厨艺也有你的嘴巴那么硬,要不然,到时候工人闹起来,别怪我手下无情,将你扫地出门。”

“那也要等你把杨厂长或者毕书记赶走,坐上他们的位置才行。是吧,李副厂长!”

何雨柱冷笑一声,将副字念得更大声。

李富贵噎的很苦,像是吃了苍蝇一般的恶心,不再跟何雨柱打悄悄话,太高嗓门大声道:

“何师傅,为什么不按时开饭?

知不知道要是因为你没有及时做好饭,导致职工饿肚子,耽误了下午的生产,就是把你送保卫处法办都可以。”

李富贵望着何雨柱,脸上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吵架算什么,就是嘴皮子再厉害也不过是占点口舌便宜罢了。

只有像自己这样,动则雷霆万击,直接就能给何雨柱按个破坏生产的罪名送进保卫处审查。

不管最终能不能定罪,反正何雨柱是没希望当食堂主任,刘岚上位的最大障碍就被扫除了。

“哦,原来李副厂长兴师问罪是来问开饭的事情啊。”

何雨柱摸了摸头,露出憨厚的笑容,“不好意思,上午临时清了灶,换了新煤,是以耽搁了一小会儿。”

“我们马上就……”

“不要找理由,清灶也不是你没做好饭的借口……什么,你说你”

李富贵心中认定了何雨柱肯定没能及时做好饭,是以根本就没认真听他讲了什么,就劈头盖脸的训斥。

只是说到一半,才明白过来,像是被卡住脖子的鸡一般,

“你说什么,你的饭菜及时做好了!”

他的旁边,刘岚也是跳了起来,尖着嗓子大喊,

“不可能,蔡陶两位师傅请假,今天早上谢徐两个帮厨也有事没来,你们只有三个人,怎么可能做的好需要七个人同时做的事?

你又没有三头六臂。”

“做不好么?”

何雨柱无辜的看了两人一眼,摊了摊手,“可是我觉得挺简单的呀,我就那么那么,这么这么……”

“没几下就成了。”

何雨柱比了几个手势,很是疑惑的看着刘岚和李富贵,“这事很难么?不是有手就行?”

“你……”

刘岚气的想破口大骂,装什么装,三个人做八个人的工作,还很容易,还有手就行,你这么能吹,国家咋不让你把火箭送上太空呢。

“刘岚,咋不说话了,不会是噎着了吧?”何雨柱饶有兴致的看着刘岚气的通红的脸庞,笑盈盈的道:“需要我给你打杯水么?”

李富贵拦住了快要爆炸的刘岚,沉声道:“何师傅,不要拖延时间了,开饭吧。”

他还是认为何雨柱没能及时做好饭,在拖延时间。

“好的李副厂长,如您所愿。”

何雨柱朝他露出自信的笑容,拍了拍手,“马华,通知厨房开饭。”

“是,师傅!”

马华的激昂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顿时,一直安静的好像没人的后厨立刻喧嚣起来,只见两三个人影成群结队的把一锅锅饭菜都端到了窗口后面。

没多久,就所有的窗口都摆满了,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嗯,好香,今儿的菜好香。”

干饭人沈俊如只是闻到一丝味道,就口水直流要去打饭了。

不仅是他,其他职工也是同样沉醉,好香的香味。

而且,他们看着络绎不绝在搬饭菜的厨房员工,也知道今儿的饭菜已经做好了,何雨柱及时完成了任务。

刘海中心中咯噔一下,涌起一股子不妙的感觉:食堂做了那么多饭菜,那李副厂长掏腰包买的食物怎么办?

他下意识的想要闪人,却发现自己刚才为了拍马屁跟李富贵贴的太紧,已经不允许自己溜走了。

就在这时,食堂大门一把被许大茂推开,只见他一脸红光的大喊,“这里,快点把馒头和窝窝头都给我搬进来。”

许大茂身后跟着三个人推着平板车,装满了馒头窝窝头走了进来。

这些食物都用旧棉被裹住保暖,每个棉被打开来都有三四百个窝窝头,或者馒头。

“大家伙都来吃馒头啊,李副厂长的爱心馒头。”

许大茂朝着众人大喊,兴奋的脸泛红光。

他今儿是真高兴,不仅把宿敌傻柱坑进了阴曹地府,更是趁机巴结上了李副厂长,指不定就要飞黄腾达呢。

只是让他古怪的是,大家不是都饿着呢嘛,听到有吃的不应该扑过来嘛,干嘛不动呢。

许大茂愣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

所幸,大家并没有让他尴尬太久,有人动了,是大吃货沈俊如。

只见这家伙,向许大茂的包子走去,走到一半,嗅嗅鼻子发出咦的一声,就直接把他推开,

“你这家伙干啥呢,拦我道了不知道么?我要去打饭吃,都快饿死了,你有没有公德心啊。”

说完,走到窗口,要了六两饭,打了一份木须肉和麻婆豆腐,只吃了一口就嗯了一声,眼睛瞪得老大。

“老沈,味道怎么样?”有人看了就好奇地问道。

“香,真特么的香!”

沈俊如恢复正常,开始狼吞虎咽起来,风卷残云的将刚刚打的饭吃完,又跑去打饭。

“小师傅,再给我四两……不,六两米,还有那个醋溜淮山。”沈俊如摸着肚子,一脸的满足。

马华好心的提醒,

“这位师傅,要不少打一点,您吃不了这么多的,加上菜都超过一斤五了。”

“放屁,吃不了我会打这么多?别给我啰嗦,麻溜的给我盛饭去。”

沈俊如蛮横的凶了马华一顿,然后又把饭端回座位,这次他就开始细嚼慢咽起来。

“好像很好吃的样子!”

大家伙本来就饿得顶不住了,先是闻到浓郁的香气,早就被勾起了馋虫,

再见到沈俊如一顿不够撑两顿的饿死鬼状态,哪还不知道今儿的饭菜特别香,就都要去打饭吃。

一开始是一两个,紧接着三五个,到最后崩盘了,所有的人都跑去窗口打饭了。

而许大茂带回来的窝窝头和馒头,硬是放在那里没有一人来买。

“这……”

许大茂傻眼了。

刘岚也傻眼了。

这和他们预计的不一样啊。

按他们的预谋,何雨柱肯定不能及时完成足够的饭菜,那么李富贵就会以救世主的形象出现,

私人掏腰包先应付完第一批吃饭的人,等到第二批第三批的人到来,此时食堂的饭菜也做好了。

这样一来,苦活何雨柱做了,得到名声的却是李富贵。

而且,李富贵也不会白出钱,因为工人买他的窝窝头也是要用工厂发的餐券的,到时候直接拿餐券去食堂对账就行。

也就是说,计划完成的好的话,李富贵啥都不用出,就能博得好名声,还能把何雨柱坑死。

只是现在……

许大茂望了望食堂窗口人山人海排队的人,再看看自己提回来的无人问津的窝窝头,想哭的心都有了。

这剧本不对啊。

他在怀疑人生,李富贵更是郁闷的想要吐血。

他的叁佰壹拾伍元钱呐,就这么打水漂了!

这么一大笔钱,对于他这个副厂长级别的大人物来说,也不是一笔小数目了。

想起就这么没了,李富贵的脸一下子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