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和李富贵那边门可罗雀,无人问津不同,何雨柱主持的打饭窗口已经排起了五条长队,而且有越来越多的人涌进来。

“小马师傅,给我来五斤窝窝头,我要打包带走。”

“张师傅,这白菜梗是您炒的吧,可地道了,我老徐今儿可算是尝了鲜了,再给我打三份,我得带回去给孩他娘也尝一尝。”

“对呀,我们吃了,家里人还没吃呢!老马,给俺来两份木须肉……

狗日的,你手再抖一下试试?

你抖一下菜就少了半成,你当我眼瞎呀。”

不仅是新来的人排队,就是吃过一次的职工也觉得今儿的饭菜太美味了,也再次跑到队伍里排起队来。

他们倒不是像沈俊如一样想再吃一份,而是想给家里的老婆孩子带一份,毕竟这样的美味自个独享实在是太自私了,干脆就出一次血,权当提前过年吧。

只是他们这么做,后面的人就急了。

几个意思,食堂里一餐准备的饭菜是有数的,便是有多,也不会超出太多,你们先来的一个个自己吃还不够,竟然要打包带走,我们后来的干脆就不用吃了呗。

俱都一个个都抗议起来。

有眼尖的,更是把排第三次队的沈俊如提溜了出来,因为这厮买了两次不说,第三次倒好,干脆提了个大篮子,看容量怕是装的下五斤的量。

陈松也在排队,看了冷汗都流了出来,“老沈,你干嘛呢,你这样做,后面来的干脆就不用来了呗。”

“你这提议好!”

沈俊如闻言眼睛一亮,说完看到众人愤怒的目光吓了一跳,旋即腰杆一挺振振有词的道:

“瞪什么瞪,还不服气了是不?”

“我问你们,就这道简简单单的麻婆豆腐,你们知道何师傅在其中切了几记花刀?

又在锅中过了几次火候?

都不知道是吧?

都不知道你们有什么底气跟我这个美食家叽叽歪歪,你们吃东西那叫进食,我这才叫品尝,懂?

再说了,你们这些吃窝窝头和馒头的北方人,凭什么跟我这个四川人抢麻婆豆腐!”

沈俊如傲然的扫了众人一眼,趾高气昂的回过头,对着看呆了的马华道:

“来两斤菜包子,韭菜、白菜和蘑菇的都要。”

他这一说话就露馅了,后面的人又喧嚣起来,“沈师傅,你不是说你是四川人,是吃米饭的,咋的又打上包子了。”

“哎呀喂,我说你这个同志咋就这么狭隘呢。

我是四川人不假,但我也是纯正的中国人,作为一个纯正的中国人,我吃几个中国人做的中国馒头有问题么?”

他说得好有道理。

后面的人听的哑口无言,讷讷不敢说话,只能看着沈俊如大摇大摆的离开。

“我这老弟厨艺太好了,吃他的一顿饭不容易啊,多来几次都会闹出人命来。”

陈松看了看食堂里群情激愤的职工,又望了望窗口后面负手巡视的何雨柱,打消了靠人情插队的想法。

他怕犯众怒被打。

不过,他才想到这里,就见一号队靠近窗口的职工闹了起来。

“什么,限制饭量,每人只能排一次队,每次最多买一斤。”

最前面的那个职工情绪有些激动的拍案板,

“凭什么他们都不用,轮到我的时候就要限量,你是不是在针对我?”

“对呀,凭什么呀,前面的人就比我们高贵?

再说了,我们为什么来的晚,就是因为我加了班,我加班我光荣。

现如今到搞笑了嘿,急匆匆跑来吃饭的得到了实惠,认真做事的老黄牛却吃了亏!

这口气我咽不下去,你给我掰扯清楚了。”

“于师傅说的对,不能就这么算了。”

这个时候的职工可是以老大哥自居,天老大地老二,老子第三,自有一股子骄傲劲儿,遇事从来不怂,加之人多,一食堂的人就闹了起来。

“师傅,怎么办,师傅们都在闹呢?”

马华有些心慌的抬手擦了擦汗,他是第一次遇到自己的饭菜做的太好吃,太受欢迎,结果不够卖的情况。

张大彪看了看墙壁上的挂钟,也有些担忧,

“何师傅,时间才过了三十分钟不到,按惯例,怕是还有两波高峰,小两千人。

咱们各窗口存的食物怕是只够一千人了。”

“一千人食量的缺口!”

众人闻言都有些犯难,却从心底升腾起一股骄傲。

因为他们知道,这不是大家饭菜做少了,而是饭菜做的太好,太受欢迎了。

这世上能有什么事是比自己的劳动成果得到别人的欢迎更欣喜的事呢?

没有!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何雨柱,等待他再次拿主意。

而这一次,没有瘌痢头这样的人出来搅局,所有人都钦佩的看着何雨柱,等待他带领大家再次创造辉煌。

“嗯~”

何雨柱不知何时躺在一张摇椅上,舒服的喝着茶水唱着歌,察觉到大家的目光,正要说话,就见到许大茂提着他带来的馒头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

“傻柱,我还以为你有三头六臂的本事呢,原来还是没有及时做好所有职工的饭菜呀。

还得是李副厂长神机妙算,知道你不顶事,早就联系了外面的饭店,让他们提前准备好了馒头。”

“喏,总共三百多块钱的馒头和窝窝头,你把它卖了,钱给李副厂长补上。”

许大茂将包袱扔在窗前的台子上,得意洋洋的同时心里长松了一口气。

幸亏傻柱最终还是没料到食堂食物会有缺口,自己买的这三百来块钱的馒头用的上,李副厂长垫的钱还是可以从食堂的伙食费中补齐。

否则的话,亏了这三百来块钱,李副厂长怕是恨不得扒了自己皮的心都有了。

“对呀,许大茂那里还有馒头。”

厨房里一个人闻言眼睛一亮,正要说话,就猛地看到何雨柱摇摇头,轻声道,“不行!”

声音很小,却非常坚决,众人都能从他的话音中听出斩钉截铁的意志。

李富贵原本柔和的笑容凝固在脸上,何雨柱拒绝的哪里是馒头,分明是他的三百多块钱,拒绝的是他的命哪。

他终于忍不住站了出来,大声的呵斥,“何雨柱,我命令你把这些馒头卖了!”

他拿出副厂长的威严,他就不相信何雨柱小小一个厨子长了几个胆,敢当面顶撞自己,还是当着食堂里千把号人面前。

他这么做了,就是自绝于领导层,因为领导层是绝对不会愿意启用一个自己可能掌控不了的桀骜干部。

但是,他错了,错的很离谱。

何雨柱很光棍的站了起来,面对他,一字一句的大声道:

“对不起李副厂长,您的命令我何雨柱不能接受!”

针尖对麦芒,两人的目光交织在一起,寸步不让。

嗡嗡~

食堂里的人都愣住了,看着眼前的一幕满脸的不可置信,何大厨竟然当众顶撞李副厂长!

众人先是短暂的思维短路,下一刻就恢复过来,紧接着的就是抑制不住的热血澎湃,兴奋的看着两人。

有热闹看耶,好耶!

迎着众人诡异的目光,李富贵脸皮发烫,感觉自己的脸面都丢尽了。

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啊!

自己堂堂一个副厂长,居然压制不住一个小小的厨子,传出去会是多大的笑话,怕是到时上级领导也会认为自己不堪重用吧。

李富贵又羞又恼,脸上青一阵红一阵,最终再也忍不住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大吼着,

“何雨柱,我命令你把这批馒头卖了,要不然我今儿就处分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