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性质不一样了。

蟑螂屎的事情没有出来前,何雨柱顶撞自己是不知好歹,不懂尊卑。

李富贵只要把事情往周一的厂务会议上一放,炒了何雨柱很难,但是借机把他调离食堂,放去干脏活累活是轻而易举。

要知道,厨房虽然是贱业,却可以捞油水,放这年头是很吃香的。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蟑螂屎的事情爆出来,何雨柱顶着自己的压力不收馒头,那就是有职业操守,成了为了真理而斗争的勇士。

任何一个人听了,那都是要竖起大拇指夸夸的。

更可恶的是,反面教材居然是自己!

李富贵这下不仅是气,更多的是恐惧了。

公然使用公权力,逼迫食堂销售自己买的有蟑螂屎的问题馒头,严格追究起来,别说竞争韩怒退下去那个主管生产的副厂长位置了,就是能保住现在这个闲职副厂长位置就不错了。

更让他憋屈的是,他是真的没想过买问题馒头,他给的是实打实的三百多块钱啊。

他猛地看向许大茂,厉声大吼,“许大茂,这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解释清楚?”

“我我……李厂长,我……”

许大茂脸色一下子变的惨败,身子筛糠一样颤抖,他想起来了。

“我去的时候,国营饭店里刚好有昨儿吃剩的馒头,我就没多想,就叫他们全部打包带了过来……”

说到这里,许大茂也恍然明白了,国营饭店能剩下那么多馒头窝窝头的原因。

分明是人家发现了问题,卖不出去呢,正好碰上自己这个二傻子,这才便宜卖了呢。

可笑自己当时还以为福星高照,能给李副厂长做事的同时,还能赚一点差价呢。

“你,你……你就为了吃个回扣,就敢买来路有问题的馒头给职工干部们吃?

你好大的胆子你。”

李富贵差点都被气哭了,对手变得难缠不说,还遇上个猪队友,天坑啊。

他愤怒的抓住许大茂的衣领,没头没脑的就打了起来。

可怜许大茂根本不敢反抗,只能缩着身子在那里挨打。

打了好一会儿,李富贵这才收了手,转过头来,已经换上了一副诚挚的面容,

“何师傅,今儿这事多亏你了,职工们要是真的吃了问题馒头闹出病来,可就是厂子里的损失了。”

“这批馒头我会带回去,剩下还没有吃午餐的职工们就劳烦你多操心了。”

李富贵讲完,冲刘岚使了个眼色,就要她带上馒头闪人。

只是他想走,何雨柱却不肯放过他。开玩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哪有那么容易的事。

“李副厂长,别急着走啊,咱们还有事没说清楚呢。”

何雨柱伸手抓住李富贵的手臂。

李富贵使劲抽手,折腾的皮都要裂开了,何雨柱的手还是纹丝不动,老虎钳一般,没奈何只能回头保持和煦的微笑。

“何师傅还有什么事要向本厂长汇报的么?”

‘厂长’二字他咬的很重,意思是在提醒何雨柱不要闹的太过分,他毕竟是厂长,要收拾他一个小小的厨师轻而易举。

“汇报不敢当,我就是请教一个问题。”

何雨柱脸上露出羞涩的笑容,还不好意思的欠了欠身,

“就是关于您逼迫我卖问题馒头的事情,这事我该怎么写汇报,然后报给杨厂长?”

“写汇报,还要报告给杨厂长?”李富贵脸一下子黑了,何雨柱这是要跟自己不死不休么。

他哪来的胆子?

“对呀,我寻思着,这里面一定有阴谋。

应该是敌特分子发现咱们红星轧钢厂在毕书记和杨厂长的领导下,每年都为国家保质保量的完成了各项任务指标,

所以他们就怀恨在心,想要破坏咱们厂安定团结搞生产的大好局面,故意让咱们的职工吃问题馒头,好让咱们的职工不知不觉的中了毒,使咱们厂减工减产。”

“按照这个推理,许大茂很可能是留下来的潜伏分子,刘岚呢,怎么说也是个帮凶吧。

至于您李副厂长……”

李富贵心咯噔一下,声音干涩的道:“我怎么了?”

“您李副厂长当然是清清白白的,我自然是相信的。

但是,我相信没用啊,要大家相信才行。

我建议,为了还您一个清白,为了抓捕敌特分子,我建议把今儿这事写成一个汇报材料,让保卫科,甚至派出所接手这事……”

“我文化水平不高,所以还请李副厂长指点,这个材料到底怎么写?”

何雨柱一脸诚恳的看着李富贵,活脱脱一个忠诚下属模样,李富贵却恨不得一巴掌抽过去。

我特么有病么,我教你写整我的黑材料!

李副厂长终究也是宦海沉浮十几年的老油条,很快平复下心情,知道今儿自己是栽了,被何雨柱拿住了把柄。

当然,他并不害怕。

何雨柱的危言耸听咋看起来很厉害,唬的住一般人,但放在他这种尔虞我诈当饭吃的人身上,却没什么大用。

陷害人也是要有资本,要有推手的,何雨柱一个厨子,又不是特殊时期,他还没这个能量坑到自己这个副厂长头上。

但,如果他闹下去,自己面上会很难看。

还是得给点好处,安抚了何雨柱。

“何师傅你想的太多了,今儿这事我看挺简单的,就是国营饭店用陈米旧面以次充好,还卖给咱们有蟑螂屎的问题馒头,这事我会亲自跟他们的领导沟通。”

“不过话说回来,今天这事我也有错,被许大茂蒙蔽了,一心只想让咱们辛劳了一上午的职工同事们及时吃上热乎的饭菜,没想到差点好心办了坏事。”

李富贵春风和煦的看着众人,当众鞠躬。

“对我差点造成的错误,我心里难安啊,在这里我李富贵向大家道歉了,请大家原谅我,

我也会向杨厂长和毕书记做出深刻的检讨,下次绝对不能好心办坏事。”

“当然,今儿何师傅你的功劳大家也看在眼里,我也看在眼里。

我认为对于你这样厨艺高超,敢于坚持真理的人就应该重赏。

何师傅你还是八级厨师吧,也太低了,我觉得以你的水平,起码也得六级。”

李富贵的话语落下,马华、张大彪等人就一阵眼热,何师傅这是一下子提了两级啊。

“不行,不行,李副厂长,六级太高了,我受之有愧,要不然就三级吧,三级工恰好合适。”

何雨柱感动的抓住李富贵的手,激动的热泪盈眶。

“保育类的是数字越大等级越小啊。”

李富贵还以为何雨柱忘记了,正要提醒他,就感受到何雨柱抓住自己手臂的地方力量越来越大。

顿时就明白了,这厮是觉得自己许诺的六级太低了,他要三级呢。

李富贵很想发怒,做人不能贪婪到这个地步。

评级是一件很严格的事情,往往是厂里人事处抽调几个人,还要有职工代表,共同审议,然后由主要领导签字确认才会生效。

评一个六级的话,他说了管用,但是评三级的话,他就要搭上很大的人情了——这还是在那人确实符合条件的前提下。

他很想不理会,只是紧盯着何雨柱逼视的眼神,李富国就心中一叹,知道这是他的底线了,也就点了头,掏出笔来给何雨柱写推荐信。

有了这封信,何雨柱评级的事情也就是得到了厂领导的认可,接下来,他只要展示技术就行。

而厨艺在何雨柱这里恰恰是最容易的。

“何师傅,恭喜。”

李富贵将推荐信递给何雨柱,满面笑容的咬着牙,就要离开。

“李副厂长且慢。”

何雨柱又叫住了他,指了指他带来的堆积如山的馒头,在他即将爆发之前开口,

“这些馒头都是坏的,您带回去也没用,不如送给食堂养猪场喂猪,您看怎么样?”

“也好,那就麻烦何师傅您了。”

李富贵咬着牙匆匆离去,再不走他怕自己真的忍不住要揍他一顿。

“恭送李副厂长,李副厂长您慢走!”

何雨柱高声喊道,目光却集中在李富贵写的推荐信上。

嘿嘿,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这一回提工级的事情,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