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陈松、沈俊如,都是有故事的人呐。”

何雨柱站在窗前,看着陈松跟沈俊如勾肩搭背的离开,嘴角流露出一丝自信的微笑,幸亏自己有酒。

他们有故事,自己有酒,恰好是绝配。

这不,自己不仅学到了一门拳法,还能跟沈俊如搭上关系,跟着他去车间学习钳工技术。

不仅能完美的掩盖住自己技术的来源,更能借此机会真正的进入轧钢厂的核心圈子。

要是能更进一步,在青年职工技能大赛上扬名立万就更好了。

这年头厨师是贱业,爬到顶,也不如一个高级工人的社会地位高,也很难得到主流认可,不可能凭此迈入厂里高官的行列。

而一辈子庸碌无为,恰好是何雨柱深恶痛绝的。

借助沈俊如这条线,时机成熟时候跳到车间当一名底层干部,然后再往上爬,就不会有升迁的天花板了。

“可惜,我刷了一大爷那么多次,还是没有掉落钳工技能,到底是怎么回事?”

何雨柱皱眉,这一点很奇怪。

刘海中都掉了50本锻工技能书了,易中海却是岿然不动,实在令他无语。

“对了,这次刷了许大茂,不知道掉了什么好东西?”何雨柱看向面板,立刻愣住了。

(恭喜你成功挫败李富贵的阴谋,并且从中得到六级工推荐信和三百多元的食物,完成度SS,爽感SS,奖励行书技能书50本,特殊道具拉伸一个。)

“50本行书!”

何雨柱眼睛一亮,这玩意真是太有用了。

早在前世他就发现,老一辈的人有一个特征,要么没文化不会写字,只要识字就很会写字。

不管文化深浅,反正字是写的真好。一个个铁画银钩,遒劲有力,经常让何雨柱羞愧的五体投地。

那时他还可以用‘电脑时代谁跟你写字’来安慰自己,到了这个年代,写字这事可就逃不过了。

在这个笔友和情书真实存在的年代,书法可是一个读书人的门面。

之前何雨柱害怕自己的狗爬字丢人现眼,现在有了行书技能书,他可就啥都不怕了。

心中一动,50本技能书立刻粉碎,何雨柱脑海中闪现无数行书大家的练字感悟。

王羲之;

颜真卿;

宋徽宗;

秦侩;

启功

佛前献花……

尤其是佛前献花的。

何雨柱看了特有感悟,顿时行书的感悟就以佛前献花的行书为主,何雨柱感觉自己又行了。

拿过笔,顺手在纸上写下‘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八个字,就觉得舒畅不已,而那八个字也是繁花似锦,漂亮的一塌糊涂。

“不愧是佛前献花,果然字如其人,花团锦簇。”

想必其人,也当是帅气无比。

何雨柱看了满意不已。

然后看向那个特殊道具,‘拉伸’。

拉伸:可以选定你身体上任何一处,拉伸三厘米,效果在一个月内缓慢见效。

“可以拉长三厘米!”

何雨柱下意识的看向某处,发现帐篷都搭了起来,顺手比了比,就发现这里够长了,再增长真的会出人命的。

毕竟,二十三厘米放在俄国,那是可以泡皇后的,放秦朝那就是长信侯了。

最终何雨柱选择了拉伸身高。

道具用完,就真的觉得全身有一种向高长的劲。

他跑去镜子前比了比,发现暂时没啥区别,也就放下心来,反正这东西是一个月内徐徐长高的,一个月后大家也都习以为常了。

有了这两个收获,至于这次刷许大茂所掉落的老式放映机放映技能,何雨柱就不放在眼里了。

这东西,不是放映员根本用不上,给个摄影技能还差不多。

在一楼包厢休息了一阵,估摸着上行政班的那群大妈已经到了下午上班的时间,何雨柱跟张大彪招呼了一声,就拿起推荐信向行政楼走去。

他得去填提升工级的申请,让厂里组织鉴定,通过了才会在下个月生效。

走到行政楼前,望着眼前的苍松翠柏和高大建筑,何雨柱感觉自己又比早上更亲近了几分。

来到工会办公室前,何雨柱敲了敲房门,就被工会干事领了进去。

这干事何雨柱也认识,工会的老资格了,牛爱花。

当初贾东旭死去,傻柱给秦淮茹跑顶编的事情就没少跟她打交道。

“何师傅,恭喜呀,熬了这么多年终于拿到推荐信了。

放心,有了这封信,凭你的厨艺,评六级工的事情还不是手到擒来,到时候就有96元钱的工资,比嫂子我都多了。”

牛爱花说着很是羡慕。

她在工会上班,清闲是清闲,但是工资上却是比不上何雨柱的。

“嫂子您这话说的,故意臊我呀。

咱们厂谁不知道您牛姐一家子的大名,年年都是厂里的模范夫妻。

不说您拿的工资比大多数女职工都多,就说磊哥,那是车间主任,我这点工资给他提鞋都不配。”

何雨柱笑着恭维,台子底下隐秘的递出去一包子大白兔奶糖,牛爱花看了就眼睛一亮,嗔怪的拍开他的手。

“我说柱子,你这是干啥,让嫂子犯错误是吧,赶紧收回去。”

“可不兴您这么说嫂子,我就是想犯错误也不该该找您呀,谁不知道嫂子您是出了名的清廉如水,我贿赂你岂不是自个撞枪口上去。”

何雨柱陪着笑,“我呀,就是很久没见到我那小侄女了,怪想她的,给她买点糖吃。”

说完,大白兔奶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塞进牛爱花的包里。

“你丫你,嫂子都不想说你。”

牛爱花瞥了一眼没有再说什么,语气变得更加柔和,

“先把这个申请表填了,等下我就给你交上去,恰好后天厂里就会组织给几个青年职工的工级考核,你应该赶得上,就不用等下一趟了。”

“多谢嫂子,您多费心了。”

何雨柱大喜。

这一包大白兔奶糖没有白送,要不然牛爱花只要把自己的申请表搁下,等下一次评比,那就到猴年马月了。

“对了,柱子你不会写字吧,要不然嫂子给你写,你再按个手印?”

牛爱花还贴心的问道,她记得何雨柱小学都没读完。

“不用了嫂子,我这些年私下读了些书,也会写字。”

何雨柱憨憨的笑道,拿起桌子上的钢笔,对着表格刷刷的写了起来。

不多会,一张格式妥帖,字迹清晰的表格跃然纸上,牛爱花吃惊的接过,看看上面的文字,又看看何雨柱的脸,满是不可置信。

“柱子,这真是你写的字?比大部分大学生写的都好。”

牛爱花望着何雨柱的脸庞,脑海中陷入了深深的怀疑,这还是自己印象中一脸油烟,大字不识几个的傻柱么。

“就是瞎写,瞎写。”何雨柱搓搓手,露出一脸憨笑。

“你这都是瞎写,那我写的是什么?鬼画符么。”

牛爱花白了他一眼,何雨柱意外的发现竟然有些娇媚,不由吓了一跳,默念阿弥陀佛。

“柱子,你字写的这么好,帮嫂子一个忙,帮我把这份文件抄了行不?

嫂子现在就帮你把申请递上去。”

牛爱花生怕何雨柱会拒绝,丢给他厚厚的一沓资料,拿着何雨柱的推荐信和申请表就跑了出去,肥胖的身子竟然给她跑出了灵敏的感觉。

何雨柱只能无奈的拿起桌上几十页的文件苦笑,娘的,叫一个厨子帮自己抄文件,亏她想的出来。

何雨柱无奈,只好拿起文件,走到一个偏僻的角落抄起来,屋子里一时安静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