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何雨柱回到家里时,何雨水早已经到家,甜甜的打了个招呼,一点儿也不像哭过的样子。

何雨柱心中一抽,露出笑脸道:

“怎么回来的这么早,不多在学校里读读书,多学点就有更大的希望考上大学,到时候咱们老何家也能出个大学生了。”

“考大学!”

何雨水眼睛一亮,旋即暗淡下来,“哥,我才不考大学给你增添负担呢。

哥你就要娶嫂子了,到时候置办大件,给岳家彩礼,里里外外都要用钱。”

“这个不用担心,你哥我没那么不中用,老婆要讨,你也要上大学,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何雨柱故意用轻松地语调来讲,“雨水,你猜猜你哥今儿有什么好事发生?”

“哥,你升官了?”

何雨水高兴的道,她可是听到了院子里的人谈论,说自家哥哥是有资格提食堂主任的。

“那倒没有。”

何雨柱淡然一笑,“不过你哥我今儿大发神威,一个人做了八个人的活,保质保量的完成了保证全场午餐的任务。

李副厂长非常赏识我,给我写了六级工的推荐信,过几天我就是六级工,可以拿96块钱的工资了。”

“96块钱!”

何雨水惊呼一声,何雨柱现在领的是37.5元的月工资,这一提工级差不多直接翻两番了。

“还不止,你没算加班工资和福利呢。”

何雨柱就跟何雨水讲,以前傻柱是八级厨师领的一级工资,工资加补贴才37.5元,现在升为升为三级大厨领六级工资,加班工资也是参照的六级工资的水准。

也就是说,加班同样的时间,何雨柱是可以拿到更高加班工资的,他的工时价提了。

粗略估计,100元很难,但是97/98很可能。

“那哥,我们不是发财了。”何雨水双眼冒出金光。

“当然,所以你就不用担心钱的问题,还是担心你自己的成绩吧。

以后咱们要保证每天都能吃饱,隔一两天都能吃上一顿肉。”

何雨柱很是豪气的宣布,直接收获何雨水崇拜的目光。

她觉得今儿老哥真是太霸气,太男人了。

连被男朋友分手的忧伤都被扫到犄角旮旯。

晚饭吃的就是何雨柱从食堂带回来的馒头,知道真的吃了,才发现其中居然有好几个是肉包子,咬一口油汪汪,香气扑鼻。

“这个曹金,拍马屁倒是有一手。”

何雨柱摇摇头,许大茂买的大多都是馒头和窝窝头,其中也有几个包子,没几个,肉包子更少。

何雨柱大约记得数量,平分下来自己只能分到一个肉包子,没成想拿回来的是四个。

哪能不知道这是曹金的主意,是从他自己和马金牛金的份额中盈出来的。

“哥,真好吃。李副厂长真是个好人,又给你提拔,又给大家肉包子。”

何雨水吃的很开心,这两天顿顿有肉,还管饱,简直比过年还开心。

“嗯,李副厂长是个好人,食堂里的人都这么说。”何雨柱哑然失笑。

吃肉的时候,偏头就看到门外有两个趴在门缝上流口水的身影,是秦淮茹的两个女儿小当和槐花。

“雨水姐姐,肉包子好吃吗?”

看到何雨水的目光转过来,小当和槐花眼睛一亮。

以往傻叔和雨水姐姐有什么好吃的都会给自己和哥哥的。

“哥?”

何雨水迟疑的看向何雨柱。

虽然昨儿老哥对秦淮茹爱答不理,好似仇人的模样,但是长久养成的惯性,还是让何雨水下意识的想要讨好秦淮茹一家。

何雨柱看了就知道哪怕是昨儿自己已经坚决的表明了态度,但是多年来形成的刻板效应,何雨水还是觉得自己会心向秦淮茹。

怕是院子里其他人也是一样想的吧。

何雨柱叹息一声,既然要改变,就先从最亲近的妹妹开始吧。

“雨水,你是不是奇怪,为什么我突然像是变了个人一样,变的对秦淮茹不客气?”何雨柱开口问道。

“是的哥,其实我一直想问来着,就怕问多了你生气。”何雨水一直好奇这一点,却也不敢问。

“雨水,你说哥收入怎样,低还是高?”

何雨柱叹息一声,这个世界上,她是自己唯一的亲人了。

电视剧中,何雨水有些胳膊肘往外拐,但是何雨柱拿不准她是爱屋及乌,以为秦淮茹会当自己嫂子,还是真的爱秦淮茹一家更爱自己。

对于妹妹,他还是想争取她的理解的,所以循循善诱。

“当然是高了,哥你每月37.5元工资,也没有什么花销,还能每天都从食堂带回来剩菜剩饭,咱们每月都能省下快20块钱。”

何雨水自豪的道。

这个年代厨子的社会地位不高,是贱业,但是实惠不少,仅次于领导干部,这也是四合院一院子人算计傻柱的原因之一。

“那么,哥问你,我收入这么高,你也花不了多少钱,为什么家里还是那么穷,你哥还是娶不上媳妇?”何雨柱再问。

“这个……”

何雨水被问住了,她挠挠头,“是哦,哥,怎么回事?”

“因为哥的钱都被人算计走了。”

何雨柱知道她装糊涂,也没揭穿,给她算账。

“哥每天都要给秦淮茹一家子带饭,中午晚上两餐,相当于额外支出了五个人两餐的饭钱。

要知道厂里厨房哪有天天都有剩菜剩饭的,不够了不还是你哥掏腰包买的;

还有秦淮茹经常跟我借钱,什么学费呀、给棒梗儿买新衣服呀等等,从来没还。”

“哪家家里出了红白喜事,都是你哥出大头,可咱家从来就没办过红白喜事,份子钱自然打水漂了;

还有院子里公家的事,哪里楼塌了、地裂了、水管破了之类的……

全部都要找你哥募捐。”

“钱就这样零零散散的不见了,到了也存不下什么来。”

何雨柱翻着记忆,也被这些针头线脑的事情吓了一跳。

原来傻柱在这些地方花了那么多钱,可以说全院子都在算计他,在他身上吸血。

“这……”

何雨水也有些吃惊。

她知道哥被秦淮茹一家吸血,但具体多少没个概念,猛地被何雨柱罗列数据就被吓了一跳,

原来秦淮茹占了老何家这么多便宜啊,心里自然而然的就升腾起一股怒气。

“所以,雨水,以后我们绝不能傻大方。”

“公家的事,别人出多少我们就出多少,咱不占人便宜也不能吃亏;

至于秦淮茹一家,自古以来也是救急不救穷,咱们能力也有限,以后就不要再帮了。”

甚至,理都不要理。

这句话何雨柱没说,何雨水需要一个接受的过程。

“嗯,我听哥的。”

何雨水认真的点点头。

“好,真是我的亲妹妹,等哥钱够了,给你娶个嫂子。”

何雨柱松了口气,脸上浮现出欣慰的笑容,亲妹妹的理解解开了他心中的一块隐忧。

否则的话,没有亲人的陪伴,即便自己在这个世界取得再伟大的成就,又有什么意义。

“剩下的一些包子,我给聋老太太送去。”

何雨柱端起包子推门出去,看也没看小当和槐花两人可怜兮兮的眼神,直接向前走去。

他不是舍不得一些肉食,而是舍不得给白眼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