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何雨水看清了左边那个漂亮女士的相貌,高兴的挥挥手。

“雨水,你也在这,买什么东西,买到了吗?”

于海棠这时才发现何雨水,两人立刻攀谈起来。

看到来人的模样,何雨柱愣了一下,这不就是下午在图书馆看到的跟那个嚣张青年一起看书的女青年么。

她就是于海棠?

何雨柱认真瞧了瞧,发现果真和电视剧里的演员有七八分相像,皮肤较黑而粗糙,五官算不得标志,总的来说是一个七十多分的普通女人。

不过耐不住人家是个高中生,身上有一股子书卷气,在这个年代是很难得的,特别是放在厂妹群中,更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加上她应该很善于打扮,穿的并不臃肿,还是一件棕色披风大衣,腰间用束腰带一束,便露出凹凸有致的身段,将女人青春的美丽放大了许多,综合起来,倒是有一股特殊的魅力。

何雨柱点点头,于海棠有这个加成,难怪电视剧里,她离过婚了,许大茂还是宁愿放弃更漂亮的秦静茹而跟她在一起。

听到何雨水介绍,旁边的是他哥,于海棠才抬起头看向何雨柱,一下子就愣住了。

她也认出何雨柱就是下午在图书馆碰到的教训徐豆豆的那个人。

“于同志,很高兴再次遇到你。”何雨柱主动的打了招呼,解了尴尬。

于海棠有些惊讶何雨柱的谈吐,不像是个厨子,倒像个读书人。

不过也只是诧异那一下,旋即便将何雨柱这个名字抛之脑后。

她和何雨水是从小学一起玩到大的同学,知道她有个老光棍哥哥,没什么出息,自然也不想认真认识。

听到何雨水没买到东西,于海棠和女伴郭玉都很失望,又不死心的去窗口问了一下,一样的遭到训斥,这才满脸灰心的跑了回来。

“怎么办呀,我要买的信纸是用来抄广播稿的,明天就要检查,我今天没买到就完不成了。”

“惨了惨了,到时候领导一定会骂我的,还会扣我工资。”

于海棠焦急的跺脚,早知道就不陪陈丽一起去图书馆了,帮她做了一下午的挡箭牌不说,还把正事耽搁了。

郭玉也很沮丧,发狠道:

“我一定要找一个供销社上班的男朋友,或者能让供销社延时卖东西给我的男朋友,我再也不想受这种窝囊气了。”

于海棠听了眼睛一亮,显然对于找个供销社的男朋友对她颇有吸引力。

何雨水看了看于海棠,又看了看自己老哥,欲言又止,神情扭捏。

她其实是想撮合于海棠和老哥的。

海棠姐学历高,人又长的标致,给自己当嫂子是极好的。

不过她也知道以往哥哥配不上她,也就没说,省的人家拒绝了尴尬。

不过现在老哥马上就要提工级,没准还能当上食堂主任,到时就是厂里中层干部了,她又有了信心,想要做这个红娘。

“可惜我们不认识供销社里的大人物,要不然这个时候帮海棠姐把事情解决了,一定能留个好印象。”

何雨水叹息,老哥要是早点做那个梦就好了,没准能认识个大人物,今儿能帮上忙呢。

正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忽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老弟,你也在这里,买东西呀。”

何雨柱抬头看,是保卫处队长陈松同志,不由笑道:

“陈老哥也是来买东西的?可惜人家下班了。”

“这不,我们几个都是空手而归,难堪的很喏。”

“哈哈,这个时候人家要下班盘点,是买不到东西了。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嘛。

别人买不到,但是你何老弟要,就一定能有。”陈松朝他神秘的眨眨眼。

“老哥有办法?”何雨柱也很高兴,还以为白走一趟呢。

“当然。”

陈松便问了他要的东西,走到窗口敲了敲窗户玻璃,

“霞姐,给我棕色、宝蓝色和蓝色三种颜色的涤纶各来五米,要选今年新到的货,旧的我可不要。

还有那啥……”

陈松把何雨柱要的东西报上去,很快售货员就把东西打包好递了出来,看的何雨水和于海棠三女眼神放光。

“同志,也给我三本信纸嘛,我要飞鹤牌的。”

于海棠和郭玉以为供销社里面换了一个更好讲话的人,所以赶忙扑了过去求情。

哪知人家理都不理他,甩她们一个白眼,她们这才知道供销社里的周到服务那也是看人的。

很明显,陈松就是供销社会给面子的大人物,而这个大人物却是对何雨水的哥哥非常客气,都是称兄道弟的关系。

“何,何大哥,能不能让你朋友帮我们也问一下……

我,我们真的挺急的。”

于海棠有些不好意思,俏脸绯红的低下头去。

刚才自己对人家那么冷淡,现在却求到别人头上,她内心臊得慌。

“老哥,这两位都是我妹妹的好朋友,您看能不能再帮个忙?”

何雨柱倒是没啥感觉,以前傻柱的德行,是个人都看不上他,也不能说于海棠人品不好。

相反,于海棠长的可以,有知识,还是厂里的播音员,何雨柱觉得她可以列入自己的海塘里养一养,没准可以做老婆。

这个年代,能娶到一个有文化,能跟自己一起仰望星空的女人着实难得。

顺手帮个忙留个好印象那也是极好的。

“这……”

陈松一脸的为难,咬了咬牙,“算了,今儿我就算用尽这张老脸也要帮何老弟把事办妥。”

他扫了眼漂亮的于海棠,又看了何雨柱,以为和自己猜想的一样,所以明知道为难也要帮忙。

他走了进去,找到一个类似出纳的妇人,两人亲热的说了一会话

又给供销社的其他人挨个赔了笑脸,好说歹说,终于帮于海棠买到了信纸。

至于郭玉和她同样是播音员,买的东西是一样的,自然也得到了信纸。

“老弟,我还有事,今儿就不陪你了。

对了,哥哥教你的拳法这几天多练练,改明儿哥哥带你去香山耍耍。”

陈松没有把信纸交给于海棠,而是给了何雨柱,交代了几句,冲他暧昧的眨眨眼,干脆利落的走了。

何雨柱朝他感激一笑,将信纸给于海棠递去,

“于同志,你的信纸”。

“谢谢何大哥,这次真亏有你,否则的话我们就惨了。”

于海棠看到信纸大喜,心情放松之下自然而然的吐了吐小舌头,十分的可爱。

“哈哈,所谓宝剑赠英雄,红粉送美女,于小姐的声音那么美丽,百灵鸟唱歌一样,相信你的字也像你的声音和你的人一样那么美丽,这信纸交给你才算不被辜负。”

何雨柱一番谈吐,文气盎然,还不着痕迹的拍了拍马屁,于海棠听了自然十分受用,看着何雨柱的眼神都柔和了起来。

只觉得这人虽是其貌不扬,却才华傍身,出口成章,真是个有才华又有趣的人。

买完东西回家,四人有一段顺路,何雨柱自然而然的又和于海棠聊到一起。

怎么说何雨柱也是来自知识大爆炸的时代,一些那时常见的故事和段子,随便拿出来便是王炸,炸的于海棠芳心潮涌,玉脸朝红。

只觉得同样是高谈阔论,下午想要追陈丽的那个大学生徐豆豆简直就是草包,只知道高谈阔论,却是言之无物,哪像何大哥这样,知道查干湖的大头鱼,也清楚茶花女。

她聊的很开心,只希望这一条路最好永远都没有尽头,她好想一直就这样和何大哥走下去,走到地老天荒。

嗯,最好不要有何雨水和郭玉两个电灯泡。

太刺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