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跑步到了食堂,何雨柱才发现系统跳了三下。

(恭喜你首刷贾张氏,完成度C,爽感C,奖励好运符一张。)

好运符:只能对自己使用,持续时间十分钟,在此期间内,使用对象将好运连连,便是厄运在身也将否极泰来。

“这么好的东西为啥不是在二十一世纪,买彩票的时候用岂不是绝了!”何雨柱看的双眼放光,这个绝对是稀世珍宝。

他现在都觉得贾张氏和蔼可亲了。

有一股强烈的冲回去把她拖出来暴打一顿的冲动。

想着以后她要是没个好结局,就把情!欲符给她和许大茂一起用了,守寡三十多年,临了做回真正的女人,许大茂应该会成全的吧。

(你成功牵引了娄晓娥的芳心,引起了她的内心悸动,对许大茂造成十倍的暴击,完成度C,爽感A,奖励空间一处,20平米。

请再接再厉,继续加油!)

“什么叫我勾引了娄晓娥,我是那样的人么!

朋友妻不可欺,那是我的底线,底线晓得不,系统你误会我了。”

何雨柱感觉都不能呼吸了。

他好累。

这种被冤枉的滋味绝不好受,他何雨柱可以向天发誓,他绝没有故意去勾引娄晓娥。

意外,一切都是意外。

他含着泪看着面前虚空中出现的20平米的空间,又觉得自己可以再被冤枉一下。

这是一块田地。

已经平整好,只待播种。

何雨柱心中一动,就发现自己已经身穿进去,回首望去,自己原先站立的地方一个人影都没有。

“不行,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不见了,要是被人看到肯定会被当敌特分子抓起来,以后还是要去封闭的地方才能进空间。”

何雨柱满心欢喜的打量起这个世界。

看的出来,这个空间是一方世界的某个角落,周围虽然被雾气笼罩,却真实的存在着。

有兽吼,有流水,还有微微细风。

何雨柱更看的出来,这块土地简直肥的惊人,黝黑黝黑的,手掐一下都能挤出油来。

何雨柱扫视了周围一眼,绿树红花的,尤其是桃树正在盛开,粉的白的,煞是可爱。

相信不用多久,蜜桃就能吃了。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山上的气温低,桃花开的慢,所以四月还有。

这里是平地,气温高,还有桃花,多半是在三月。”

“而且看这周围的植物,和温带差不多,十有八九这里是以秦淮一线作为模板的。”

何雨柱猛然发现自己准备好的穿越知识在这派上了用场,细心的观察一切。

然后他得出结论,这地还得种番薯——幼年时干的那些农活早忘了,他现在只会种番薯。

“这么肥的土地,种出来的番薯怕不是有百来斤一个。”

何雨柱想起丰收的喜悦,脸上止不住的笑容。

一分地虽然不多,甚至是很少,但是这么肥的土地,种出来的东西绝对不会少,养活自己足够了。

再说,在这个人人监督的年代,即便是有了更大的空间,他也不敢明目张胆的用出来,大小与否其实关系不是很大。

他决定去厨房找几颗番薯出来种上。

(恭喜你完成首刷刘光天的任务,完成度A,爽感C,奖励棋艺技能书10本。)

“我刷了刘光天?”

何雨柱都无语了,什么破系统,这是又把自己当做勾引他老婆于莉了呗。

老子又不姓曹!

我只是跟于莉学语文,学语文也犯法吗?也不是外语啊。

他无力吐槽,直接把技能书学了,对于棋艺却不放在心上。

这东西屁用没有,可能等自己老了消磨时光用得上。

将所有的东西收好,何雨柱这才一脸平静的朝厨房走去,远远的就听到喧闹的声音。

“竹板这么一打呀,别的咱先不夸,要夸就夸咱们食堂何师傅,厨艺呀真的那么神……”

“只见何师傅大手往案板上一拍,就见那需要七八个人卯足了劲去抬的龙虎镔铁大红锅一气儿飞上天去,在空中滴溜溜一转,就准确的落到了灶台上,大伙凑过去一瞧,您猜怎么着?”

“怎么着?”旁边有人应和。

“那是严丝合缝,就跟灶台上长出来的一样,多一寸多余,少一分不够。”打快板的人回答道。

“您怕是吹牛?那龙虎镔铁大红锅重不下八十来斤,何师傅一巴掌就能给拍上天去?”另一个声音质疑。

何雨柱听了就颇为不高兴,这人懂不懂艺术,懂不懂艺术加工。

“嘿,说了您别不信,瞧我给你说,只看那何师傅长的:

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

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语话轩昂,吐千丈凌云之志气。

心雄胆大,似撼天狮子下云端;骨健筋强,如摇地貔貅临座上。如同天上降魔主,真是人间太岁神。”

这是曹金的声音,将何雨柱夸的史泰龙似的,客观真实的还原了何雨柱的相貌。

何雨柱脸上就露出赞许的笑容,这曹金确实是个可造之材,老子隐藏了这么久的帅气都被他发现了。

眼光确实有独到之处。

得赶紧找个机会培养培养,食堂虽小,却也不能埋没一个人才不是。

这个人,我何雨柱保定了。

等他们念完,何雨柱这才装作没听见的样子走了进去,看到他们就怒骂:“老远就听见你们闹哄哄的,不要做事了?”

马华凑了上来,“师傅,曹金三个将您昨天的事情变成了故事说给大家听呢,大家听了也就一乐,没耽误做事。”

何雨柱并没有听他的,巡查了一圈,发现进度不错,早上的准备工作都快要做完了,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指着曹金三人让他们再表演一遍。

曹金三人大喜,又赶紧念了一遍,无非是将何雨柱昨儿临危不乱,一个人做八个人的活的英雄故事略微夸张的再现一遍。

何雨柱听完大怒,“曹金,我是怎么教你的,做人要谦虚,要实事求是,你怎么能说我玉树临风,貌比潘安,是四千年一出的美男子呢,老子明明是五千年一出。

还说天不生何雨柱,厨道万古如长夜!”

被何雨柱喷了一脸口水的曹金愣住了,他疑惑着:我说了这话么?

他看向马金和牛金,都得到了否定的回答,然后就似乎领悟了什么。

何雨柱却不管他的心理活动,他觉得对于食堂这种浮夸的现象必须从根子里纠正,继续他的批评。

“大家伙来食堂是吃饭的,你怎么能够自作主张,说要把你自己改编好的故事,在吃饭的时候表演给大家听呢?”

“还有,你们的文字实在太差了,我这里给你润色一遍,省的传出去丢人。”

何雨柱赶紧掏出纸张刷刷的写起来,写完读一遍,改了又改,这才满意的递给曹金。

曹金接过,整个人都傻了,这么羞耻的词汇,他实在念不出来呀。

“像什么‘即使我何雨柱只有一人,需手托八口大锅,我何雨柱一样无敌于食堂’“何师傅来了,食堂就太平了,何师傅走了,食堂就塌了””

曹金和牛金马金三人看的有些羞怯的同时,又有一股热血沸腾的劲,一时间表情极为古怪,愣在原地不知道干什么。

马华看了就好奇的凑过去,下一刻,他的脸疼的红了。

原来何雨柱也给他安排了台词,“我有初心一颗,何时照破山河万朵”之类的。

“去吧,好好做事,转正式工的事不要着急,你们的表现我都看在眼里,不会让你们吃了亏。”何雨柱淡淡的表示。

他们虽然不是自己的弟子,但谁叫他们积极向自己靠近呢,不给他们好处,给谁!

“谢谢何师傅,谢谢。”

曹金三人闻言大喜,这下再看纸上写的东西,就不觉得羞耻了,这简直是何师傅的真实写照好吧。

说敢说不是,谁就是他么见不得人好的红眼病小人,看老子锤他。

“何师傅,有一件事必须跟您说,”

曹金将何雨柱拉倒了没人的角落,小声的说道,“我师傅,也就是蔡茂德大厨昨儿找我了,向我打听今儿的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