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马华,带人将这厮押到保卫处去。”

何雨柱怒了,狗日的许大茂不愧是和秦淮茹从一个大院出来的,连陷害人都想到一起去了。

都用饭菜量不足的罪名诬陷自己,自己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这两卧龙凤雏呢。

他不想跟许大茂掰扯下去,跟这种真小人说话,简直是挑战自己的脾气。

不过,他的不耐烦,落到许大茂眼中却变成了心虚,原本五成的把握瞬间膨胀成十成。

“何雨柱,你不敢让我称重,分明是做贼心虚,你就是短斤少两了对不对!”

许大茂回过头来,对着大家伙极为诚挚的煽情,“职工同事们,老少爷们,还有妇女姐妹们,咱们都是一家人呐,难道你们就眼看着何雨柱说不过却动用武力将我赶走?”

“再说,我许大茂凭什么揭穿何雨柱,难道是为了我自己?”

“我呸,我跟何雨柱是同一个大院出来的,咱两关系好捉呢。我揭穿他,是因为我许大茂有良心,我实在是不忍心大家伙的血汗钱被他克扣,每天都带回去送给小寡妇呀。”

许大茂慷慨陈词,越说越顺,连自己都感动了。

可是他抬眼一看,发现观众们还是用奇怪的眼光看着自己,那眼神看的他发毛。

场面一度安静的尴尬。

最后还是何雨柱打破了平静。

“说完了?”他看着许大茂。

“说完了。”许大茂还在想着原因呢,随口就回答。

“说完了就跟我去保卫处走一趟吧,今儿不治你一个破坏生产和污蔑同事,败坏同事名声的大罪,我何雨柱就不配做你爸爸。”

何雨柱说完就要叫马华动手。

“不行,何雨柱,我还没称重呢,没有称过重量,就是到了保卫处,你也不能说我冤枉你。”许大茂不甘心的尖叫道。

“我说许大茂,你这人怎么心肠这么歹毒呢,就见不得何大哥好,亏你还是同一个院子的呢。”

出乎何雨柱意料的,玉海棠站了出来。

她跟于莉是亲姐妹,也到过四合院几次,也认识许大茂这么个人。见到他对何雨柱死抓不放,心中就升腾起一股怒气,想要整治整治他。

“兄弟姐妹们,既然许大放映员心里有疑问,咱们今儿就教他一个乖,让他做个明白鬼好不好?”

“于播音员说的没错,我听你的。”

“俺也听你的。”

于海棠是知识分子,又长的还漂亮,打扮前卫,一向是厂里未婚男青年的梦中女神,遗精对象,就是结过婚的也不能否认曾经何时有过美好的遐想。

天然的就对她有一份好感,对于他无伤大雅的提议,毫不思索的同意了。

“好,那海棠就不客气了,所有从何师傅那里大锅饭菜还没动筷子的同事们都出来,排成一队,咱们今儿挨个称重给许大放映员看,让他看看何师傅到底有没有短斤缺两。”

“我第一个。”

于海棠说完,第一个将自己的饭菜放在了秤盘上。

现在她心中都有些庆幸,幸亏自己胡思乱想,只是把多给的那块心头肉吃掉了,剩下的还没动呢。

餐盒放上去,准确无误。

接下来是第二个,第三个……

一旁还有马华等人介绍这些人一共打了几两饭几两菜,最后计算出在何雨柱那里打的饭菜的分量。

如果说多打了几份饭菜的人还有误差的话,那些只排了何雨柱这一队的就更有说服力了。

清一色的分毫无差,毫无错误。

“许大茂,咱们这里一共称了五十三号人,全都没有短斤缺两,你还有什么话说!”

等最后一个人称完,于海棠走到许大茂面前厉声娇喝。

“我,我……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五十多号人打饭,怎么一点都不会有错?”

许大茂脸色苍白,目光呆滞,他怎么也想不到世界上会有何雨柱这么可怕的人,人工打饭,竟然一点儿也没错。他就是想鸡蛋里挑骨头也挑不出来啊。

“李副厂长,我,我好像又失败了,您可千万不要进来……”许大茂喃喃自语,然后就听到大门一下被推开的响声,冷风裹挟中还出来一个熟悉的身影。

“完了,李副厂长!”

许大茂刚想喊叫提醒,就心肺间传来抢通了一般的痛苦,他回首过去,却看到何雨柱朝他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好你个何雨柱,早上我是怎么跟你说的,叫你好好做饭,人是铁饭是钢,只有我们的工人兄弟姐妹们吃饱了吃好了,才能认认真真做事。”

“人家蔡师傅两个才请假多久,你就短斤缺两,还以次充好,给同志们吃坏的空心菜和馊饭,这是一个有良心的厨子能做出来的事么?我看呀,你的良心都黑了。

闹出这么大的事情来,我看你这个厨师班长也不要做了……”

李副厂长人还在寒风中,充满了威严质问的声音就传了进来。

也不知道他啥时候学的未卜先知,还没进门就笃定何雨柱做的饭菜质量有问题,被吃饭的职工发现了,导致食堂里闹出事端。

食堂里众人听了脸色都很精彩,聪明的人瞬间就想到了很多,想到了昨日何雨柱坑了李富贵一把,李富贵会不会趁机报复的事情。

先是许大茂带外面的食物来诬陷何雨柱;

现在又是李副厂长不问青红皂白的往他身上扣屎帽子;

这一波一波的,吃饭群众都蒙了。

吃瓜群众蒙了,何雨柱却笑了,反派终于粉墨登场。

“李副厂长,我觉得你还是把事情调查清楚再来扣屎盆子为好。要不然,屎盆子扣不到别人身上,那是要你自个咽下去的。

到时候,你自己的名声毁了不要紧,要是传出去咱们红星有个屎厂长,那就把咱们大伙的脸都打了!”

既然撕破了脸,何雨柱也不给他面子,阴阳怪气的刺他。今天新来的职工看了大呼过瘾,都很是佩服的看着何雨柱,这年头工人虽然横,但是敢当众顶撞一个副厂长的却是几乎没有。

“嗯,什么意思,许大茂?”

李副厂长就比许大茂机灵很多,发现气氛不对,顿时用询问的目光扫向许大茂。

他后面的刘岚也是快步跑到打饭菜的窗口看个究竟,她得给自己的贵贵分忧解难。

“李副厂长,食堂,食堂的饭菜没有问题,兄弟几个看错了。”

迎着李富贵探寻的眼神,许大茂心中一虚,黯然的垂下头去。

他这一次,没搞臭何雨柱不说,还把李副厂长的事情办砸了。

难免会在他心中留下办事不力的印象,以后要再赢得他的看重,可就更难,一条小黄鱼怕是不够了。

“食堂的菜没有任何问题,没有举报人说的空心菜发黑发臭和馊饭的问题。而且菜品极端出色,我问了十几个工人,他们都说这是进厂十多年吃过的最好饭菜。”

刘岚看着何雨柱,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不是说他今儿炒的菜里有空心菜么,怎么会没有?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错?

而且,他今天还能及时一个人完成整个工厂所有职工的饭菜,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难道他一个人同时炒八口锅的传言真是真的?

刘岚心潮起伏,昨日他们三个回去也打听了食堂里发生的事,却是第一个不信何雨柱能做到。

还以为是马占奎和张大彪帮了大忙呢。

没成想这一切都是真的。

“什么,他完成了!怎么可能!”

李副厂长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不过,他城府甚深,

笑道:“刚才有人诬告,说今儿个食堂没有按时做好饭菜,耽误工人正常生产,我就过来看看。事实证明,厨房里的兄弟还是很能干的,这事子虚乌有嘛。”

“散了,大家伙都散了。”

李副厂长说完,就要靠自己的副厂长权威把这事压下。

“我不服,李副厂长,今儿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就在李副厂长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时候,一个声音在人群中炸了开来,何雨柱冷笑一声排众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