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何雨柱并没有直接会四合院,而是去了菜市场。

在菜市场走了一圈,何雨柱很是感慨,这个年代的工人真是太幸福了,享受着几亿农民的供养。

一斤馒头0.2元,青菜更是便宜,一般都是几分钱,就是肉菜,一元钱也能买100只鸡翅,牛肉价4毛左右,猪肉还更贵,要7毛多,羊肉五毛多。

何雨柱转了一圈,买了半只大公鸡,两块豆腐,还有一斤猪肉,一些青菜,最后也才花了不到3元钱,这让他不由的想起了小时候一块钱能买一瓶牛奶一个大肉包子的幸福时光。

何雨柱现在领的是六类地区(天津、京城)二级工的工资,加上补贴每个月有37.5元的收入。

也就是说只养他一个人,几乎都能天天吃上荤腥,就是还要照顾妹妹何雨水,小日子也过得有滋有味,更别说他隔三差五就能从厨房带回剩菜剩饭。相比于普通工人,他家的生活条件起码是奔小康了。

而现实是,何雨水已经半年多没见过荤腥了。

钱哪去了?都支援秦淮如一家去了呗。

“宁愿拿去接济寡妇,也不愿意对自己的亲妹妹好一点,难怪剧中何雨水嫁了就没回过娘家,换谁,谁不心寒哪。”

何雨柱叹息一声,对傻柱,他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他的不幸基本上都是自己造成的,应了那句古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就像他的最大不幸秦淮如,其实只要他坚定的表明态度,一个寡妇能奈何?正是大家伙看清了他愿意和秦淮如不清不楚,黏黏糊糊的,这才不给他介绍对象,省的里外不是人;

想必何雨水也知道自己在哥哥的心中份量不如秦淮如,这才在没出嫁前站在秦淮如一边。

其实看她后来质问秦淮如是不是上了环故意不给何家留后就知道,实际上她和秦淮如的关系并没有那么亲密,生存技巧罢了。

想着何雨水在家里还要靠讨好秦淮如来生存,那么的小心翼翼,何雨柱心中也不是个味,既然占据了傻柱的身体,他觉得在追求自身幸福的同时,也有责任带给真正关心他的人幸福和光荣。

又顺手买了一包大白兔奶糖,想必何雨水这些女孩儿是肯定喜欢吃的。

路过工厂围墙外那处水泥管的时候,何雨柱特别扫了一眼,没有意外,还是有三个小小的身影在那鬼鬼祟祟偷吃东西,心中长叹一声,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也。

秦淮如发现棒梗偷东西的时候,如果第一时间去找棒梗,完全可以发现他还偷了老母鸡的真相,把许大茂的老母鸡还回去,不至于发生许大茂威胁要报警的事情。

可惜,秦淮如偏偏选择了让自己给他顶罪!

这样的包庇纵容,这样的溺爱教育下,三个孩子能成才就见鬼了。

何雨柱没有去惊动他们,提着东西回到了四合院。

这是他穿越来第一次回家,一切都是那么的新奇,古旧的砖墙,不规则的石板路,七拐八绕的胡同,路上一个个穿着臃肿但是精气神十足的工人,迥异于二十一世纪的现代。

一路上打招呼的很多,何雨柱很不习惯这种热情,却又觉得其实还不错,这个年代很多人是真的认为远亲不如近邻,把邻居当亲戚来看的。

这也是四合院会有三位大爷这种没有血亲的封建家长式人物的一个重要原因。

何雨柱家的四合院一共三进,他家在最后一进的正房,沿途少不了打招呼的左邻右舍,等到他回到家里时早已筋疲力尽,这玩意简直比工作还累。

“这个生存环境,真的会把二十一世纪的宅男逼疯。”

何雨柱有些后怕的摇摇头,开始做饭。

他今儿打算好好跟妹妹聊聊,就拿出了十二成的厨艺做饭,先把鸡放砂锅里炖了,准备煲红枣枸杞鸡汤;

两片豆腐做麻婆豆腐;

还有一斤猪肉,直接做了红烧肉,闷得酥烂,肥肉晶莹宛如玉石,摇摇晃晃,颤颤巍巍,让人看了止不住流口水。

这伙食,放这年代,大部分家庭过年的时候都吃不上,更别说这还是何雨柱大师级的厨艺亲自做的,使用完30本技能书,他有自信,四九城的全部厨子加起来,他能打十个。

切鸡块的时候,就见到秦淮如从工厂回来了,两人眼神触碰间,秦淮如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一声不吭的进了门,她有自己的骄傲。

饭菜做完,浓郁的鸡汤香味就铺满了整间屋子,开始向外面传去。没多久,外面就传来何雨水跟人打招呼的声音,紧接着推门而进,现出一个青春洋溢的大姑娘。

“好香啊哥,你今儿做什么好吃的了?”何雨水半年都没怎么沾过荤腥了,一闻到香味口水就止不住了。

鼻子吸来吸去,装了自动导航一般,带着她整个人飘到了灶台上放着的菜品上。

“哇,红烧肉哎。”何雨水惊喜的叫出声来,伸手就要去抓,冷不防被突然出现的筷子敲了手背。

“洗手去。”

“哦,哥你不能偷吃啊。”何雨水话音还没落下就冲出了房门,还不到5秒钟就又赶了回来。

这次何雨柱没有拦他了,笑吟吟的看着她像个小猪一样哼哼唧唧的吃肉。

前世他就想有个乖巧的妹妹,没成想现在实现了。

何雨水吃的可欢了,一连干掉了三块红烧肉,这才发现何雨柱没吃,不由好奇的抬头问道:“哥你怎么不吃,可好吃了。”

“好吃你就多吃点,哥在食堂吃过了。”何雨柱给自己盛了碗鸡汤,吹开热气腾腾的水雾,咕噜喝了一口,让鸡汤的温暖滋润整个肠胃,那滋味别提多美了。

更让他惊喜的是,这个年代的鸡都是真正的走地鸡,吃的是虫子、草籽和烂菜叶,味道鲜美,肌肉鲜甜,比后世圈养的不快乐的鸡味道好多了。

“话说纯用野菜喂大的猪可以片肉下火锅,在开水中涮一下沾点酱油,味道比羊肉海鲜美,也不知道真的假的,改明儿试一下。”

何雨柱琢磨着,就见得妹妹放下了筷子,专门盯着麻婆豆腐下筷子。

“你怎么不吃了?”

“我吃饱了,秦嫂子和棒梗他们还没吃呢。”

何雨水露出善解人意的笑,只是何雨柱的心却蓦然的一痛,你从小这么体贴,活的一定很累吧。

不由的揉了揉她的脑袋,柔声道:“今儿别管他们,你吃你的,不够明儿哥再给你做。”

“可是……”

“没什么可是,你不吃我端出去倒掉了。”何雨柱作势要起身端盘子。

“住手,那是我的肉肉!”

何雨水一把将盘子抢了过来,一副老母鸡护小鸡仔的样子,把全部的红烧肉倒在了自己的碗里,只是吃着吃着,眼泪就吧嗒吧嗒的掉落下来,忽然再也忍不住,转身冲进了自己的房间,压抑的哭声从里面传来了出来。

何雨柱跟了过去,摸了摸她的脑袋,“怎么哭了,挺大一个姑娘,过两年就要嫁人了。”

“我不管,我就要哭!”

何雨水凶巴巴的,却又蓦然笑出了眼泪,“哥,你多久没有摸我的头了,我记得上次还是爸爸离开我们的时候,那时你说妹妹别哭,以后哥哥照顾你。”

“你的手好大好暖,当时我都好想好想叫你爸爸的。

可是从那天以后,你就再也没有摸过我的头了。”何雨水一脸的憧憬,有时候她就想,要是没有秦淮如多好,自己就不会没有爸爸,也没有哥哥了。

“好,老哥答应你,以后多摸摸你的头。”何雨柱鼻子有点酸,风沙吹的。

“哼,我才不要呢,我都长大了。”

何雨水却傲娇的不领他的情,但敏感如她,却已经感觉到老哥今儿变了,变的更加在意自己的感受。

这让她高兴地同时还有一种害怕,害怕这只是昙花一现。

“哥,我去把肉给秦嫂子端过去……”

话还在嘴边,就被何雨柱拦住了,“雨水,以后咱们家的东西不要给秦淮如家里送去了。”

迎着何雨水不解的神情,何雨柱正要给她讲自己以后的规划,就听到外面杀猪一般的叫声,

“哪个天杀的把我下蛋的老母鸡偷了!”

那声音尖锐难听,都有做太监的潜质了,何雨柱一听,得,今儿这事讲不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