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未曾认真读书,学堂里且听过几回,些须认得几个字。”何雨柱实话实说。

这点瞒不了,他也不想瞒。

“那就奇了,听你的谈吐完全不像是小学没毕业,差一点的高中生可能还比不上你。”

杨厂长惊奇的看着他,“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这些词,你是从哪听来的?”

“看书。”

何雨柱有些羞赧的挠挠头,

“我们院有一个许大茂,和我吵架的时候老是说我就是个厨子,大字不识几个,我为了争口气,就把妹妹的书捡起来读。”

何雨柱贡献出奥斯卡影帝的演技,眼中露出回忆的色彩,嘴角还慢慢涌出幸福的微笑。

“一开始我读的很慢,因为很多字都不认识,非得一手拿书一首拿字典,一个字一个字的认着。”

“那段时间真是度日如年,无数次的想要放弃,心想何必呢,我一个厨子没文化才是正常的嘛。”

“不过我这人轴,好面子,一想起许大茂的嘲笑我就受不了,逼着自己坚持了下去。

坚持了三个月,情况就慢慢好转,我读书不再吃力,相反,我从中感受到无穷的魅力,我似乎走入了一个了不起的世界。

这个世界那么的神奇,又那么的熟悉,我在其中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快乐,想问题的时候也清晰了许多。”

“就这样,读书的习惯就坚持了下来。

以往我怕别人笑我,没敢表露出来,现在我想开了,我就是我,别人笑我关我什么事,活的自在些更好。”

何雨柱的脸上,自然而然的显出恬淡而柔和的笑容。

这笑容如有魔力,将杨执中这种宦海沉浮的人精都感染了,脸上的肌肉线条也变得柔和不少。

赞同的点点头,“你做的没错,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知识使人明智,任何一个人想要不浑浑噩噩的活着,都要多读书。”

眼前的何雨柱,眼中有温润智慧的光芒,那种能够独立思考,有自己成熟思维的光芒满溢出来,令人下意识的关注。

看着这样的何雨柱,他很难将这样优秀的年轻人和以往那个眼神混沌,说话蛮横的傻柱联系到一起。

他不由的想起了年轻时候为之心神激昂的那句话,“自由之思想,毒立之精神”,一时间心境掀起了波澜,对于眼前的年轻人,升起了爱才之心。

杨执中继续跟何雨柱攀谈下去,了解他读书中的一些疑惑,给予了自己的思考。

知道何雨柱立志成为一个优秀的钳工,甚至工程师之后,更是鼓励他不要放弃。

“学习最好的时间是十年前,其次是现在。小伙子,不要放弃梦想,不要放弃努力,我看好你。”

拍了拍何雨柱的肩膀,杨执中心情舒畅的往行政楼走去。

这是自打调来红星厂以后,他为数不多舒心的一刻。

他不是土生土长的红星人,是大领导一纸文件从外面调来整顿红星散漫作风的心腹,肩负重任。

正因为这样,有形无形之中他在红星厂的话语权并没有外人想象的那么一言九鼎。

其中掣肘最严重的是主管全厂生产的副厂长韩怒。

一直认为杨执中是下山摘桃子的,抢了原本属于他的正厂长宝座,凭借老资格和对生产的熟稔,好几次让杨执中在高层下不来台。

为了瓦解韩怒的攻势,杨执中下定决心另辟蹊径,利用自己的关系联系上了斯拉夫人,想要购买他们即将淘汰的三号生产线。

只是这项工作目前进展的也不是很顺利,更让他备受指责,现在已经有人在怀疑他的能力问题了。

说是如果当初是韩副厂长上位,绝对不会这样。

杨执中知道,造成这一切的根源是自己在生产领域缺乏一个能挑大任的心腹。

这样的人,既要有能力,还要忠心,十分难找。

久久寻觅不得,这也是他今儿午休时间跑车间寻找人才的原因。

他看出何雨柱是个人才,那种气质是骗不了人的。

“可惜,他只是个厨子!”

杨执中心中的喜悦暗淡下来,要是何雨柱是个钳工,而且钳工技术有他的厨艺那般出色,他无论如何也要将他重用。

“他现在在学习钳工技术,似乎可以期待……”

杨执中脑袋中闪过这么一个念头,旋即摇了摇头,被自己的异想天开逗笑了。

没有十年的磨练,哪能打的出精彩绝伦的拳。

钳工也是如此。

没有从少年时候学起,现在去学,哪能有大成就。

何雨柱学钳工,注定是精神可嘉,现实骨感——这是杨执中对何雨柱的看法。

“算了,再等等,等等。”杨执中安抚内心的躁动。

“这老头不错,不是在作秀的环节还能跟我平等的交流,着实难得,难怪电视剧中和傻柱关系好,在他落难时,傻柱还愿意给他送吃的。”

何雨柱望着对方的背影喃喃自语。

他觉得今儿遇上杨执中,然后被他鼓励好好学习是个不错的机会。

换位处之,任何一个人昔日随便指点了某人,而这人因此收到鼓舞最终取得了不小的成就,逢人便说自己能有今天的成功全靠当初那人的鼓励。

这会是多大的成就感!

对那人的亲睐,只怕是仅次于亲儿子了。

当然,何雨柱也明白,这一切的前提是自己能取得不俗的成绩,要不然一切休提。

只是,拥有了钳工技能书的自己,又怎么会泯然众人呢。

何雨柱淡然一笑,就看到沈俊如一脸板正的走了进来。

“嗯,早到了半个小时,态度上还算诚恳,说明你的确是想学东西。”

沈俊如冲何雨柱点点头,开始检测他的基本功。

一些理论知识,何雨柱一知半解,沈俊如脸上不满意,心中却松了一口气,起码基础还算牢靠,不是一问三不知。

不过到了实操的时候,沈俊如也是震惊了。

何雨柱的手真是纹丝不动,一点儿颤抖都没有,平稳的像是做了几十年的老钳工。

“你以前真的没学过?”

沈俊如很想不给对方臭嘚瑟的机会,却终究还是按耐不住。

他知道对方切菜和挥锅铲也需要力量控制,知道对方不是一般的新手,但是能稳到这个程度,确实是出乎他的意料。

何雨柱只是嘿嘿笑笑,没有说什么。

其实他知道其中的原因。

一般人使用锉刀是用100斤的力去做20斤的活,自然难以控制。

而他不同,他的力量太大了,500斤的力量去做20斤的活,就像成年人玩弹珠一般,自然是游刃有余,随心所欲而不逾矩。

“你的基础很扎实,咱们可以加快学习速度,这颗螺丝的纹路坏了,拧不进去,你今儿的任务是把它修复,拧回去。”

沈俊如抛出一颗螺丝,何雨柱接过,发现这枚螺丝纹路基本上都是完好的,自己所需的只是将部分损坏的地方修复就行了。

固定好螺丝,接下来就是负责抖的过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