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何雨柱的第一次训练,毫无疑问的在沈俊如的毒舌中度过。

他倒是甘之如饴,一点儿也没有不耐烦和气氛。

相反,作为一个文科生,他从小就对工科和理科怀有莫名的崇拜。

能学工科和理科的都是怪物。

而沈俊如这种既是工程师,又是七级钳工的家伙,更是怪物中的怪物。

人家能认真教自己,那是多大的面子,骂两句就不是个事。

就当他是二十一世纪的驾校教练好了,要想拿驾照,不挨骂是不可能的。

更何况,何雨柱在打磨螺丝的过程中一点儿也不枯燥,相反他很是沉浸在其中。

看着凸起的螺丝逐渐变成自己想要的形状,那种满足感和成就感是敲诈许大茂多少次都体会不到的。

可惜,沈俊如很快就走了,他还得去一号车间上班。

出生成分不好的他,明明有工程师的头衔,却还是做的七级钳工的工作,脏活累活一点儿也不少,体力上的消耗不提,那份心中的郁闷与憋屈才是最主要的。

“心有猛虎,却要跟我们一起学猫叫,这大概是他选择做一个吃货憨货的理由吧。”

何雨柱叹息一声,收回目光。

时局如此,他也帮不上忙。

甚至,何雨柱还暗自庆幸自己幸亏是三代雇农,比贫农还低一级。

在这个越穷越光荣的年代,这可是一枚了不得的护身符。

“凭借这个身份,加上苦练的手艺,老子就不信了,这辈子就不能捞个大官当当。”

何雨柱继续训练。

不过,他这次并没有继续锉螺丝,而是找了一块木板一把刻刀,开始在上面刻字。

这是他突然而然的想法。

早前他就学了佛前吃瓜的书法技能书,而且到了大师级,书法本身上没问题。

那是否可以借用这个优势,以刻刀做笔,把书法刻在木头上,从自己熟悉的领域摸索,然后再过渡到锉刀上呢。

很有可能。

何雨柱信心满满的做了起来,却没发现,这个废弃的车间今儿格外热闹,竟迎来了第三批客人。

两峰之交陈丽。

“喂,许大茂干什么呢你,不知道这里是废弃车间,一般人不能进来?”

陈丽看到何雨柱的刹那,心中就涌起一股喜悦。

报仇雪恨就在今朝。

要知道这个废弃车间别看不起眼,但是还有一些钢材肥料,以及零星的残破工具,比如说锉刀之类的,要不然沈俊如也不会选在这里教何雨柱。

但这些东西都是厂里的,私人不得动用。

动了,没准就是偷盗。

或许没那么严重,但也可大可小。

陈丽就是对昨天何雨柱占了自己便宜,还一脸平静的模样很是气愤,想狠狠的吓何雨柱一顿。

至于吓一顿之后怎么办,却是没想过的。

“你好,很高兴再见到你,陈丽同志。”何雨柱看到陈丽也颇为高兴。

他今天问了牛爱花,才知道这个女人居然是大学生,还是厂里技术科技术员,听说很得总工段老的看重,有意收为关门弟子。

这是一个集才华与美貌于一身的奇女子,不配自己真是可惜了。

他很想深入交流一番。

“我可不好,见到你我的好心情糟透了。”

陈丽故意板了下脸,沉声道:“许大茂同志,我是技术科技术员陈丽,你私自闯入厂里明令禁止进入的废弃车间,我怀疑你有偷盗的嫌疑,你现在跟我去保卫处走一趟。”

厂里保卫处,是一个暴力部门,厂里的一般职工都是对它敬而远之,对大伙具有相当的威慑力。

陈丽是故意吓唬何雨柱,想看看他害怕的样子,然后再答应自己几个非分的要求。

却不料何雨柱闻言依然从容不迫的继续手中的动作,嘴里淡淡的声音飘出。

“陈丽同志,我想,对于一个利用午休时间学习钳工技术的勤奋工人,厂领导更愿意的是送他去广播室接受采访,让更多的同志向他学习。”

何雨柱回头到了他一眼,嘴角露出一丝戏谑的微笑,

“而不是保卫处。”

“哼,牙尖嘴利,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陈丽闷哼一声,何雨柱不怕,她还真的拿他没什么办法。

她好奇的扫了桌面一眼,隔的有些远,看不清何雨柱在忙活什么。

就有些好奇的慢慢踱步过去,生怕何雨柱发现了。

却不料何雨柱猛地伸直腰,拍拍手,“想看就看,用不着偷偷摸摸的,我送你了。”

说完转身就走,只给陈丽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这是什么东西?”

陈丽扫了何雨柱一眼,看到他的身影消失不见,这才好奇的低下头去,这才发现自己手里的是一块小木板,上面赫然刻了一行字。

“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春风十里,不如你!”

腾!

一团灼热的红晕爬满了陈丽的脸庞,心脏有一股蓦然击穿的同时,还有一股羞臊难当。

望着何雨柱离开的方向,狠狠的跺了跺脚,“呸,好不要脸!”

却是把木板抓住了,终究没有丢出去。

何雨柱之所以离开,是发现自己真没什么话题可以聊的。

与其尴尬无言,不如潇洒离开,留个好印象。

当然,暗中撩拨一下也是挺好的,他可是记得八九十年代的女青年,可是非常吃这一套的。

他很早就羡慕的听老爹提过,那个年代,会念几首酸诗,能弹一手吉他,就能让一个形象气质俱佳的女孩真心爱慕,他羡慕好久了。

所以终究是忍不住试了。

回到食堂,指点了一下众人炒菜,发现今儿厂领导不用开小灶,就没他事了,悠哉悠哉的向图书馆走去。

这年代太无聊了,他也只有读书才能填补内心的空虚。

“曹主任,我来还书。”

何雨柱将《林徽因文集》递了出去。

这本书他只翻了一下,不是很感兴趣。

就是其中有名的《你是我的人间四月天》,他慕名扫了一遍,也感受不到特别的魅力。

这没辙,脑电波不对路,还是不要强求。

就像高中时看铁骨郭的诗词《天狗》,他当时都惊呆了,这是诗?

确定不是狗屎?

我上我也行!

但事实上,这首诗还很有名,在文学史上都排的上号。

他只能转而去看穆旦的《赞美》。

曹立三还在神游,被何雨柱吵醒,接过书一看就有些惊讶,“何师傅,这本书你昨天才借的吧,这么快就看完了?”

“没看完。”何雨柱理所当然的回答。

“没看完你就还?你不知道一本书借出去可以借一礼拜?”

曹三立还以为何雨柱不知道这个规定,打算将书递回何雨柱。

“谁说借书就一定要看完的,昨天我只是看那个假洋鬼子不顺眼,坏他好事而已。”何雨柱笑道。

“你呀你。”

曹三立恍然大悟,自己却也笑了,说了一声“干得好。”就帮何雨柱办理还书手续了。

“看来在讨厌别人装逼这一块,大家伙都是一样的。要装逼,可以,我自己来。

别人?不行!”

何雨柱摇摇头,自顾自的跑进去,找到了一本《钳工的自我修养》看了起来。

这次和上次不一样,何雨柱已经刷到了钳工技能书,不再是看天书,相反,此刻的他已经能批判的看。

他就发现,这本书里的内容,许多已经过时了,还有一些甚至是谬误的,真的按照这样操作,是很可能断手断脚的。

“等下要记得跟老曹提一嘴儿,那些文艺性的书籍倒还没什么,这些实操类的,数据错了后果是很严重的。”

何雨柱莫名想起了贾东旭。

这家伙就是操作不规范,结果自己死于工伤,秦淮如两行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