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何雨柱哼着歌往回走,就看见一个漂亮的女人推着一辆自行车在那里一脸愁容。

是于海棠。

“于同志,自行车坏了?”何雨柱走近去问道。

“是何大哥!”

于海棠看到何雨柱,脸上的愁容一扫而空,宛如满天乌云散开,露出皎洁的月光。

少女的皎洁、治愈的笑容,让何雨柱的少女心都苏醒了,那感觉就像是春风吹过泸沽湖,秋雨浸润九寨沟,啊啊啊,西湖美景……

“咦,何大哥你笑什么?

讨厌,你一定是嘲笑我车链子掉了都不会修。”于海棠给了何雨柱一个卫生眼,推着自行车就要离开。

“且住。”

何雨柱拦住她,几下拨弄就将车链子上回去了,空挡踩了几下没问题,这才将车把给回。

“呀,这就上好了,没事了!”

于海棠试了几下没问题,这才停下车崇拜的看着何雨柱,到:

“何大哥,还是你厉害,我自己都弄了快一个小时还是坏的。”

“这有什么,男人嘛,总要多学几样手艺,正所谓艺多不压身。

至于像海棠你这样美丽的女人,只要负责貌美如花便好。”

何雨柱淡淡的道。

他倒不是真的喜欢上了于海棠,想要将她放进自己的鱼塘,只是嗅着少女淡淡的体香,便不由自主的想逗她开心。

这是一个绅士的品格。

其实,对于于海棠的相貌他不是很满意的。

五官有些普通,皮肤略显粗糙,合起来就是众多那个水平70分左右。

不过加上化妆和穿衣品味,也能堪堪打到八十分。

学历也还可以,起码初中毕业了,以后交流起来不会有太大的代沟,总不会出现中秋赏月,

自己朗诵诗歌“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的时候,她会来上一句“今晚的月亮好圆,好像一个烧饼”的大煞风景的话。

就是这人有些小虚荣,爱享受,用这个年代的叫法是小布尔……,二十一世纪的说法是小资。

何雨柱还不知道她小资的程度,只能通过了解才知道她是否适合做老婆。

“于同志……”

“何大哥,你还是叫我海棠吧,雨水也这么叫我。”于海棠有些娇羞的止住了何雨柱的话头。

本来在她的心里,何雨柱只是何雨水大哥这样一个符号,无所谓喜欢不喜欢。

不过自从上次在供销社见过面,看到何雨柱话都没说几句就有人帮着把自己费尽唇舌也没能买到的信纸买到手,解了她的燃眉大急,她就对何雨柱心生好感。

更何况,今儿看到何雨柱在食堂大发神威,将许大茂拿捏的死死的。更是将她心中很是威严的副厂长李富贵都认怂,心中很是佩服他的口才和胆识,打定主意加深认识。

恰好今天看到何雨柱在后面,心一狠就在车链子上踹了一脚,把链子踹掉,果然等到了何雨柱搭讪。

“海棠,车我来推吧。”

于海棠将车把交给何雨柱,自己跟在一边跟他说话。

“何大哥,你年纪不小了吧,为什么不结婚?”

两人说了一路,于海棠忽而鼓足勇气朝他瞟了一眼说道,说完又迅速的低下头去,耳朵根子都红透了,像一只小鹿。

“那你为什么不上清华!”

何雨柱差点顺口顶她,幸亏憋住了。只能装无奈的道:

“是啊,我也想问问未来的老婆,咋的快三十年了还不出现呢。”

“扑哧”

于海棠忍俊不禁笑出声来,旋即用手捂住小嘴,“何大哥,你说话真是……真是太有趣了。”

“那何大哥,你觉得你未来的妻子会是什么个样子呢?”

“不清楚,不过我觉得她要是能有海棠你万分之一的美丽,便也是上天对我的恩赐了。”

“你你,何大哥你太坏了,就知道打趣我。”于海棠高兴地芳心都酥了,扭捏的抓住两只小辫子发梢转过头去。

他好坏哦,可是我其实很喜欢的。

于海棠摸着自己发烫的脸庞,她觉得自己生病了,最好打一针。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恰似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看了于海棠娇羞的样子,何雨柱脱口而出徐志摩的诗句,他感觉古往今来,论到写少女的娇羞,就没有超过这首的。

“何大哥,你再,你再这样,轻薄,我我就走了。”

于海棠羞惭惭的道。

“呵呵,不说了不说了,我放在心里想。”

何雨柱知道这个年代的女人便是这样,经不得吹捧,最后逗她一下便转换了话题,感谢今天中午于海棠站出来给自己说话。

“哼,许大茂这个人坏死了,亏他还跟何大哥你是一个院子的呢,总想着陷害你,我当然要站出来揭穿他了。”

于海棠有些喜悦的回答,她自个也觉得中午的事情干的不赖。

事后,闺蜜郭玉还夸她有女英雄风范呢。如今被自己欣赏的男人夸了,芳心跟粘了蜜蜂屎似的。

两人欢声笑语的交谈着,不知不觉中来到了厂里保卫处旁边,隐隐约约就看见一个女人跟保卫处的人在拉扯。

保卫处的人似乎被拉扯的不耐烦了,狠狠的一甩手关门进去了,女人愣了一下,蹲在花圃边哭。

赫然是秦淮如。

“是秦师傅,她怎么了?”于海棠有些惊讶的看着这一幕。

她到过四合院找姐姐于莉玩过,自然认识秦淮如,却不知道棒梗偷东西被抓的事情,对于秦淮如一个寡妇在保卫处的门前哭就很迷惑。

甚至都在怀疑保卫处的人欺负人家一寡妇,想要冲上去给她讲理去。

“别,这事不是你想的那样。”

何雨柱赶忙拉扯住了于海棠的手臂,迎着对方疑惑的目光,将棒梗偷东西被抓的事情讲了出来。

“棒梗才多大,他敢偷杨厂长的东西?红酒很贵的吧?”

于海棠惊讶的张大嘴巴,这下她也不敢帮忙了。

“秦师傅,你没事吧,我们送你回家?”

于海棠走到旁边,惊醒的秦淮如擦了擦眼泪,抬起头来就愣住了,直呆呆的看着眼前的璧人。

竟然是何雨柱和于莉的妹妹于海棠。

此时的何雨柱,虽然还没穿上何雨水做的新衣服,却也收拾的干净利落,面皮刮的干净。

再加上洗髓液改善之后的五官与皮肤,以及迥然不同的气质,给人一种精神小伙的精神面貌。

和气质出众,打扮时髦的于海棠,那是相得益彰,珠联璧合。

反正在秦淮如眼里,两人契合极了。

再加上两人有说有笑,貌似亲热,分明是在处对象。

一想到这里,秦淮如的心都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