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香味是从傻柱家飘出来的。“

”好你个何雨柱,果然是你偷的我家老母鸡,老子跟你没完。“

院外的声音激烈了起来,紧接着就是急骤的脚步声向自家大门逼近,何雨水慌得想要站起来,却被何雨柱一个眼神止住。

砰!

门被粗暴的推开,一股冷风裹挟着湿气冲了进来,同时想要进来的还有怒气冲冲的许大茂。

”娥子你看,他碗里的就是鸡腿,还没收拾干净呢。“

许大茂生怕何雨柱毁尸灭迹,信步就要走进来,却发现半天也动弹不了——被一只强壮的手臂拦住了。

”滚出去,老子请你进来了?“

何雨柱左手一拦,稳稳的将许大茂拦在外面,身体还是四平八稳的坐着,右手还能端起碗惬意的喝了口鸡汤。

哎别说,看着许大茂喷火的眼睛,何雨柱感觉这鸡汤更鲜美了。

顿时,他就悟了,高级的菜肴往往需要环境的衬托,想必前世的女体盛也是这个道理。

他不急不慢,许大茂却是怒极攻心,”傻柱,好大的胆子你,偷了我的东西还不让我进屋,你不要以为我许大茂是好欺负的。“

”我,我跟你拼了!“

“拼个毛线你,人菜瘾还大,就你这样外强中干的货色,老子一只手打十个。“

傻柱不愧是四合院战神,武力值天花板,何雨柱只是随手一拨,就把许大茂拨了个趔趄,原地转圈圈呢。

这时娄晓娥也赶了过来,看着许大茂被何雨柱随手推开,也有些生气,”柱子,你咋不讲理呢,我们家丢了母鸡还不能去你家看看了?“

这还是何雨柱第一次见到娄晓娥。

果然和电视剧里一样,皮肤白皙,五官清秀,中等身材,不算漂亮,也不丑,八十分以上的样子。

何雨柱自认为是讲道理的。

之所以对待许大茂和秦淮如很是粗暴,那是他早就判定了他两是红名怪,还是红的发黑的那种,直接就一刀999。

不过对于娄晓娥,这位四合院里没有为难过傻柱,还给傻柱生了唯一儿子的女人,他是存有一丝好感的。

难得温言解释起来,”娥子,我这人吧,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凡事都好商量。

但是谁要是让我不舒服,我就让他一辈子不舒服。许大茂想进来调查,行啊,你打报告啊,你叫声柱子哥啊,咱心情好也就答应了。“

”但他是怎么做的?

事情还没定论,就特么说我是偷鸡贼,还直接推门进来抢东西,要是搁二十年前,咱还以为老蒋的军队又进城了呢。老实跟你说,我没一把烧开水泼他脸上去都算老子心善。“

”这……“

娄晓娥闻言,也是不好意思,何雨柱只是不让许大茂擅闯家门,也是有道理的,就埋汰了许大茂几句。她是资本家出身的小姐,接受过完整的教育,对于何雨柱的调调也是认同的。

也有些惊异,今儿傻柱怎么有些不一样了呢,虽然态度同样蛮横,但是说话间庄谐杂出,不动声色间就把道理占了,以往的他可没有这个水平。

但是许大茂不这样想,面对娄晓娥,他本来就自卑,听到她在外人面前批评自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耍横道:”娄晓娥,你是我婆娘还是他婆娘,我看你以后跟他一起过好了。傻柱,你让不让,不让老子让你后悔一辈子!“

”哟,你还来劲了是吧。“

何雨柱这下也火了,揪起他的衣领抬手就打,”许大茂,你丫是皮痒了是不,我特么是不是警告过你别给老子起外号,你不长记性是吧。“

”你记不住,老子今儿就给你长长记性!“

说完,没头没脸的就朝许大茂抽去,许大茂哪有招架的能力,被打的抱头鼠窜。娄晓娥和何雨水看了赶紧过来搭手,这才把许大茂从何雨柱手中救出来。

”傻……何雨柱,我今儿跟你没完,我找三位大爷去,让他们给我主持公道,你等着吧。“

许大茂又气又怒,却终究不敢再叫傻柱了,捂着脸冲到二进去叫人了。许大茂和傻柱一样都是住在后进,而三位大爷住在中院,要叫人还得跑出去。

”挺大个人了,玩不起就叫家长,瞧这点出息。“

何雨柱摇摇头,他现在也反应过来,傻柱之所以能吊打许大茂,一是傻柱身体素质确实强,二也是许大茂这人太虚了,看着高大,其实都是样子货,轻轻一推就东倒西倒。

这厮下乡放电影,肯定没少乱搞,身体都亏空了。

“娥子,坐,尝尝我的手艺。”

“柱子,你,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情请我吃东西。“娄晓娥哭笑不得,追着许大茂出去了。

”不吃请你吃东西,请吃什么?“

何雨柱坐了下来,嘀咕一声,”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这娄晓娥,放前朝那也是千金小姐,却嫁给个不能生育的许大茂,也是个苦命人啊。“

声音远远的飘了出去,娄晓娥身子顿了一顿,再次动身的时候速度却慢了许多。

何雨柱的话,怕是戳到了她的深处吧。

“哥……”何雨水欲言又止。

何雨柱知道她担心什么,筷子脑敲了敲他的脑袋,“吃你的吧小屁孩,哥的事情各自有筹算,需要你个小娃娃担心!只是鸡肉等下吃,还得靠它来给我洗刷清白呢。”

“鸡肉?对了,鸡肉!”

何雨水也是高中生,冰雪聪明,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关窍,闻言用汤勺搅动汤底,就发现一只大红鸡冠在那里,自己喝的分明是公鸡汤。

顿时就松了一口气,许大茂家丢的可是老母鸡。

只是她还想不明白老哥明明有证据却为何不讲清楚,追问下何雨柱也只是一副莫测高深不可说的样子,也就只能按下疑惑静待故事发展。

她更进一步察觉到,自家大哥真的不同了。

做事一样的莽,口无遮拦,还经常动用武力,细心的何雨水却发现,大哥说话看起来难听,其实是有理有据,动手之前也是先把道理占了,绝不是以往的恼羞成怒之下的动武。

换一句话说,以前的傻柱,是靠武力扳回嘴皮子上的失利,其实就是输了之后的垂死挣扎,而现在的何雨柱,动用武力,是为了让别人老老实实的听他讲道理。

高下立判!

更加让她惊奇的是,“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这句诗老哥如何知道的,他可是小学都没上完。

“难道大哥瞒着我偷偷补课了?”

何雨水百思不得其解,却心中的喜悦越来越盛,大哥自个儿成长了,希望他能看破秦淮如的盘丝洞,不再把自己一辈子都坑在上面吧。

想起秦淮如,何雨水心中升起复杂的感觉,明明知道对方是自家的吸血鬼,却要讨好他,这种感觉实在太糟了,幸亏老哥好像已经察觉到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