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何雨柱提笔写道:

“问世间情为何物?

直教人生死相许!

天南地北双飞燕,老翅几回寒暑。

欢乐趣,离别苦,

就中更有痴儿女。

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何雨柱写到这里,就没再写了。

他蓦然发现,把元好问的这首词放在这里,貌似不妥。

这首诗是歌颂大雁至死不渝的爱情的。

给娄晓娥看,有点撩拨的味道了。

“朋友妻不可欺……”

何雨柱喃喃自语,脸现挣扎,把写的字涂抹了,将书合上,也没了再看书的心思,跑去外面打起太极拳来。

他发现了一项规律。

那就是他的速度和力量太强了,体质却没跟上。

这导致了他练武的轰炸力和频率超强,持续力不够。

所以每次练武,他的体力都消耗的很快,才三十分钟就偃旗息鼓。

太短了,算什么男人。

但是,只要他能坚持下去,那么训练成果就会大部分转成体质的加持,相当于专项训练。

练完拳法后,何雨柱又做起俯卧撑和仰卧起坐来。

每一组300个,一连做了五组,这才大汗淋漓的坐在地上喘息。

“何,何大哥,喝水。”

于海棠脸红扑扑的跑了过来,端给何雨柱一碗温水,还害羞的转过头去,不敢看何雨柱匀称的身材。

“多谢海棠妹子。”

何雨柱接过没有喝,放在了一边。剧烈运动后大量喝水无异于自残,他这点道理还是知道的。

“何大哥,你经常这样做运动吗?”于海棠好奇的问道。

“没有,我也是昨天跟保卫处陈松科长学的,这才刚开始呢。”

何雨柱淡淡的笑道。

“何大哥你还看书?”

于海棠有些好奇的扫了一眼何雨柱看的书籍,发现是本大部头,还是专业技术性的,就涌出了几分崇拜。

这年头看书的人少,能捧着一本大部头看的津津有味的更少。

单从这里,于海棠对何雨柱的印象就好了许多,她不觉得一个厨艺高超还记得进修的男人会永远没有出息。

而且,一个厨子跑去看钳工的书籍,很奇怪的好嘛。

于海棠对面前的男人升腾起浓烈的好奇心,很想深入了解何雨柱是个怎么样的人,想方设法的套话。

何雨柱心中一动,也配合的回答。

他没有故意美化自己,七分实话三分假话,用来掩盖关键的节点。

当然,他也是借此来告诉于海棠自己是个怎么样的人。

毕竟,要是两人真的走到一起,三观不合那简直是折磨。

所以他根本就不想去骗于海棠,去骗她的身子。

老实说,有了系统,他从内心里认为找个女人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自然不会看到一个女人就走不动道。

跟于海棠接触,那也只是观察一下而已。

从长相来说,他目前肯定是属意陈丽。

只是还是那话,娶妻当娶贤,虽然对陈丽的容貌和学历满意,但要娶回家,他还是得接触了解之后才会去做。

同时,也是借助于海棠的嘴把自己偷偷补课,暗中学习的事情披露出去,以免等被人发现自己藏了太多的技术的时候不好解释出处。

之前他也是这么干的。

到现在,已经有妹妹何雨水,娄晓娥、沈俊如、陈松,以及杨厂长都知道了他坚持学习一年多的事情了。

所以,自己的转变万一被人提了出来,也可以归纳到自己暗中学习的原因上。

至于为什么学的这么快?

屁话,老子就是这么天才不可以呀。

“何大哥你每天都还看看书吗?真厉害!

像我忙了一天回到家里就只想睡觉。”于海棠眨巴眨巴睫毛,一双剪水眸瞳好奇的看着何雨柱。

柔软的红唇中透出的温润的气息,喷到他的脖颈上,微微有些发痒,惹得何雨柱忍不住想伸出手指挠一挠。

“看书其实是最好的放松,不要将阅读当成任务,要当成一种娱乐,一种休闲。”

何雨柱陪着于海棠闲聊,尽可能的压缩自己的知识量。

但是聊着聊着,他就发现妹妹何雨水和于莉也都在一边忙,一边竖起耳朵的听了起来。

“譬如我们经常读到老一辈的英雄们改造南泥湾的故事。

我们就可以去想,如果我们当时是王将军座下的一个小班长,要负责十几亩的地,要种什么,怎么种,才能够超过别的班,赢得先进。”

“你们说说,你们会种什么?”

何雨柱本来想直接说的,迎着三女的目光就改变了想法。

“我知道我知道,红米饭那个南瓜汤咧,歌里都这么唱的,应该栽高粱和南瓜。”何雨水得意的抢答。

“对,可以种高粱和南瓜。然后我们又可以深入分析,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这里地处黄土高原,是大陆性气候,东南的暖湿气流到不了这里,全年降水稀少,所以要栽种耐干旱耐贫瘠的作物。”

“但是,这些规律其他的战士也迟早会发现,到时我们的优势就不在了,那怎么办呢?

我们就可以同时学习这里的历史,知道黄土高原的劳动人民很久以前就使用秸秆当地膜,傍晚铺在地上可以锁住水分。”

“我们还知道黄土高原的地势,是千沟万壑,宛如静止的水波一般,互相劳作的人隔的很近,却往往隔着幽深的沟壑。

他们只能喊话交流想喊着喊着,就演变成了现在的陕北民歌信天游。”

“我读书就这样,发散性的把思绪抛出去,然后再像网一般收回来。

这样看到的都不是枯燥的知识点,而是丰富的生活画卷,多有意思,不会无聊。”

何雨柱悠悠的做着总结,冷不防却发现三女已经对着自己看呆了。

“哥,你真是个天才,原来你是这么看书的!难怪你才偷偷学了一年多,就比我学的十几年都多。

我以前咋就没发现你这么聪明呢?”何雨水崇拜的看着大哥,一眼眼眸都是孺慕。

“哈哈,自小刺头深草里,而今渐觉出蓬蒿;世人不识凌云木,直至凌云始道高。”

何雨柱爽朗一笑,拍了拍妹子的脑袋,“小妹,你要学的东西多着呢。”

“讨厌,又弄我头发。”

何雨水娇嗔道。

却没有半点生气。

她,包括于海棠姐妹都不觉得何雨柱有些猖狂,只觉得大好男儿就应该这么豪迈。

有说有笑间,到晚上九点多的时候,何雨柱的第一套衣服终于赶制出来。

是一套中山装。

穿在身上,笔挺,硬朗,很提精神。

何雨柱穿上之后,原本还残留三分的厨子气息顿时烟消云散,任谁站到他面前都不会将他和厨子混淆到一起去。

“大哥,原来你这么俊哪,对不对,海棠姐?”何雨水都看呆了,下意识的询问于海棠。

“嗯。”

于海棠声如蚊蚋,看了何雨柱一眼,羞答答的低下头去,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