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一开始,徐慧珍觉得何雨柱这人挺狂,不像个好人。

后来见到他故意激怒蔡茂德,只是轻轻巧巧几句话就将蔡茂德玩弄于股掌之间,还差点被厂领导抓到现行,就认为这人倒是有一份玲珑心思,却品行不好。

直到现在,见到何雨柱露了这一手吹火的本事,徐慧珍才认识到,何雨柱这人嚣张归嚣张,却是有真本事。

有这份本事,狂一点儿也没什么,值得自己在小酒馆里请他喝一盅了。

“只是终究是忙中出错,竟然忘了鹅肉切碎后要焯水,这下肉质就没那么新鲜了。”

徐慧珍嘴角露出小女人的温柔酒窝,指挥苏大强降低火势,醉鹅最后焖的十五分钟那是需要用小火的。

要不然沾了酱的鹅肉容易黏在锅里烧糊表皮,也不容易炖烂。

楚中天显然也意识到何雨柱的这个错误,神情一振,也像徐慧珍一样指挥徒弟放小火势,开始收汁。

“精彩呀精彩。”

评委中一个精神矍铄的老者看了轻轻的鼓掌,然后看向杨执中,

“执中啊,四九城果然是藏龙卧虎,不成想你们轧钢厂就能出现这样的大厨,真是让我看开眼了。”

老者说着话,眼中还倒映着何雨柱火光中掂锅的身影。

这一幕,委实太震撼。

烧菜烧成了杂技,他这么大年纪,还是第一次看到呢。

“荀老过奖了,我这里也就是厨子拿的出手,不比您掌管的南粤厂,高级钳工和高级锻工那是一抓一大把。”

杨执中谦虚的回答,却是任谁都看的出他现在的心情很好。

显然,何雨柱的高光表现让他赢得了兄弟厂领导的羡慕,这感觉让他极为舒服。

“咦,收汁的时候还不收火?”

这时有人惊疑一声,诧异的看向何雨柱。

作为大老爷们,虽然厨艺有高有低,但基本的常识是知道的,何雨柱焖锅的时候还保持旺盛的大火,显然违背常理。

杨执中心脏猛地跳了一跳。

之前何雨柱的表现无关紧要,可要是在他刚刚夸过他手艺不错之后,何雨柱表现拉胯,那就是打他杨执中的脸了。

这时,站在他身后的影子秘书又低语了一声,悄无声息的来到了何雨柱身边。

“何师傅,焖锅的时候应该小火慢煨吧?”他貌似疑问,实则提醒的道。

“请杨厂长和厂领导放心,一切都在我掌握之中,错不了。”

何雨柱还是那句话还给了年轻秘书,然后在茂盛的火焰中迅速抖动锅柄,锅中的鹅肉显然也在他精微的力量操控之下来回滚动。

半个小时转眼到来,杨执中宣布炒菜结束,所有的鹅肉端上来接受考核。

按照规矩,职工考核只需要八成的评委通过就算成功,所以只要一盘盘菜端过来让众位领导打分就行。

沉默了一上午的李富贵终于开口了,和声劝道:

“杨厂长,不如咱们玩个小游戏,用五个一模一样的碗,盖子下贴上名字,端上他们的肉来给众位领导品尝,看谁得的分数最高?”

隔壁重型机械厂的领导对楚中天颇有自信,闻言大喜,赞同的点点头,“这个提议不错,我赞成,杨厂长你觉得呢?”

一下子被人逼到死角,虽然杨执中还对何雨柱最后的失误存有疑虑,却也不好扫了众人的雅兴,只能点头同意。

李富贵显然早有预谋,大手一挥就有专门的人端来同样的餐盘将鹅肉盛起来,打乱顺序,放到了十三位厂领导的面前。

总共五碗,一模一样,只有碗底下写了各自厨师的名字,所有的评委都不知道哪一碗属于哪一个人。

“各位领导,请给出你们宝贵的意见。”

李富贵得意洋洋的扫了何雨柱一眼,作为主管后勤的厂长,他显然是了解厨艺的。

知道何雨柱刚才犯了鹅肉没焯水,焖锅用大火两条错误,即便是他厨艺出众,这回也肯定要输的很难看。

他输的很难看,这就让杨厂长在兄弟单位的领导面前失了面子,肯定会被杨厂长恨上,到时候别说竞争食堂主任,能不能留在食堂都两说。

“你放心何雨柱,到时候咱们还有的玩,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李富贵恶狠狠的想着,被何雨柱打了几次脸,他现在想弄死何雨柱的心思几乎都要超过许大茂了。

“神经病!”

何雨柱被李富贵看的很不舒服,却也没理他,和陈慧珍等人一起看向评委,等待他们的答案。

第一个品尝的正是荀老。

只见他从第一个石锅里夹起一小块肉细心品尝,吃了几口后默默的点头,随手给了个高分。

一直到第四个石锅,这才猛地眼睛一亮,写了个99分,要知道前面的三个锅,才平均给了85分呢。

这下众人都精神一震,想知道荀老为什么给出这么悬殊的得分。

更何况,第四口锅更是给了99的高分,差一分都满了。

不给个说的过去的理由,大家是不会心服的。

“为什么给99?”

荀老大笑,“因为我认为厨艺没有止境,所以扣了一分。”

众人绝倒。

感情老人家觉得不是给高了,而是给低了呢。

“这一定是楚师傅的,他可是专攻铁锅炖大鹅的,要说他们之间谁炒的鹅肉最好吃,肯定是楚师傅。”

有人小声的说道,赢得了大家的同意。

楚中天脸上浮现出淡淡得意,故作谦虚的接受大家的吹捧。他也认为荀老给99分的那盘是自己炒的,这一局,自己赢定了。

还不忘瞥了何雨柱一眼,心想尽管你玩的花哨,但那又怎样,厨艺这块的高低,最终还是取决于味道。

这才是最重要的,其它的都是细枝末节。

徐慧珍倒是有些怀疑的看着何雨柱,她不信这个男人会这么简单。

静下心来之后,她觉得何雨柱这种级别的大厨,肯定是不会犯圈外人都能轻易看的出来的错误。

“难道他是故意的?其中有什么我不懂的秘密?”

徐慧珍有些迷惑的看着何雨柱,觉得这个男人一身是迷,她很想敲开他的脑壳看一看。

“慧珍同志,我的脸上有花么?”

何雨柱当然发现了徐慧珍一直在盯着自己看,就把之前对方跟自己说的话还了回去。

“何师傅这样的厨艺,应该配的是三级大厨的本子,要花有什么用呢。”

徐慧珍俏皮一笑,也把何雨柱之前回答她的话略做修改递了回来。

两人一愣,旋即一笑,都觉得对方是个妙人,可以深交。

倒是蔡茂德两人冷笑,觉得何雨柱真是不知死活,犯了那么大的错误还敢跟女人撩骚,真是色胆包天。

这样的老光棍只怕是见到母猪都会不忍心下手吧。

两人摇摇头,收回目光继续放到评委身上。

何雨柱迷糊的看了他们两人一眼,这两个人经常眼神沟通会心一笑,怕不是老玻璃?

“以前怎么没发现呢,人才呀。”何雨柱摇摇头,看向第二个评委。

结果很快就要出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