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通过了考核,还需要去工会拿三级证书的小本本。

令何雨柱没想到的是,这个制作小本本的干事赫然是之前在图书馆追求陈丽,又被自己戏耍了一通的徐豆豆。

何雨柱心中一沉,这厮该不会故意刁难吧。

看到何雨柱也是来办提升工级的事,徐豆豆脸上一阵错愕,这也太年轻了吧。

要知道,何雨柱才29岁呢。

虽说三级的大厨没有六级的钳工或者锻工等技术工种值钱,却也绝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提拔的。

“牛姐,会不会搞错了?”

徐豆豆看了一眼牛爱花,询问道,眼中却是一道冷意一闪而过。

他认出来了,眼前这人就是前日在图书馆戏耍自己的人。

正是因为他,陈丽愈发不喜欢自己了。

只是当初这人不是自称许大茂么,怎么现在叫何雨柱?

徐豆豆脑海里闪过无数想法,脸上却是波澜不惊,还是望着牛爱花。

牛爱花愣了一下,道:“没问题呀,这个考核结果都写了,杨厂长还签了字呢,你看。”

说着将考核结果的文书递给了徐豆豆,徐豆豆认真看了一遍,发现挑不出问题,这才给何雨柱办理三级大厨的证书。

何雨柱松了一口气,对方没有找茬就好。

他现在的目标是整合食堂,冲击食堂主任的职位,可不想节外生枝。

跟他一起考核通过的还有三位老师傅,一个五级锻工,一个五级钳工,还有一个六级钳工。

那位六级钳工显然跟易中海熟悉,易中海刘海中等人竟然陪着他一起来了工会。

他的名字叫何强。

“老何,恭喜你,今儿终于成了六级钳工,总算是多年媳妇熬成婆,扬眉吐气了。”

易中海看着对方恭喜道。

这何强比他小五岁,比他进厂晚三年,却是没什么天分,人也窝囊,熬了三十来年才有胆子冲击六级钳工,这还是自己看在老伙计的情分上帮他一把才成。

要不然在考核作品成品的时候稍微严苛一些,今儿又过不了。

多年夙愿达成,何强拧巴的脸上也绽放出压抑不住的笑意,轻声道:

“嘿嘿,可别这么说,我这六级的工级在你八级钳工面前可不够看,

不过提到六级,怎么说也是最高等的中级钳工了,工资福利都能提升一大截,家里也能好过不少。”

何强声音中掩饰不住的喜悦,引得其他人也纷纷祝贺他。

何强的家境大家伙都知道,他媳妇给他生了三胎,第一胎两个闺女,第三胎三个闺女。

还是没儿子。

咬咬牙生了第四胎,好嘛,四个儿子。

这样一来,加上家里的两个老人,一家子就有13张嘴吃饭,差点把何强夫妻俩逼疯了。

这次提工级,工资和福利待遇都能提一截,对于他家来说无异于救命的好消息。

何雨柱对于他的情况也是知晓一二,也曾经捐过款的,闻言也开口恭喜他。

何强对于何雨柱自然不敢怠慢,没敢摆钳工更高贵的架子,两人倒是聊的不错。

就在等待的空档,忽然一个公会干事拿着一纸文件匆匆而来。

“徐科,你看看,这是厂里接到的最新命令,厂领导已经签字批示,要咱们立刻执行。”

徐豆豆接过一看,瞬间就炸了,“怎么这么巧,今年就给咱们厂十个六级以下提工级的指标,六级以上只有三个!”

“今年已经用去两个,那咱们就只剩一个了,现在就有两个要提六级呢,考核结果都出来了,你要我怎么办。”

徐豆豆看着何雨柱和何强眼巴巴的望着自己,彻底麻爪了。

“上面说咱们厂这几年的任务完成的不好,所以就减了一半。

徐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您还是遵照执行吧,我这就回去跟毕书记复命了。”

年轻人说完就匆匆离去,公会里只剩下一屋子惊呆的职工。

何雨柱也是气的想骂人,这叫什么事,干嘛轮到自己提工级的时候就缩减名额,这不是叫自己和何强拼命么。

他看向何强,正巧何强也看着他,两人对视一眼都有些不好意思,刚才的和谐气氛烟消云散。

提六级是件大事,都是熬了不知道多少年才熬出来的,关系再好也不会轻言放弃去成全对方。

何雨柱不知道何强是怎么想的。

反正要他放弃,那是休想。

“正好你们两个都在,要不然你们自己商量一下谁上谁下?”

徐豆豆扫了两人一眼,直接将皮球踢给了两人。

何强闻言不吭一声。

何雨柱看了徐豆豆一眼,他倒是没想到眼前的四眼仔年纪轻轻,却已经深得机关干部踢皮球的精髓,是一个太极拳高手。

他自然不会出声,这个时候谁说话谁就会被认定成好说话,指不定就要你发扬风格了。

只是,他不这样做,别人却不会放过他。

徐豆豆扫了何雨柱一眼,道:“要不然何雨柱师傅,你今儿发扬一下风格,今年先让何强师傅上?”

说着,生怕何雨柱不愿意,匆忙的给出了理由,

“你看,何强何师傅今年都五十三了,已经过了男人的巅峰期,他今年要是提不上去,明年再来考核,怕是机会就……不大了。”

“但是何师傅你不一样,你才29岁,以后厨艺还有提高的空间,明年一准能上。

你说要是现在你发扬一下风格,把这个名额让给何强师傅,不就是两全其美了么。”

徐豆豆似乎对自己能想出这个公平的方法十分满意,冲何强问道,

“何师傅,只要你高风亮节,让出了这个机会,想来何强师傅也不会白让你,是吧何强师傅?”

何强闻言神色一振,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就要对着何雨柱表示感谢。

何雨柱立刻闪开了,他才不会接受何强的感谢,那不就是默认了么。

他肺都气炸了好吧。

发扬风格,老子发扬你妹!

老子凭努力考的六级工,凭什么要让给别人。

他沉着脸,冷声道,“何师傅,您先别忙着感谢,这事我答应不了。”

“明眼人不说瞎话,咱们也别遮遮掩掩的,开诚布公的说,提六级工是件大事,不是三瓜两枣,谁都不敢说自己不在意。”

“这不仅是工资和福利的事情,还是厂里和组织上对我们的认可,也是咱们自身个人价值的实现。

坦诚的说,升三级大厨六级工这事我想很久了,天天在想,做梦在想,要我就这么放弃,我做不到!”

何雨柱的态度表明,何强脸上的喜色暗淡下去,徐豆豆却是心中大喜,脸上故意升腾起一股不满,猛地一拍桌子,戟指大骂。

“何雨柱,你这个人怎么回事,你还到底是不是咱们红星轧钢厂的职工,还有没有一点点集体荣誉感和大局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