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许大茂最先请动的是二大爷刘海中。

当然,何雨柱很怀疑这是刘海中早就听到了声响,故意送上门的,谁叫他这人最爱虚荣,最想尝尝官瘾呢。

在单位里,他只是六级钳工,人缘也不好,做官是没指望了,就把一腔热情倾注在四合院二大爷这个身份上。

但问题是头上还有一大爷易中海,他威望也相差甚远,做决定的事情轮不到他,所以他就每次都抢先出击,遇到事情第一个出现,好显示自个的存在感。

这不,一看事情闹大了,二大爷就装作正常出现,很自然的就被许大茂发现,如获救星一般的抓住手臂,“二大爷,您给我评评理,傻柱偷了我家下蛋的老母鸡不说,还动手打我,您看,这里,这里……”

许大茂直接来了个恶人先告状,不仅把何雨柱偷东西的罪名定了,造成先入为主的印象,更是对着自己的身体到处指,说被何雨柱打了。

可惜何雨柱下手的时候早就有预料,专拣有衣服的地方打,二大爷掏摸出眼镜,愣是没从许大茂脸上看到半点伤痕,疑惑的道,

“许大茂,你该不会是瞎说吧,我咋没看到伤痕?”

就伸手在许大茂所说的手臂上的伤口用力一按,痛的许大茂嗷嗷直叫,泪水都差点流出来了。

看他不像做样子,二大爷这才带着许大茂来到三进,隔得远远的就闻到鸡汤的浓郁香味,顿时就流了口水,也没多想,居高临下,张口就问,

“傻柱,许大茂说你偷他家鸡了?”

何雨柱没有理他。

他就不待见这个倚老卖老的老家伙,人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放他身上就是坏人越活越老,身为四合院的话事人之一,哪有直接用傻柱这种侮辱性的外号称呼别人的。

“诶,你耳朵聋了,我跟你说话呢?”二大爷有点生气了,几个意思,你在这吃好的喝好的,我过来了不要我一起吃,连打声招呼都不,还把我放在眼里?

“哦,原来二大爷您跟我说话呢。”

何雨柱这时才如梦初醒,笑容如花的解释起来,“我刚刚听到有人叫我傻柱,我就琢磨呢,谁特么这么没教养给人起外号呢,就连隔壁二傻子都知道叫我柱子哥。”

刘海中被噎的说不出话来,何雨柱说的又没错,他也不好直接回骂,只能老脸青一阵红一阵,好久才回过气来,看向许大茂,道:

“许大茂你说何雨柱偷了你家的老母鸡,有证据么?”

许大茂大声嚷嚷,“我们家的老母鸡就关在门口的笼子里,不久前娥子还喂过,等我回来才不过转眼的功夫就不见了,这段时间别人又没来过,恰好何雨柱又在吃吃鸡,除了他还有谁?

总不成有神仙路过嘴馋偷吃!”

许大茂说的有理有据,围过来的人都交头接耳的点头,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都奇异的看着何雨柱。

“许大茂说的很有道理,你们都在三进,外人要想进来偷东西,又是淘米做饭的时间,都在院子里呆着呢,外人想要进来咱们前两院的人不可能都看不见。”

刘海中恼何雨柱驳了他面子,态度就有些倾向许大茂,义正言辞的看着何雨柱,“柱子,这事你怎么解释?”

“解释?有什么好解释的。”

何雨柱微微一笑,把手里的碗放下,看向许大茂,

“诶我说许大茂,你娘生你的那一天,房间里除了你爹外,还有一条大黑狗,你咋就知道你爹是你爹,而不说大黑狗是你爹呢。”

这话说的绕口,园子里的人听了重复一遍才明白什么意思,俱都忍俊不禁的笑出了声,只有许大茂胀红了脸,指着何雨柱大喊,“何雨柱,你别给我胡搅蛮缠,这两件事是一样的吗?“

“胡搅蛮缠也是你先跟我胡搅蛮缠的!“

何雨柱猛地一拍桌子,大声叱问,

“这个世界都是围绕着你许大茂转?

你家丢了鸡,正好我在吃,你就口口声声的污蔑我是偷鸡贼。我说我不是,你就要我拿出证据来,这就是你的狗屁逻辑!

连谁怀疑谁举证的道理都不懂,你还在这跟我唧唧歪歪,我都懒得理你。”

“你你……”许大茂气急了,却又无语的发现,说自己说不过,打又打不过,自己拿何雨柱根本毫无看法,只能委屈的看着刘海中,“二大爷,您就看着我被这么欺负么?”

刘海中左右寻思,还是决定召开全院大会。

他算是明白了,今儿的傻柱有些怪,变得能言善辩,自己居然压不住他,只能借助全院大会的威严了。

他叫人通知,在后院举行全院大会,不多久,全院二十多户人家就三三两两的来到后院看热闹。

“大家都到齐了?那就开始吧。”

刘海中抢到了主持权,咳嗽一声,环绕众人,“是这么件事,许大茂家的老母鸡被偷了,恰好有人在自己家里吃鸡,许大茂就怀疑是他偷了他的老母鸡。

这到底是不是呢?”

“也许是巧合,也许不是巧合,这是关系到道德品质的问题,我们院子十几年了,连一个针头线脑都没丢过,现在丢了一只鸡,这可不是小事。”

“经过我和一大爷三大爷的严肃商议,决定召开全院大会,下面有请资历最深的一大爷主持这个会议。”

易中海和秦淮如刚从工厂里回来,对何雨柱的怒火还没消呢,闻言也不多说,直接对何雨柱道:

“柱子,你给个准话,许大茂家的鸡是不是你偷的?”

前两院子的人这才知道许大茂怀疑的偷鸡贼居然是何雨柱,不由惊讶的目光落到他身上。

“不可能吧,柱子不是那样的人。”

“偷其他东西我还信,偷吃的不可能,咱们院子里最不缺吃喝的就是傻柱,人家天天都吃厂领导吃剩的好东西,也不缺一只鸡吃,犯不着。”

“那可不准,也许人家故意的呢,谁叫他跟许大茂不对付。”

台下交头接耳的响起了嗡嗡声,竟然大多数都是不相信何雨柱会偷许大茂老母鸡的。

何雨柱很有些欣慰,瞧瞧,这就是群众的呼声呐。

面对易中海的询问,何雨柱正色道:“鸡不是我偷的。”

“那你说你的鸡是从哪来的?”二大爷恼恨何雨柱扫了他面子,步步追问。他今儿发誓要把这个刺头磨平了,要不然院子里岂不是乱了纲常。

“东直门菜市场。”

“胡说,东直门菜市场我早就去过了,今儿厂附属的红星小学办活动,早就把那里的菜买光了,我白走了一趟,最后还是去的东锣鼓才买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