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这些人,他们,他们怎么这样!”

何雨水听到稀稀落落的嘲讽声,起的脸色通红,要不是被何雨柱拉着,现在已经冲出去跟贾张氏几人吵架了。

“好了,别生气了,气多了容易长皱纹,到时候做不成小仙女可别后悔。”

何雨柱轻笑道。

他今儿得了那么多奖励,对于丢失的三级大厨的位置,就不是那么在意了。

也能和和气气的劝说妹妹。

他解开网兜,拿出里面的饭盒,打开了竟然有一些鹅肉,还是温的,散发着淡淡的香气。

这是散场时,杨厂长特意留下来塞给他的,还欲言又止,好像是有什么话想要对自己说,却又没下定最后决心似的。

联想到杨厂长对自己的欣赏和他现在缺人的处境,何雨柱总觉得是件好事。

只是时机尚未成熟。

“哥,你真讨厌,我在替你说话,你却咒我长皱纹,真是讨厌死了。”

何雨水皱了皱鼻子,接过饭盒去热,同时也麻利的做起饭来。

以前傻柱虽然是大厨,回到家里最讨厌的竟然是做饭,能不动手就觉不动手,逼的何雨水早早就学会了做饭。

这一来,做晚饭就成了何雨水的活,她也从来没有怨言。

何雨柱魂穿之后,自然觉得这个传统美德应该继续下去,也没有提出异议,看了一眼就跑去找何雨水做衣服用过的卷尺来。

找了处干净,没有堆东西的墙壁,画了条两米的身高线来。

然后脱了鞋背对着靠了上去。

“哥,干嘛呢?”

何雨水看了有些疑惑,不知道大哥肚子里卖的什么药。

“我老觉得我这几天在长个子呢,这不想我就拿根卷尺量量。”

何雨柱说话的同时也没耽误动作,量好了转身一对,发现自己的身高赫然到了一米八零。

不由的大笑,“雨水,看到没,我估量的没错,还真长高了,高了两厘米。”

“不可能,书上讲男人到了23就不会再长,哥你都29了。”

何雨水说是这样说,还是走了过来,给何雨柱再比了一下,发现何雨柱没有说谎,他真的长了两厘米。

现在他的身高已经是一米八零了。

“不可能啊,是不是这线画错了。”何雨水拿着卷尺比对,发现没错。甚至连卷尺都信不过了,用自己的身高比,发现还是没错。

这下她就懵了。

29岁还能长个子,实在是有些冲击她的固有观念。

“想不通就别想了,不过你记得帮我做衣服的时候记得多扯几厘米布,说不准我还能长呢,长到两米那么高。”

何雨柱笑着打岔。

其实他知道这是道具“拉伸”的功劳。

只是让他疑惑的是,拉伸起作用需要的时间是一个月,这才几天呢就长高了两厘米,实在出乎他的意料。

“不会是我的幸运符在这里起作用了,所以导致我最终还是失去了名额吧?”

何雨柱越想越觉得是这样,悔的肠子都青了,幸运符白瞎了。

两人在吃饭间,房门敲响。

“柱子,你开下门,今晚咱爷俩好好聊聊。”门外,再度响起了一大爷易中海的声音。

何雨柱脸一沉,很想破口大骂,易中海还好意思自称“爷俩”,我爷你妹。

别以为何雨柱没听见,下午在考核的时候,分明就是易中海提醒,许大茂才会“知道”考核的盖子是不是名字错了。

还有,在工会里,易中海更是站在何强那边,还劝自己“发扬风格”,帮助徐豆豆完成了对自己的道德围剿。

可以说,自己的失败一大半是自己不想闹的那么僵,也有一小部分是易中海这个道德搅屎棍的功劳。

甚至,何强能通过六级钳工的考核,也有易中海放水的原因,要不然根本就不会有两个人抢一个名额的事情发生,何雨柱早就是三级大厨了。

何雨柱觉得,自己不去揍他一顿出气都算心胸宽广了,他哪来的底气来找自己谈话,更是自称“爷俩。”

去尼玛的,你叫我爸还要看看老子答应不答应!

何雨柱将筷子拍在了桌面上,没有吭声。

“哥,不要意气用事,一大爷是八级钳工,在厂领导那里都说的上话的。”

何雨水拉了拉何雨柱的衣袖,她觉得老哥就是太莽了,得罪了许多不该得罪的人,要不然凭他的厨艺,也不会一直升不上去。

看到何雨柱没有反对,何雨水赶紧把饭盒里最后两块肉送进了嘴里,装作没事的去给易中海开门。

“呜呜,一大爷,进.”

何雨水嘴里含了肉块,说话都不利索了。

易中海虽然觉得古怪,却也没多心,走到何雨柱对面,搬了张凳子坐下,看了眼桌上的窝窝头,点了点头赞许的道:

“行,心性还不错,没有委屈的吃不下饭,要不然我还得拿老人家劝老将军的话来劝你了。”

易中海感慨的叹息一声,将自己带来的东西放到了桌面上,赫然是一瓶西凤酒和一小碟花生米。

“来,有什么事别放在心里,跟我说说,说出来了就舒坦了。

老人家不是说了么,有怨气可以,但不能不吃饭,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

易中海说完,起身给何雨柱又拿了个碗,往里倒满白酒,推到了何雨柱面前。

要不说这四合院三大爷高,二大爷硬,一大爷又高又硬呢。

他这一番做派确实令人舒服,带着一股子坦荡劲儿,远不是光说不练的刘海中和抠抠嗖嗖的闫埠贵能比的。

就连他嘴里讲的话,那也是有掌故的。

讲的是55年大受衔的时候,有位老将军觉得自己评的级别低了,伤心的吃不下饭来。

老人家就派人给他递条子,告诉他山上下来的人不多了,生气可以,但不能不吃饭。

易中海将何雨柱跟老将军相比,不知不觉间就将何雨柱抬到了将军的级别,要是一般人,心里肯定暖烘烘的。

同时,他用这个故事,也是告诉何雨柱,老将军那样尸山血海杀出来的老革命都不免受委屈,你受的那些委屈又算的了什么。

短短的一句话,尽显八级钳工的智慧和水平,让人不得不说个服字。

可以说,能站到每行每业的最顶端,哪怕是做苦力的,他都绝不缺乏该有的心思和算计,要是被他外表蒙骗了,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何雨柱自然听的懂他的高明,深深的看他一眼,笑道:

“一大爷,如果你是来劝我这个的,不必多说了,我没事。”

“好,这就对了,不就是一个六级工的指标么,以后的路还长着呢。”

易中海发现今晚的何雨柱不像前晚那样充满了愤世嫉俗的攻击性,不由得大喜,觉得自己成功的把握又大了许多。

心中也对自己的算计得意不易。

自打大前天晚上被何雨柱针锋相对挤兑了一番,易中海就知道,要想何雨柱老老实实的给自己养老,就要把他的锐气和棱角消磨,打磨成自己想要的形状。

最关键的就是让他晋级失败,成不了食堂主任。

只有遭遇连续的打击,遭遇接二连三的失败,傻柱才会是原来的好傻柱,才会回到原来的轨道上来。

易中海觉得,先把傻柱打磨的失去一切希望,在他最绝望的时候自己再帮他一把大的,给他一个再造之恩,这时他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拒绝给自己养老了。

他今晚就要用三寸不烂之舌,把何雨柱变成自己想要的形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