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中院发生的事情终究不能影响到前院,等姚木根等人踏入中院的时候,何雨柱等人才看清,被他簇拥着的人真的是红星轧钢厂的厂长杨执中。

“一大爷,一大爷,杨厂长来看您了。”

姚木根理所当然的认为杨执中是来看望易中海的。

也不难怪他,作为凤毛麟角的八级钳工,这么多年来,不论是过年的时候干部慰问,还是街道居委会的各种表彰活动,都离不开易中海的身影。

这一次,他也压根没想过例外。

不仅他没想过,其他人也没想过,包括易中海自己。

易中海看到杨执中,立刻脸上就堆满笑容迎了过去,“杨厂长,这怎么好意思呢,大老远的让您跑我这里一趟。

走,外面天冷,咱们进屋里聊,我叫了老婆子温酒了,咱们喝点暖暖脚。。”

易中海的出现明显让杨执中愣了一下,他还不知道一大爷和何雨柱住同一个院子呢。

更是意识到易中海误会了,以为自己是来看他的。

杨执中显然是有丰富经验的领导,闻言笑了起来,“易师傅,原来您住这里啊,不过温酒倒不用了,我这次是来找何雨柱何师傅的,咱们先干正事,正事要紧好吧。”

杨执中亲切的拍拍易中海的手掌,一双眼睛却望向了人群中鹤立鸡群的何雨柱。

傻柱本来就一米七八的身高,再加上道具拉伸了两厘米,现在已经是一米八的大高个了。

加之一身笔挺的中山装,显露出截然不同的干练气质,即便是处在人群中,那也是分外突出,被杨执中一眼就看见了。

“杨厂长不是来找我的,是来找傻柱的!”

一大爷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僵在脸上,有点茫然无措。

院子里的人也是一脸懵逼,杨厂长不是来看一大爷的么,怎么找起傻柱来了。

傻柱不过是个又脏又臭的厨子,哪里能入杨厂长眼了。

现场只有刘光天和许大茂眼中闪过一丝嫉妒,他们想起了工人活动中心的礼堂中,杨厂长对何雨柱的赞扬。

心中升腾起一股不舒服的感觉,难道杨厂长说的不是场面话,他是真的看重何雨柱这个厨子?

“不可能,不可能的。”

许大茂摇摇头,今儿下午的好心情立刻没了,紧紧的盯着,生怕会发生自己最不希望看到的一幕。

“杨厂长是来找我的!”

何雨柱心中升腾起疑问,却是不影响他走向前打招呼,“见过杨厂长。”

“何雨柱同志,听说你受了委屈,今天心情不是很好啊,晚上还有没有吃饭?”

杨执中对何雨柱上下打量了一番,爽朗的开着玩笑,亲切的语气很像是长辈对晚辈一样。

这样的语气落在众人耳中,更是对何雨柱泛起了一丝疑惑,傻柱什么时候在杨厂长那里这么有位置了,貌似杨厂长这次来是故意安慰他受的委屈的。

贾张氏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她的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这个人真的是傻柱,他受了委屈都能惊动厂长来安慰,说出去是多大的荣耀啊。

她喃喃着,内心大受震动。

“领导您开我玩笑呢,何雨柱不敢。”何雨柱连忙道。

“不敢,而不是没有!”

杨执中笑吟吟的道,不顾着何雨柱急变的脸色,忽然笑道,“不要急,受了委屈难过那是人之常情,不说你,就是我要是遇到这样的事,我的心里也会难过的很呢。”

杨执中又笑,大伙只能陪着笑,也不知道自己笑个什么。

“我呢,这次来就是来给你消气的。咱们干革命,虽说要顾全大局,要讲政治,但是,总是让老黄牛,让肯吃苦又能干的人受委屈,这也不是社会主义。”

“因此,经过我提议,厂领导审议通过,决定让你代理食堂主任一职。”

轰隆!

杨执中的话落下,全场震惊,所有人都吃惊的望着何雨柱两人,一时都忘了呼吸。

食堂主任呐,那是干部了。

虽然是代理的,但是明眼人都看的出来,以杨厂长对何雨柱的看重,过不了多久那个“代”字就会拿去,到时候何雨柱就是真正的干部。

而且,听杨厂长的话,何雨柱能得到代理主任这个位置,除了认可他的能力之外,更是厂领导对于何雨柱这次高风亮节,主动让出名额来的补偿。

众人听了,眼都绿了,嫉妒何雨柱的狗屎运。

用一个三级大厨的位置,换一个食堂主任的干部身份,赚翻了好嘛。

干部就是干部,永远不是干活的比得上的。

要说现场中震撼最深的还是官迷二大爷。

“傻柱,傻柱他要当官了!为什么,我不服,凭什么不是我!”

刘海中嫉妒的差点吼了出来。

他更是产生了一种想法,傻柱会不会是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个补偿,所以才不跟何强争,主动让给他。

“肯定是这样,一定是这样,傻柱好深的心机啊,我都差点被他骗了,原来四合院里最会算计的是他。”

刘海中看着身躯笔挺的何雨柱,只觉得这人身上泛着迷蒙的光芒,越看越高深莫测。

“哥,哥,哥你要当食堂主任了,我这不是在做梦吧,还是我听错了?”

最先打破平静的赫然是何雨水,只见她右手抓住何雨柱的衣袖,激动的不敢相信,还要何雨柱掐掐她是不是在做梦。

怎么能违背妇女同志的意愿呢,何雨柱自然听话的狠狠掐了过去。

“嗷呜,痛死我了!”

何雨水发出痛苦的叫声。

“哈哈,真是可爱的一对兄妹。”杨执中看了莞尔,觉得何雨柱真性情,不以为意。

倒是他的秘书宋运辉古怪的看了何雨柱一眼个,搞不懂这个人在杨厂长这个厅级干部面前搞这么一出为了什么。

何雨柱倒没想这么多,他固然想升官,倒更想做自己,生活嘛,快乐最好。

而且,他也不认为自己兄妹的打闹会让杨执中不快,相反,他倒是想在杨执中心里立下自己敢打敢拼,技术高超的印象,做一个憨将,做一个福将。

古有程咬金,今有许将军,都是这样做的,活的远比别人滋润。

“谢谢杨厂长的栽培,谢谢厂领导的信任,雨柱一定全力以赴,率领食堂的同事们做好后勤工作,做最好的饭,出最好的菜,让每一个职工吃了都能嗷嗷叫,都能把工作做好。”

何雨柱高兴的接过文书,心中激动的难以自已。

原本以为这次是鸡飞蛋打,原来是峰回路转,三级大厨的职称没了,却补了个更好的。

“好,好好干,要让每一个职工都吃的嗷嗷叫,都鼓足力气好好工作。”

杨执中发现自己爱上了和何雨柱说话,他的一些话听起来有些古怪,却格外给劲,说的都是自己想说的。

何雨柱将杨执中迎进了家里,外面只剩下四合院的一群人尴尬的站在那里。

他们没有杨厂长的邀请,不敢进去,又没得到散去的命令,自然也不好马上离去。

只有用一双双眼睛沉默的看向一大爷,等他发话。

易中海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如果有的选择,他更愿意回自己家躲起来,不用迎接众人古怪的目光。

这一次杨厂长来四合院,竟然不是看他,而是看望何雨柱的,这已然粉碎了他在众人心中的威严,大家这才发现,原来一大爷也就那样,在厂领导心中没啥地位,还不如傻柱呢。

“散了,都散了吧,我们留在这里就好了。”

三大爷闫埠贵叹息一声,他知道易中海的难处,三年前,他的手就开始发抖了,近两年更是抖的厉害。

现在的他空有八级钳工的经验和眼力,却是没有那份实力了。

八级钳工最大的功能就是能完成一些需要常人做不到的高精度的操作,一大爷没了这份能力,在厂领导心中的地位自然就下降了许多。

这些年,易中海更多的是带带徒弟,提前进入养老程序了。

要不是厂里也需要八级钳工镇着,帮他一起瞒住了这个消息,怕是地位还要降。

“这也是老易忙着要柱子养老的根由吧,只是他这样做,到底只会适得其反啊。”

闫埠贵摇摇头,这事没法劝。他自己要不是在易中海偶尔喝醉了酒说漏了嘴,也不知道这个消息,自然也不好提出来。

“爸,柱子他真的要当主任了?”

于莉看着何雨柱和杨厂长有说有笑的进屋,到现在还不相信,这个不起眼的厨子竟然会有当干部的一天。

“十有八九吧,其实发现他看书的时候,我就知道柱子早晚会有发达的一天。”

闫埠贵一副一切尽在掌握中的自得。

于莉却没在意公公的自得,她的脑海中尽是“我的妹妹要嫁给干部了,为什么不是我”这句话,然后看着身边的闫解成就越看越不顺眼,伸出手就在他胳膊上使劲掐了一下。

“啊哟,于莉你干什么你?”闫解成恼了,却值得到于莉的一个后脑勺。

旁边,娄晓娥看了若有所思,又看看自己身旁一脸不甘的许大茂,蓦然想起了何雨柱写的那首骚诗。

朝起慕雨露,

入夜思恩泽。

一股悸动在腿根滋生,她喃喃自语,怨恨嫁错郎的岂止于莉一个,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贾张氏呆愣在原地。

傻柱,傻柱这个一直被自己算计的人都要当上食堂主任了!

她的脑海中一片混乱,下意识的看向儿媳秦淮如,却发现秦淮如望着何雨柱家的方向,眼中放出璀璨的光芒。

贾张氏的心咯噔一下,她该不会是心动了吧?

她的心中产生无穷的恐惧,要是秦淮如跑了,她们一家老小还怎么生活。

刘海中今儿一直沉默,他的后边刘光天却是脸上火辣辣的,比被人扇了一巴掌还痛。

他刚刚还在诋毁何雨柱,嘲笑他考级失败,一辈子都没出息,没想到人家转眼就成代理食堂主任了,还是杨厂长亲自送来的。

这其中蕴含的意味不得不让他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