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第二天,何雨柱起了个大早,抬手看表,也才五点多钟。

考虑到今儿给大领导做饭,也许一忙就是一整天,也许没时间吃饭,何雨柱就给自己准备了丰盛的早餐。

一大碗的臊子面,

还特意磕了两个鸡蛋,放进锅中,油炸至金黄,顿时锅里放出浓烈的芳香,传遍了整个院子。

“傻柱,你特么的还让不让人活了,一大早就开始折腾。”

许大茂翻个身,恨不得起来将何雨柱暴打一顿。

可惜想想打不过,只能继续睡觉,但睡是睡不着了,只能睁着眼睛煎熬的看向天花板。

他寻思怎么着也得找个机会把何雨柱弄下来,对方的高升,比自己吃亏都让他难受。

“傻柱这个天杀的,还让不让人活了,天天吃肉,早上还吃荷包蛋,他怎么不去死。”

贾张氏摸了摸咕噜咕噜震天响的肚子,恨恨的咒骂。

旋即又有些无奈。

无论大家伙怎么看不上傻柱,但人家确实已经成为食堂主任了。

名副其实的四合院第一人了。

想起自己之前对傻柱的冷嘲热讽和各种看不起,即便是以贾张氏的厚脸皮也有点发烫。

更让她忧心的是,何雨柱都成主任,是干部了,那肯定是看不上自家秦淮如这个寡妇的。

只是没了秦淮如这条绳索,傻柱是肯定不会给自家输血的,那时别说吃上白面馍馍,就是能吃饱饭都不错了。

“傻柱你个断子绝孙的,咋就这么多事呢,好好的当个厨子不好么,偏要去折腾。

保不准哪天被人举报了,连个厨子都当不成。”

左思右想,都找不出有用的办法,贾张氏又忘记了干部的威严,期待何雨柱很快就会被撸掉。

何雨柱也想不到自己只是吃顿早餐而已,都能在院子里掀起这么大的风浪。

吃好了,出门就碰到了二大爷刘海中。

何雨柱想起昨晚忘记了,没有找刘海中鉴定任命书的真伪,就拿出来递给刘海中看。

作为一个资深官迷,何雨柱是很相信他对任命文件的熟悉的。

“二大爷,您给看看,这任命书是真的么?

想想二大爷您这种德高望重的老师傅都没个一官半职,我这种才29岁的年轻人都是食堂主任了,我是越想心里越不踏实啊,这任命书怕不会是假的吧。”

何雨柱一脸的愁容,眼睛真诚的看着刘海中,愈发年轻的脸上写满了求知欲。

刘海中看着对方,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你礼貌吗何雨柱!

想着自己想当官想了一辈子,临了也没个一官半职,而自己最看不上的傻柱却出乎意料的当上了食堂主任,刘海中气的肝疼,一宿没睡。

好不容易早上恢复了一点儿精神,又被何雨柱堵个正着,刘海中都委屈的想流泪。

可惜,正是因为他一辈子痴迷当官,对官的崇拜已经刻进了灵魂深处了,对于当官之后的何雨柱,他是无论怎么生气,话到嘴边都会丝滑的变成讨好。

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容,腰下意识的矮了半截,柔声道:

“何主任,这个任命书是真的,您是干部了。”

话说完,他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在讨好傻柱!

这这这……

刘海中面皮羞红,恨不得找块地缝钻进去。

他发誓,要是何雨柱再不知好歹的问自己,自己肯定要狠狠的怼过去。

何雨柱还真的再问,“二大爷,这食堂主任是什么级别,一个月多少钱?”

“回何主任的话,食堂主任应该是正科级干部,拿89元的工资。

您现在是代理食堂主任,应该是副科级,拿72,或者80元。”

刘海中立刻回答完毕,然后又才反应过来,自己又,又老老实实的回答何雨柱问题了!

“哦,80块钱哪,这么多钱,可怎么花呢。”

何雨柱有些惆怅的走远,原地只留下二大爷失魂落魄的站在那里。

他觉得自个是中邪了,要不然正义凛然的自己是绝不会向何雨柱低头的。

……

临时得到通知,大领导家里已经备好了肉菜,何雨柱只需要空手上门就行。

何雨柱干脆去市场上买了一些海鲜干货和一些调料,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在厂门口大石柱下静立,等待杨执中的车子。

过不多久,就见杨厂长的破烂小车开了过来,秘书宋运辉冲他招了招手,示意何雨柱上车,自己却下了车回厂。

“何师傅,等下到了地方,只做你该做的事,不要说话,不要东张西望,更不要碰不该碰的东西。”杨厂长郑重的交代。

何雨柱无声的点了点头。

道理他都懂。

大领导家里层次太高,自己还够不上说话的资格,说什么都是错的,还不如不说。

再说了,何雨柱也没觉得只是第一次见面,自己就能在大领导面前留下好印象。

他今儿个只要把饭菜做好,让大家伙满意就行,反正只要表现良好,下次有机会杨厂长肯定也是乐于带上自己的。

多去几次,一来二去,可不就熟了么。

心中一动,何雨柱干脆从刚买的东西中抓出一把黄连,对着杨厂长指了指,塞进了自己的嘴巴。

“你小子……”

杨厂长被他笑哭了,却是松了一口气。

何雨柱这张嘴他是听说过的,生怕他乱说,现在他自个拿黄连封了,杨执中倒放心了不少。

汽车穿行在大街小巷中,行驶了约莫三十分钟的样子,这才来到人流稀少的公主坟。

到了这里,景色和建筑就截然不同。

不再是常见的胡同,而是一座一座的苏式建筑,和各种别墅,两边树木簇拥,翠柏森森,还有战士持枪警戒,给人一种庄严肃穆的感觉,情不自禁的就对住在这里的人升腾起一股权力崇拜,下意识的屏气凝神。

汽车七拐八拐,最后进了一套古朴的院子,在一栋小别墅面前停了下来。

远远的,何雨柱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开门,他原本要推开车门的手就立刻收了回来。

“厂长,下车了……傻柱?怎么是你!”

许大茂抬起头,发现下来的是何雨柱就傻眼了,笑容凝固在脸上。

他今儿无限沮丧的去放映队点卯,却意外的被挑中,说是给一位领导放专场电影,善于钻营的他立刻意识到这是个抱大腿的好机会,就屁颠屁颠的赶了过来。

哪知道自己还没站稳,杨厂长就到了,更让他意外的是,从车上下来的还有自己的老冤家傻柱。

好心情瞬间不翼而飞,同时一股熟悉的不妙感从心中滋生。

何雨柱鼓励的拍了拍许大茂的肩膀,不方面讲话,愉快的追上杨厂长的脚步,只剩下许大茂一个人在那风中凌乱。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理清头绪,知道何雨柱怕是和自己一样,也是被杨厂长请来帮忙的。

只是自己是来放电影,而傻柱是来做饭的。

只是凭什么我是自己骑自行车来的,傻柱却能和杨厂长一起坐车来!

凭什么!

许大茂心中颇不平衡,却又无可奈何的跟上杨厂长的脚步。

别墅里面的人显然早就听见了汽车声,不多久,就见一个着卡其色中山装的青年男子走了出来。

“杨厂长,快点请进,领导刚刚还在念叨你呢。”

年轻的眼镜男看见杨执中,很是热情的疾走几步来到面前。

“厂里有点急事需要处理,耽搁了一下子。”

杨厂长连忙解释。

两人寒暄了几句,杨厂长又给陈秘书介绍了何雨柱和许大茂。

“哦,是放映员啊,挺好的,领导日理万机,工作太忙了,正好看个电影放松放松。”

陈秘书显然对许大茂更加热情,将他安排进了大会议室准备电影放映,而何雨柱则是直接被他塞进了厨房,话都没多说一句。

“傻柱,瞧见了吧,爷们这工作比你一厨子有牌面多了,到哪都让人高看一眼。”

许大茂进屋前,得意的扫了何雨柱一眼,虽然没有说话,但是那副得意的神情还是暴露了他的想法。

何雨柱懒得搭理他,自己堂堂的食堂主任,科级干部,跟一个普通放映员多说一句话都算自己输。

所以,他只是朝许大茂亮了亮任命文件,就转身进了厨房。

“我去你的,傻柱你个狗日的到哪都带着这文件,还装裱起来了,要不要脸了你!”

许大茂被何雨柱的无耻操作惊的目瞪口呆,像是吃了屎一般的难受,心情抑郁的进了会议室。

这一波,他感觉自个又输了。

……

这是一个很大的厨房,设备齐全,还有一个大冷柜,里面鸡鸭鱼肉都有,案板上则摆了一些时令蔬菜。

何雨柱更看重的是灶台旁一溜的佐料盒子,油盐酱醋、花椒、辣椒、八角、茴香等等,常用的不常用的,南边的北边的,一应俱全。

何雨柱点了头,知道自己昨晚的猜测没错想,这是一个出身于四川的老将军,对饮食有很深的造诣。

而且他的饮食习惯应该还没多大改变,还是喜欢四川的麻辣吃法。

唯一例外的是,墙根上还摆了一个大陶瓮,陶瓮里传出一阵阵酸香,令人唾液止不住的流淌。

“这是……倒菜坛子?”

何雨柱走过去一看,发现果然是赣南客家人的传统,家家户户都有的倒菜。

里面的倒菜水还起泡了,酸的正宗。

这是做疙瘩汤,或者酸辣汤的绝顶好材料,何雨柱刚是想想就口水止不住的流淌。

“大领导的夫人是赣南女人,还是大领导有在赣南的革命经历,所以也喜欢上了地道的客家菜?”

何雨柱没有找到答案,不过他却知道,自己必须在昨儿的菜谱中加上一道地道的赣南客家菜了。

四川菜为主,加上一两道客家菜。

肉菜要偏咸偏辣,素菜要清淡。

这就是何雨柱从下车到厨房这短短两三分钟的简单判断。

捕捉到这些简单的信息,何雨柱嘴角露出一丝自信的微笑,他知道这一回稳了。

电视剧中,傻柱觉得大领导看电影,少少也要两个半钟头,所以一直等到陈秘书催促才开始。

何雨柱也不知道自己的穿越有没有改变细节,为了保险起见,他也只是洗好菜,切好肉,做好了细致准备,等到陈秘书来催才下锅。

“师傅,你还不开始炒菜?”

就在何雨柱坐在一边等待的时候,一个四十多岁五十出头,风韵犹存的妇人走了进来,看到何雨柱在玩没有开火,眉头就微微地一皱。

今天这餐饭对于丈夫很重要,她不允许出任何问题,所以才来厨房看看,没想果然找出了问题,这个厨子竟然在偷懒。

“我寻思大领导他们看完电影还得两个半钟头呢,现在做怕是早了,到时候凉了味道就不对了。”

眼前的女人穿着一件灰色毛线上衣,身上有一股子颐指气使的贵妇气息,何雨柱猜测她多半就是大领导夫人了,赶紧站起来解释。

谁知他嘴里含了黄连,这一说话就口齿不清,让领导夫人觉得他不光懒还偷吃,眉头就皱的更深了。

手脚不干净,总是会让人生厌的。

“计划变了,老李决定开完会先吃饭,休息的时候再看电影,麻烦师傅你快点哈。”

大领导夫人说完,就向会议室走去。

他觉得何雨柱不靠谱,也信不过同样是杨执中介绍过来的许大茂,故意放轻脚步来到门口观察了一阵,发现许大茂一直在拿一块步在清理放映机,这才满意的走了进去。

“小的见过夫人,夫人吉祥。”

许大茂被突然出现的领导夫人吓了一大跳,有些慌乱的把抹布放进了自己口袋。

不过,这厮强就强在应变能力上,立刻就学着老电影里的桥段,双手在袖子上拍拍,要给大领导夫人行礼。

大领导夫人都被他都笑了,连忙止住他,笑道:

“好了好了,你这是大清朝太监给慈禧太后行的礼,我可受不起。

还有,也不要叫我夫人,这是旧社会的叫法,现在可不兴这个”

“嗨,瞧我这脑子,就是不好使。

不过夫人我觉得,您可比慈禧尊贵多了,我给您行这礼,我那是心甘情愿的,和慈禧那老妖婆比别人行礼不一样。”

许大茂看出了领导夫人并没有不高兴,立刻打蛇随棍上,狂拍马屁。

这厮把对付乡下大媳妇老娘们的花招对领导夫人使了出来,没几句话就将领导夫人哄得开心,觉得人与人果然是不一样的,同样是红星轧钢厂杨执中带来的,这个放映员就比那个厨子靠谱多了。

也不知道那厨子能不能用,会不会把今儿的午餐搞砸了。

她这么想,一不小心就把真心思露了出来。

“您是说傻柱?”

许大茂听到这里大喜,觉得终于可以坑何雨柱一把了,就故意将何雨柱的外号叫了出来。

“傻柱?这是他的真名?”

领导夫人更是郁闷,连对杨执中都有了抱怨,觉得他办事不牢靠。

“您是不知道,何雨柱是跟我同一个大院的,他是什么人我还不清楚?

本来我不该说他的坏话,但是在夫人您面前,我就得实话实说,要不然就亏了良心。”

许大茂趁机给傻柱上眼药。

什么跟寡妇不清不楚啊,什么言语粗鄙,动不动就打人啊,还有从食堂偷东西接济寡妇之类的。

更是将何雨柱昨儿考级失败的事情讲了出来,说他厨艺不过关。

绝口不提何雨柱的厨艺征服了在场的所有人,失败是因为他高风亮节把唯一的名额让给了家庭更困难的同事。

彻底将何雨柱说成了行事鲁莽,没有文化,爱偷东西,乱搞男女关系的人渣败类。

女人本来就对两腿之间那事民敢,听了许大茂的话,对何雨柱的印象就更坏了,又听说他从食堂偷东西给寡妇,心中对何雨柱的那点儿信任彻底没了。

领导夫人皱皱眉,许大茂说的其他的不是全信,但是她却相信何雨柱考级失败,这件事对方是绝对不敢骗自己的。

因为这种事一查就知道,是就是,不是就不是,都没有个狡辩的理由,对方肯定不会在这里骗自己。

本来,领导夫人对于一餐饭也并不是太在意。

不过她知道丈夫这些日子顶着巨大的生产压力,这个会议对他极为重要,因此她是极不愿意这顿饭吃的不尽兴的。

当下,心中就有了换个厨师的想法。

当然,她不会扫杨厂长的面子,只是打算叫个人来救场。

出了会议室,立刻找到陈秘书。

“小陈,我看就何师傅一个人做饭怕是来不及,你给正阳门下的居委会呼个电话,请他们的大厨徐慧珍徐师傅来帮个忙。”

领导夫人吃过几次徐慧珍做的饭菜,非常信得过她的厨艺,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她。

她相信,只要徐慧珍过来,露出一手厨艺,何雨柱自然就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会让出主厨的位置了。

她自然不知道,许大茂所隐瞒的东西中,就有徐慧珍是何雨柱手下败将的事情。

甚至,徐慧珍还对何雨柱的厨艺敬佩的五体投地。

徐慧珍要是知道自己来是要砸了何雨柱的工作,怕是会吓的不敢答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