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蔡茂德和陶勇二人,是厨房的两座大山,没有食堂主任的情况下,也就傻柱可以不理他们。

不过,也顶多是井水不犯河水。

真正的情况是,蔡陶两人同穿一条裤子,两个人加起来的轮值时间足足半个月,而且心思和手段也不是傻柱能比的,这食堂其实还是他们两个说了算,食堂里的人也更怕他们。

傻柱要不是有一手谭家菜的手艺在那,厂领导离不开他,怕也是会被两人逼走。

不过饶是如此,他也只能堪堪自保,食堂还是蔡陶的天下。

他们两人一出现,食堂里的人顿时就习惯性的屈服在两人的淫威之下。

马华的菜刀老老实实的被两人夺了,曹金等年轻学徒也是一脸害怕的往后躲。

“蔡师傅,您这是干什么呢?”马华赔笑道。

“干什么?”

蔡茂德牛眼珠子一滚,凶神恶煞的看着马华,居高临下的道:

“你叫马华是吧,胆子挺肥啊,不知道这个灶台,这个砧板,这把菜刀是咱爷们的趁手东西么,你算个什么东西,敢碰我们的东西,反了天了你!”

“我我……”

面对蔡茂德的淫威,马华只能委屈的向后退缩。

别看食堂不大,百多号人,那也是阶级分明的,哪一个层次做哪一些事,那也是有严格讲究的。

譬如说食堂最大的油水这一块,以往都是食堂主任拿的。

后来食堂主任没了,厂领导小灶那一块的油水就专属傻柱,大食堂普通职工剩下的一些福利就被蔡陶两人瓜分了,其他人也只有等他们心情好的时候沾点油水。

还有一些脏活累活,自然是马华、曹金这些学徒工去做。

当然,学徒工也有区别,拜了师傅和没拜师傅的,差距差了天了。

就是同样拜了师傅的,也有差距,一般是师傅越强势徒弟就越轻松,能沾沾光。

还有一些就是蔡茂德提到的东西。

厨房里,大师傅是有他专属的灶台,菜刀和围裙等东西的,就连休息的椅子都有讲究。

特别是灶台,相当于他们的私人领地,别人是碰都不能碰,犯忌讳的。

新中国建立了,这一些老一辈的陈规陋习虽然没以前那么严重,却是依然顽固的保持了下来。

所有的大师傅都将这些规矩看的很重,守不住灶台,道具被别人用了,比戴绿帽子都严重,会被同行看不起,觉得这人好欺负,窝囊。

马华自然知道这些,觉得理亏,就老老实实的挨训。

哪知曹金是个有傲骨的,小声的解释道:“咱们这么做,是何师傅亲口批准的……”

他不说还好,说了更是火上浇油,蔡茂德大怒,

“何师傅亲口批准!

何师傅?

嘿嘿,叫的倒是挺好听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不是傻柱呢。”

蔡茂德脸上露出鄙薄的笑容,“傻柱他算个什么东西,他有什么资格安排我的东西。

昨儿个他就考核失败,肯定是厂领导知道了他经常偷东西回去伺候寡妇,跟他老账新帐一起算呢,所以这才今儿个连班都不敢上了。

他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你们还指望他给你们撑腰,那是做梦!”

蔡茂德说着得意的大笑。

今儿何雨柱没有来,也没有请假,一开始他还没感觉,到现在还没来,蔡茂德就觉得傻柱准保是偷东西喂寡妇的事犯了,正被保卫处调查呢。

要知道,他昨儿和陶勇越想越不甘心,就写了几封告状信塞到了举报箱。

两人本来只是随手出口恶气,写完就回家了,并不觉得这东西有用,因为他们昨儿在现场,才知道何雨柱的厨艺是多么恐怖,人家得一个三级大厨的工级是理所当然。

哪成想今儿到了厂里,到处都在传何雨柱到手的三级大厨飞了。

说什么的都有,而蔡陶二人却是坚信肯定是自己写的告状信起作用了。

两人高兴的同时也没着急,等待进一步的消息,直到发现何雨柱到了下午依然不见踪影,两人就觉得这事妥了,这才来到食堂夺权。

“不,不可能,我师傅行的正走的直,他肯定不会出事的。”

马华原本是有些偏柔弱的性子,听到这个竟然起了反作用,要抗争起来。

“马华说的对,何师傅厨艺通神,连杨厂长都很喜欢他,他老人家肯定不会有事,蔡茂德是瞎说。”

曹金三人也跟着喊了起来。

他们三个是铁了心的跟着何雨柱走,更别说他们昨儿的所作所为早就形容背叛,就是回去也得不到蔡陶二人的接纳了,干脆破罐子破摔,和蔡茂德犟了起来。

原本被蔡茂德说的人心浮动的食堂众人听到这里也若有所思。

何雨柱的厨艺他们是打心眼里的心服口服,他有没有被保卫处调查不好说,但人家是有真本事。

退一万步讲,偷点吃的回家也不算啥大事,就是查实了,罪名也大不到哪儿去。

就这一件事,伤不了何雨柱的根本。与其在真相不明的情况下得罪他,不如卖个面子,两不相帮。

众人想到这里,对蔡茂德两人的行为是冷眼旁观,甚至暗暗维护马华等人。

这种隐隐的抗拒才真的让蔡茂德勃然大怒,他本来以为食堂是姓蔡的,没想到自个说了这么多,竟然没人帮腔,甚至连曹金这个徒弟都跟自己作对。

他恐惧的同时,心中更是愤怒。

“好胆,曹金你这个吃里扒外的,还敢跟我顶嘴,今儿我就要把你打醒,还要把你逐出师门,我倒是要看看,到时候谁敢收你,我要让你一辈子在四九城的厨师圈儿混不下去。”

蔡茂德不敢再往深里想,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把跳的最欢的曹金镇压下去,杀鸡儆猴,告诉大家,这食堂依然姓蔡,就没变过。

蔡茂德抬起右手,就向曹金脸上一掌掴去。

何雨柱在窗外看着这一幕闹剧,知道自己该登场了。

嘭!

一脚踢开大门,何雨柱在冷风中走了进来,并不高大的身子挡在门口,遮住了光线,在厨房里面投下一个虚影,显得更加的高大。

“师傅!”

马华惊喜的喊了出来。

“何师傅!”

曹金三人松了一口气,救星来了。

张大彪等人也是神情一松,知道蔡茂德这次是真的没机会了,这食堂,终究是姓何的说了算。

“好了蔡茂德,住手吧,这场闹剧该结束了。”

何雨柱瞟了他一眼,从外往里走,所过之处,厨房众人纷纷潮水般向两旁退去,宛如在迎接他们的帝王。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我才请假四天啊,傻柱的威望就这么高了!”

蔡茂德看了,眼睛都在颤抖。

这无声的一幕,比任何声音都清晰的告诉他,他蔡茂德在厨房的时代过去了,现在的厨房,何雨柱说了算。

“放开他。”

何雨柱不急不慢的来到蔡茂德身前,只是浅浅的一句,就让蔡茂德面临巨大的压力。

他发现不知何时,傻柱混沌的目光变得清澈,更是多了一股说不明道不清的威严。

他强忍住内心的失落,粗声粗气的道:“何雨柱,我管教我的徒弟关你什么事,少在这里跟我充大尾巴狼。”

他一口咬定自己实在管教弟子,在这个信奉严师出高徒的时代,只要不打死打残,任何人都不会多说什么。

也没有插嘴的理由。

陶勇更是阴测测的道:

“何师傅,我跟蔡师傅进来的时候发现他们这些学徒工好大的胆子,竟然穿我们的大褂,用我们的菜刀,还使用我俩的灶台。

我俩批评他们的时候,他们居然把责任推到你何师傅的身上,说是你叫他们这么做的。”

陶勇的脸上露出令人厌恶的自信在握的笑容,

“何师傅你是正宗的谭家菜传人,从小就练的童子功,肯定是不会不遵守咱们老祖宗的规矩的,他们一定是在说谎,诬陷你的吧?”

陶勇很自信的看着何雨柱,他已经将他逼到死胡同上了。

要是何雨柱说他没有教,那么今儿蔡茂德就算挨个把曹金修理了都没错,不过那样一来,何雨柱的威信也算是彻底没了。

要是何雨柱说是自个教的……

那不可能!

陶勇摇摇头,要是何雨柱说了这话,岂不是自绝于厨师界,传出去怕是会被四九城厨子的唾沫淹死。

说来说去,其实何雨柱就一个选择,那就是保不住马华和曹金等人,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被打,同时彻底失去在厨房的威望。

“老陶说话还是这么有水平!”

蔡茂德闻言大喜,觉得今儿自己赢定了。

“师傅!”

马华叹息一声,已经做好了挨打的准备,他可是深知何雨柱选择承认唆使自己破坏厨师圈儿的潜规则的危害。

那样做的话,师傅这辈子是别想再混进这个圈子了,到哪都会被排斥。

“唉。”

曹金三人也是苦着脸,觉得自个这顿打是免不了了。

陶勇的嘴皮子太厉害了,将了何师傅的军,何师傅是不可能为了自己几个卑微的学徒工挑战整个厨师圈子的。

张大彪眼睛里的光暗淡下去。

他很喜欢何雨柱主持食堂的这四天,很喜欢这种平等的,自由的气氛。

可惜,何师傅的根基太浅了,终究是斗不过蔡陶两个老混蛋。

他神思恍惚,忽然就听到何雨柱的声音,

“我说蔡茂德你个王八蛋,松开你的爪子,听清楚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