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一条黄色的拉布拉多卧在草坪的角落里,天穹系统投下红色的光,日落了。

  冬天的日落一如既往,来得很早,让人猝不及防。

  别墅的主人没有露面,女人提前将宁负的生物信息卡录入了安保系统。这很正常,因为电子宠物的医疗通常要设计零件的维修抑或更换,谁也不愿意真正看见自己朝夕相处的小猫小狗实际上由一对电器元件组成。

  饲养宠物变成了一场所有人都需要配合的表演,每个人都入戏很深,也不知道究竟想要骗过谁。

  宁负等待着隔离舱为他冲洗身上的黑色粉尘,然后脱下防护服,迈入天穹系统维持的生态环境中。

  按照主人的要求穿好鞋套,宁负提着工具箱穿过草坪,走向无精打采的拉布拉多。

  在不远处,宁负打开工具箱,用遥控装置叫起了拉布拉多。它毛色焦黄,像是用旧的毡子,脖颈比其他拉布拉多更长,腿骨粗壮。

  拉布拉多低着头小步跑来,额头上的肉堆了起来,它的步伐有些机械,因为宁负直接下达了靠近的指令。按下关机,这只拉布拉多卧倒在地,四肢缩起。

  在电子狗的两条后腿之间,有一个隐蔽的接口,之所以选这个地方,是因为人们一般都不好意思去看。宁负将电线接好,屏幕上显示“智能集团电子宠物后台系统”。

  宁负将情绪控制器失灵的系统诊断截图保存,用激光刀切开电子狗的腹部。即便科技如此发达,他依旧需要验电笔来确认短路的位置。

  一切正常,那就是情绪控制器的问题,宁负拔下旧的,从工具箱中拿出一个新的,检查了一下封装,然后插在集成板上。系统再次诊断,显示这条拉布拉多的情绪均值已经恢复到一般水平,会较为积极地与主人互动,在阴天和气温超过36°C时变得有些闷闷不乐,不过看见飞盘依旧会极度兴奋。

  这些数据从云端重新下载,小狗又会像之前一样。宁负把这一过程叫做“回魂”。

  实际上现在哪怕是电子宠物狗,其硬件也都采用了模块化设计,哪里坏了换哪里,操作简单方便,没有任何经验的人都可以轻松搞定。所以电子宠物医生的核心工作目标并不是解决故障问题,而是富有同情心的足够温柔的表演,他们是虚假绸缎上的真实刺绣,但宁负最多算一块补丁。

  他用黏合剂将宠物狗粘好,取下数据线,确认开机,拉布拉多从地上翻身而起,对他不住吠叫。

  宁负气定神闲地收拾着工具,反正根据程序设定,这种宠物狗无论如何都不能真正攻击人类,只会在领地被入侵时像主人发送报警信号。

  根据智能集团的规定,他在给电子宠物进行维修的时候,应该将其当做真正的生命对待,展现出足够的敬意、温柔还有同情心。

  宁负摸着这条拉布拉多硕大的脑袋,肉感十足,他努力作出一副温柔的模样,说:“急了急了,别叫,你看你这个头,怎么这么大?怎么这么大?”

  “汪,汪,汪!”

  “啊对对对。”

  “汪!”

  “你说说你,白长一身横肉了,没事儿干多溜达溜达,你这个脏爪爪都能踩草坪,我穿的新鞋还得带鞋套,我要是你,我就天天在草坪上打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