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吧台稍显安静,隔着厚实的墙壁能音乐听到轰炸般的重低音。灯光昏暗,阴影将女孩的脸切出棱角分明的模样。

  宁负说:“一个问题多少金币?我转你。有点像在玩问答游戏。”

  “什么问答游戏?”女孩吹了一下垂在眼前的那一绺头发。

  “少儿不宜的那种,通常是男生问女生问题,必须说实话,一个问题一块钱。”

  女孩愣了一下,大概在思考这种游戏的乐趣在哪里,片刻,她认真地看向宁负,说:“我以为你挺正经的。”

  “哪有一直正经的人,那也太无趣了。”

  女孩做了个打住的手势,说:“游戏公司给我开钱,怎么了?”

  “想看一眼工资单。”

  “好奇这个做什么?”

  “就是好奇嘛。”

  女孩从全息影像中调出工资单,宁负动用加百列进行查询后,发现这家公司背后的实际控制者已经成为了智能集团。

  还是智能集团,几乎各个领域都能见到智能集团的影子。在硬件制造领域和高科技领域,江任集团占据了半壁江山,而软件开发和所有涉及AI的领域,几乎全被智能集团垄断。

  这家企业在核爆之前名不见经传,而核爆之后却飞速发展,其生产的智能机器人承担了世界上绝大部分修复和重建工作,性能稳定,效率极高。

  也正是因为这些智能机器人的出现,人们受到了核爆之后的第二波巨大冲击,失业。

  曾经衡量一个企业的社会价值,往往会最先考虑其为社会提供了多少就业岗位,但是智能集团的出现则反其道而行之,越来越多的智能机器人取代了人类在社会上的各种岗位,现在像宁负这样失去工作的人不在少数。

  机器失去工作后,就会被切断电源,拆除还有价值的零件,堆在报废库里,那人呢?

  宁负想起江依要用科技解放世界上更多被工作压迫的人,现在科技已经做到了,但是这些曾经被工作压迫的人与其说是被解放,倒不如说是被流放。

  宁负忽然意识到自己此刻就站在这样一片流放之地。

  加百列出示了更多数据,宁负现在醉着酒,实在看不进去。

  女孩拍了一下他的肩:“怎么了,你的前任,也在这个公司上班?”

  宁负回过神来,说:“那倒没有。”

  “讲讲你的事儿吧。”

  “没什么好讲的,核爆之后一切都没有了,新的工作我适应不了,所以被开除了。”

  “所以来这里消遣?”

  “先玩一下再说呗。”

  “会上瘾的,人懒下去就很难再勤快起来,烂下去也很难再好起来。有太多人醉生梦死,在VR仪里几天几夜不吃不喝,直接猝死,我们只会看到一具躯体凭空消失,就知道现实世界中又有一条生命走向了终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