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如果说电子游戏的世界与现实隔着一层屏幕,那么在元宇宙中,游戏与现实的分界线便已彻底消失。虽然宁负是第一次在元宇宙中进行游戏,但是他之前通过虚拟现实设备进行了无数次训练,而且他的身体机能本就远超常人。

  女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场景,宁负在翻滚中射击,枪枪命中,而自己的准星根本无法捕捉到宁负的身影。

  不到五秒的时间,宁负就打出了三十发子弹,而且全部命中,弹孔都集中在心口拳头大的一片区域。

  “神了,你这么厉害?不是宠物医生么?”

  宁负熟练地检查枪械,说:“有些宠物特别凶猛,所以自学了CQB室内近距离战斗。”

  “感觉你嘴里没一句实话。”

  “不至于。”

  “去参加比赛吧,你比职业选手差不了多少。”

  宁负稍稍有些心动,他的《黑月基地》玩得很糟糕,甚至铂金段位都是苏桃带上去的。他从来都没有想过成为一名职业选手,真正开始接触到电脑游戏的时候,他都已经上大学了,二十二岁,在职业选手里已经算是年龄大的了。

  电子竞技太过考验反应与精力,所以甚至要比体育运动更加看重年龄。但是在元宇宙中,电子竞技的战场和真实的战场一样,老兵往往更占优势。

  耐心,经验,直觉,计谋。

  其实宁负很倾佩也很羡慕那些职业选手,他接触到第一款电子竞技游戏叫做《争霸3》。当时国内有一名电子竞技选手,连续两次登上了世界电子竞技大赛的冠军领奖台,比赛项目就是《争霸3》。

  这名电子竞技选手之后出了一本书,写自己如何从一个实习医生,一步一步变成了世界冠军。他也经历过暗无天日的岁月,每天在网吧训练十四个小时,为了省出网费,连续两个月每天只吃五毛钱一屉的素包子。最后他身披红旗站上了领奖台,整个世界都为他欢呼。

  谁不想出人投地,谁不想光鲜亮丽,谁不想拥有排山倒海般的欢呼和掌声呢,通过眼前的鼠标和键盘就可以实现,宁负无数次心动过,但他也很清醒,自己没有天赋,更没有试错的成本,输了的风险他承担不起。

  要想成为一名电子竞技职业选手,要有足够的天赋,更要有足够的训练,代价便是赌上人生的全部。游戏那时对于宁负来说不值得。

  现在无所谓了,他的人生再次来到灰白一片的雪原,四顾苍茫,没有方向,他已经放弃了找寻,随便飘到哪里都好。边打游戏边挣钱似乎很不错,至少在元宇宙里,成为一名职业选手,对于他来说没什么成本。

  “带我去吧。”宁负把枪扔在地上,走出了训练场。

  “你接受过血清强化么?”

  “没有。血清强化现在这么普遍了?”

  “那就好。也不是很普遍吧,但有些人的确接受过血清强化和义肢改造,正规的比赛是不允许这种人参加的,也不算歧视吧,不公平。”

  “的确,血清强化挺变态,义肢改造也是。”

  街上微风和煦,人们互相问好,女孩手腕上的表响个不停,宁负问:“你的消息?”

  “好友申请。”

  “按理来说,这里不缺好看的女孩。”

  “的确,可以捏脸之后拼的就是审美,实际上比之前的互联网时代要更有深度一点,至少不再是文字和图片的平面化展示,你可以看到一个人走路的姿势,吃饭的习惯,从而更好地判断他的教育情况和性格。当然,这也不够全面,不过现实世界里,也很难全面。”

  “你想得挺深。”

  “抱歉,不喜欢听我就少说一点,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