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浦东张江别墅园内,天穹系统模拟出夏日午后那慵懒的太阳,微风送凉,遮阳伞下,支着一张小圆桌和两张躺椅,桌上有一个加满冰的不锈钢桶,挤进去了六颗青柠,苏桃有加了一把择好的薄荷叶,将一瓶500ml的百加得倒插进去。

  “你干脆改名叫苏逃得了,逃跑的逃。”唐佳宁躺在一边调侃道。“还有,你不加苏打水么?会不会太烈了?”

  “原汁原味的莫吉托就是这样呀,莫吉托是古巴当地非常普遍的一种解渴饮料,所以取材必须要随手可得,比如青柠、薄荷、冰块,当时苏打水还没有那么普遍。还有一种配方是加甘蔗汁,用青柠的酸和薄荷味来中和朗姆酒的烈,然后再用甘蔗汁的甜来进行平衡。”

  “所以你的甘蔗汁呢?”

  苏桃拿出手机,订了一份鲜甘蔗,说:“一会儿切块,然后用挤柠檬的榨一下就好。先尝尝。”

  苏桃倒了半杯,喝了一口,说:“还是等等甘蔗吧。”

  “你什么时候对鸡尾酒这么有研究了?”

  “之前有次去江总的别墅,感觉宁负很在行,我就也多多少少了解了一点。哎,又说到他了。”

  “你们俩真的太别扭了。”

  “道理我都懂,我也理解,就是很难接受,没有江总,我现在已经死了,他已经做了选择,那么在他那里就当是我死了。”

  “他乖乖束手就擒,然后你俩一起去见上帝,你就满意了?”

  苏桃赌气似地喝了口酒,说:“这就算了,问题是他之后也没来找我,真搞不明白他是怎么想的。”

  “我看过他挂在寻人网上的信息,你不会不知道吧?我的大小姐,别闹脾气了,去认领一下。”

  “佳宁,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一想起他我就害怕,我承认自己有赌气的成分,但更多的是我不知道怎样面对他,面对一个差点间接杀掉我的人。”

  “你不是欠他一条命么?现在还清了,多好?”

  唐佳宁也尝了一口冰桶里的酒,薄荷的清新和柠檬的酸爽没有压住朗姆酒的烈,喉咙像刀割一般。

  苏桃说:“那就江湖再见。”

  这时无人机送来了两段甘蔗,长着四条腿的草地服务机器人背着案板,变成了一张简易的桌子,苏桃躺了回去,指示机器人榨汁。

  唐佳宁说:“服务型机器人对于某些社交恐惧症患者而言简直就是天大的社会福利,要是一般的调酒师,绝对得和你攀谈两句。”

  机器人说:“如果您需要的话,我也可以和您交谈一番,我这里有您感兴趣的所有话题,从鸡尾酒配方到世界政局。”

  “不需要,谢谢。”唐佳宁微笑着说,接过机器人托着的甘蔗汁。

  “建议您搅拌一下,这里是搅拌棒。搅拌的作用是加速冰块融化,并使得配料均匀混合。”

  唐佳宁对苏桃说:“它的话还是有些多。”

  “是我设置的,没事做的时候就让它调酒,并且略微讲解一下,但是它调的怎么都不是宁负在江依家中调的那个味道。”

  “程序只会按部就班,人可不一样,它调十杯,十杯都一样,人调十杯,可以各有千秋。你看,你又提到宁负了。去找他吧,也许他是不知道怎样面对你,看你没去找他,以为你生他气了,所以也就没敢来找你。”

  “是他差点杀了我,还要我去找他?再说了,我是真的不知道应该怎样和他相处,这件事就像醒着也会游荡在我脑海中的梦魇一样。”

  唐佳宁又倒了半杯酒,桶里的冰块化地差不多了,薄荷叶飘在上面,因为加了甘蔗汁,所以不再无色透明,而略微浑浊泛黄。她说:“要是过筛或者萃取一下应该会更好看。”